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性在讲真相救众生中提高

Twitter EMail 转发 打印
【明慧网二零二三年五月二十九日】一天晚上,我把从明慧网上下载的电话讲稿准备好了,还没开始拨打呢,我已经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我想一定是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不准我传播真相,这使我更加意识到讲真相十分重要。所以,我几乎每次发正念都清除打真相电话的障碍。

讲真相中碰到的好事,多半与修炼心性的程度有关。有一回,当我感到前進中的困难时,我对自己说,不妨把困难当成一叶扁舟,一方面竭尽全力过关,一方面从心里看淡。当天晚上这个念头一出,我就立刻碰到了好事。

一位贵州的社区警察接了电话,谈话中听得出来,他是不明真相的。然而他明白的一面好像期待着解除心里的困惑。他提出很多问题,居然都是正正经经的,没有一个无聊的或无关痛痒的问题。我认为只要不麻木,能提问,就表明这个生命是不甘心被中共愚弄的,我就全力以赴讲清真相。我不求数量,只要对方接受,能谈下去,我就启发他的善念。

因为他一拿起电话没有出言不逊,我就开门见山的说:“这是越洋电话。我们从互联网上了解到,贵阳的一位7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因为发放真相资料,被非法判刑。你们知不知道,在法治社会,不是想抓人就可以抓人的。”他避而不谈,转移话题说:“中国的经济飞速发展。”我说:“中国的经济再好,是我们中国人的吃苦耐劳所致,跟共产党没有丝毫的关系。中共只起到了监控、钳制人的思想自由的作用。”他说:“你还记得吃人的旧社会吗?共产党让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我感叹道:“看来你还不了解真实的近、现代史,你说的都是被中共篡改过的。八年抗战的胜利完全属于蒋介石领导的国军。国军阵亡将士300多万,中共才多少?国民党的将军几乎个个都亲身与日军搏斗过,战死沙场200多位将军,中共的将领才死了几个呢?”我看他不说话了,就问他:“你知道中共为什么没有多少损失吗?因为老毛的政策就是,让国军与日军浴血奋战,共军轻易不出兵,偷偷的保存、壮大,好渔翁得利。所以中共是真卖国。”他问我:“那为什么蒋介石后来还是输给了共产党呢?”我说:“蒋介石在国共内战中战败,不是因为中共有什么了不起的战术。八年抗战,国军的海、陆、空损失惨重,已经元气大伤。共匪靠的是特务,还有见不得人的人海战术,才窃取了政权。”

电话中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我略微地感觉到他若有所思。而我也能体会到,对讲真相的素材的运用有多重要。他接着问:“你们既然是修真善忍,那为什么要到处说这些事,为什么要颠覆共产党的政权呢?”我说:“忍耐是好品质,但不是纵容中共散布谎言迷惑百姓。而每个人都有权利寻找真相。中央电视台播放的污蔑法轮大法的节目有多少小时、多少分、多少秒全部都被记录在案。法轮大法对政权没有诉求。”他接着问:“那些人杀人、自杀是怎么回事?”我说:“你想一想,中共肆无忌惮的抹黑法轮功。可是,它为什么从来不敢让全国人民自己去看一看法轮功的书籍是怎么说的呢?法轮功的著作中讲过绝对禁止自杀、杀人。”他没有反驳我,我就趁热打铁的给他分析了“天安门自焚”的种种疑点。他接着问:“法轮功学员是不是不吃药、不看病的?”我说:“你可以翻墙看一看法轮功的书籍,从来没有说炼了法轮功,就不会生病,也不会死了。从另一个角度讲,一个人得了病,是选择去医院治病还是气功治病,根本就不是政府应该考虑的问题。”

我总相信人明白的一面都能以史为鉴。在电话中,我说到了二战。他认为:轴心国被审判,是因为战败了。我马上接上他的话:“你是想说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你的看法有失偏颇呀。轴心国代表的是罪恶,因为不符合神的意志,所以必败无疑。同盟国代表了正义,自然就胜利了。看问题要看谁善谁恶,而不是看谁表面上势力大。”

