师父把我救起

Twitter EMail 转发 打印
【明慧网二零二三年五月二十日】我是二零零五年开始学大法的,学大法前的我是活也活不起,死也死不起。

二零零五年年初,我被医院确诊为乳腺癌,一时间天象塌下来一样。我父亲去世的早,母亲一直和我生活在一起,当时家中还有一个上大学和一个上初中的孩子。那时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我哭啊,哭啊,总是想为什么会得这个病,老天为什么对我如此不公?

在手术完第一次化疗回家,我特别痛苦,家中有个学大法的妹妹告诉我说:姐,炼法轮功吧!只有大法才能救了你。一直以来我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因为忙于工作,没有走入大法修炼,如今真是无路可走了,生命到底还有多长,还是未知。我说:炼!就这样,我走進了法轮大法。

第二次化疗,我带上《法轮大法义解》出发了,在医院我有时间就看书,我跟很多病友说:“都学大法吧,我们自己的生命自己说的算,不要管别人说什么。”

由于当时我学法不深,还有很多执着心放不下,我又去医院做第三次化疗,上吐下泻我非常痛苦。那种滋味没经历过的人真是无法想象。

第三次化疗回家后,我不断的看书,明白了化疗对我并没有什么用,人得病都是业力所致,在痛苦中偿还业债。此后我再没去化疗,坚定的走上了大法修炼的路: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无论是在走路、做饭我总是念“法轮大法好”。

神迹的出现是从确诊癌症到第三次化疗结束,仅仅三个月的时间,我就带着对大法师父的坚信及正念就去上班了。我是干个体的,来到我这的客人我都尽量让他们退出邪恶的党团队,那时真不知什么叫怕,跟谁都讲大法真相,希望这些世人都能得救。

刚开始,我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发正念、发《九评共产党》和真相资料,甚至连为什么三退我都不是特别的明白,但是我知道只要是师父让做的,肯定就是对的,而且不明白的以后我都会明白。

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讲真相,有伟大的师父看护着,深感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那时我总在想,不吃饭也行,不睡觉也行,不学法炼功就不行。

从学法轮大法到现在的十几年里,我一粒药也没有吃过,身体非常好,什么重活累活都能干,感谢师父,感谢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去年五月份的一天上午,我接到一个电话,有人告诉我:丈夫因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被那女人起诉到法院,要求赔偿五万元。其实他这已不是第一次了,我又恨又气,家人要我和他离婚。当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心里很苦。十点左右,又接到小女儿给我打来的电话,说甲乙两个同修被迫害了。我心里很害怕,因为那两个同修被迫害的流离失所,是我介绍她们到外地去工作的,担心事情会连累到我,心里那个滋味真是难以言表。我想帮同修发正念,心又很难静下来。随后,身边的丙同修因与甲、乙同修被迫害的事有关,打算当天离开本地,我帮着同修忙前忙后的搬家,自家的事情还没解决,嘴上起了好多泡,饭也吃不進去,别提多难受了。

每次走到师父法像前就对师父说:“师父,我一定能过去,我不能一有过不去的关就让您给我扛过去,我一定能行。”晚上我一个人在家里流泪,我的修炼到底差在了哪里?一天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我向内找,但是找不出来,只要能静下来我就发正念,抑制着自己心里各种情绪。

这件事还没有着落,没过几天大女儿又给我打电话诉说她丈夫也有了外遇,并和那个女人有了孩子,这又象晴天霹雳一样刺痛了我的心。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而且每一件都是刻骨铭心、剜心透骨。

我继续对照大法找自己,知道了我对女儿有情,对丈夫有恨。从我们结婚起我就看不上丈夫,一有不顺心就和他耍脾气,他变成这样我也有责任。再想想,丈夫对大法是很支持的,虽然没走進大法修炼,但他也出去讲法轮功真相、发资料,讲不通了就回家问我,还帮我做真相资料,而且特别欢迎同修来我家,忙前忙后的,吃住都没问题。我每次出去讲真相他都提醒我要注意安全,想到这些我知道我不能放弃他,师父都没有放弃任何人,连特务都度,我也不能放弃他。

后来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的心性提高了,丈夫的这件事不了了之了。大女儿家由于姑爷做错了事很后悔,并不想和那个女人生活,给了她一定的经济补偿,大女儿和姑爷又走回了正常的生活。

回想起自己走过的修炼路,坎坎坷坷,经历了许多的惊心动魄剜心透骨,我知道自己还有没放下的执着,还有很多事没达到大法的标准,我会不断的归正自己,在返本归真的路上义无反顾。

在师父的精心安排下,自从我走進大法修炼以后,家中三十四个亲人全部明白了真相并三退,脱离修炼的妹妹又走回了大法修炼。女儿等十多位亲人相继走入修炼,谢谢慈悲的师父,我会修掉所有的执着,找回修炼如初的状态,跟师父回家。

(责任编辑:林晓)

(c)2023 明慧网版权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