他又问我,“将来全球公审的时候,谁来审共产党呢?”我回答不上来,就换了一个角度说:“二战结束后,纳粹被纽伦堡国际法庭审判。你只要知道,共产党绝不会帮被它利用的人承担罪责就可以了,因为它一贯的手段就是卸磨杀驴。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境内有一块藏字石,上面有天然形成的六个大字:中国共产党亡。你赶紧买门票亲自去看一看。或者用百度搜索,也可以看到这个图片。抓紧时间,时间不等人。”

我想让他明白善恶有报,所以讲到了武汉肺炎疫情。他说:“既然瘟疫是指向共产党的,那为什么美国也有那么多人感染呢?”我说:“这个问题问得真好。中共在几十年里对西方自由社会严重渗透,到处撒钱、安插代理。没错,是有不少自由社会的人也跟中共交好,所以被牵连了。在美国,热衷搞社会主义的地区,其病毒致死率比起重视传统与信仰的地区要高出一到两倍。”他又问,“你们说共产党活摘器官,是不是瞎说的?”我说:“除了你,全世界是不是都知道中国大陆是最大的器官移植市场?就市场这两个字,本身就是违法的。只能透过社会上有效的器官自愿捐赠系统,要有相当长的等待期。而中国的等待期超短,这说明了什么?”对这两个节骨眼上的问题,他都静静的听完,我默默的高兴。

整个电话约36分钟,我感恩师父对我的鼓励,下一次我一定能再接再厉。虽然我不知道他能不能最终得救,但他毕竟敢听真相电话,还能问自己应该问的问题,这就是他明白的一面为了得救所付出的。比起既害怕又麻木的人,还是强多了。

我在发正念时发出一念:彻底清除打真相电话中的一切障碍,只要对方还有一丝善念,我都要好好地把真相讲给他听。

我由于拨打明慧网上登载的案例,所以保证了时常看明慧网交流文章,加强了自己的正念。

有一回,看到一个案例中说有一个专门做转化的警察心狠手毒,我就给他打过去,没想到两次他都接了。第一次,我自己讲。第二次,我把在明慧网上下载的一份真相讲稿读给他听。念完后,我问他:“我们已经给你讲了很多真相了。如果有问题,请提出来。”他说:“谢谢你跟我说了这么多,请你给我时间思考。”这个警察至少在电话里没表现出凶恶。毕竟真话的力量是很大的,而且被他折磨过的学员可能都给他讲过真相了,他的心里还是有几分畏惧的。两通电话约18分钟,他都接听了,证明他仍然想了解真相。这次的经历成了我打真相电话救人的动力。

修炼要保持如初的热忱,不要说一件事都熟悉得不想动了。这一通真相电话之后,我惊讶的发现长期以来的咳嗽症状减轻了许多。原来身体上出现的不适,是因为我在相当长的岁月中不敢也懒得去针对自己讲真相中的薄弱环节。向内找是师父赐予的神奇的法宝,让我再次认识到关键问题。对于这个警察提的每一个问题,我都比较耐心的回答,因为做事要注重过程。

黑龙江的一位派出所所长说:“共产党是给我发工资的。”我说:“它是在抢你的钱。没有它,你的钱只会更多。每次政治运动过后,它要干的事就是卸磨杀驴,找替罪羊。”他不敢听我把话说完,他说:“我还有事呢。”我赶紧说:“请记住法轮功的真相,不要再跟着中共集团傻跑。”他说:“好,我记住了。”

每次打完电话,我都精神饱满,甚至更想学法,形成良性循环。听说很多同修打电话都比较侧重于速速劝三退。我认为,讲真相与劝三退可以同时做,众生对大法的真相的态度是第一位。如果片面的追求数量与结果,效果不一定好。因为做事是应该注重过程的。当我做事的方式与别人不尽相同时,我能忍耐心中的寂寞,提高了心性。

记得中学时代上国文课时,老师在黑板上写的: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我当时理解成:诗人在怀念人世间的家园。如今我修炼了,能理解到,诗人在惦念天上的故乡。

愿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能修好自己、多救众生,满载而归重返天庭。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责任编辑:李明)

(c)2024 明慧网版权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