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帮助同修写稿、整理稿件中纯净自己

Twitter EMail 转发 打印
【明慧网二零二三年七月十二日】我第一次参加法会投稿是二零一零年的第七届法会,文章发表在明慧特刊后,我和学法小组的同修受到很大的鼓舞。自那以后,我们小组每一届法会都会按明慧网的要求投稿,我们自己的平台自己享用,感觉很神圣。明慧网刊登与否,不去执着,刊登了,也不张扬,就是想给师父交上考试答卷。

借同修的信任,我们学法小组一年两次的征文投稿的整理、修改工作都由我负责。本地其他同修的稿件,如果送到我这里,我也责无旁贷的帮助整理、发稿。给同修改稿,表面是在帮助同修,实则对我自己修炼提高有着很大的帮助,从中受益匪浅。我非常珍惜这一次次的机会,并用心去做,甚至句子中该用逗号还是分号,我也会仔细推敲。

一、整理征稿稿件过程中受益

近几年,我帮十几名同修写稿,有的是口述,有的是同修拿来交流文章的文档,不论是哪类情况,我都全力以赴整理稿件,从不马虎。发表了文章的同修受到鼓励,没有登出文章的同修也不气馁,所以我心里很轻松。

同修口述时,我就笔记,过后在电脑上打字。因我不会盲打,打字速度较慢,但较扎实的拼音基础使我每次都能很好的完成稿件,加班熬夜也是自然的。当進入状态时,我会将它一气呵成,管它凌晨几点。虽说已近七十岁了,我没有年纪大不能熬夜的概念。

这些年因为整理稿件,我认识了很多做的不错的同修。她们中,有在现实生活中家庭遭遇不测仍然信师信法,坚持做好三件事的;有在邪恶的黑窝中遭酷刑迫害仍坚守心中的信念,不配合邪恶任何指使的;有长期在一线讲真相突遭绑架时心态纯净、坦荡无惧,直到讲真相让对方明白后,被当场放人的;有在本地同修被绑架、资料点频频遭破坏,仍正念正行一如既往做资料的;有不管邪恶在到处找自己,还不顾个人安危,协调营救其他被绑架关押同修的等等,听这些同修的修炼故事,就在净化我的心灵。

一次,帮一位七十多岁的女同修整理稿件,我是一路含着泪完成的。同修口述在一次次面对家庭魔难过关中如何修自己,在被非法关押迫害中如何正念正行,在讲真相救众生中怎样不辞辛苦,甚至在邪恶的心脏——北京,也能智慧的去做,救度被谎言毒害的世人等等。她娓娓道来,那种从容淡定、慈悲祥和让我震撼,感觉她平静的背后,蕴含着巨大的善的力量,我写的得心应手。后来有位同修告诉我,那篇文章在明慧网上已发表。我上网看了两遍,还觉意犹未尽。

有一届法会投稿,我手头的稿件还剩一篇,离截稿时间也只有两天,我还有一个项目等着要做。赶紧整理好了那篇文章,刚刚发送过去,正当我感觉如释重负时,同修又拿来两篇稿件文档。这样的事情哪能推脱,我接下稿件。

同修们现在也很有智慧,在手机上手写,然后转成文档,这样对于不会拼音的同修来说,就来得比较快捷,当然错别字也就相对较多,标点符号也不规范,得很细心认真修改。那次一篇四千余字的文稿,我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修改错别字和标点符号。同修这篇文章写的很好,改好后,我连看了几遍,受益匪浅,这是我的偏得。经过两天精心修改,终于在截稿之日,将两篇交流文章发往明慧网。

二零一九年时,因本地一位同修被非法判刑,她要上诉,但她自己身陷囹圄,只能委托其他同修帮助完成申诉书,协调同修找到了我。我的法律知识基本为零,从未涉及此领域,对于我来说难度很大。但难也要做啊,同修遭难,我们岂能袖手旁观?当时,我的难题还在于,家里有两个孙子,小的还不满周岁。就在我颇感为难之时,儿媳突然决定带俩孩子去她娘家住,平时她很少去娘家的。我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看我有心写作,就帮助了我。我的家庭修炼环境还算可以,除特殊情况外,每天是丈夫做饭。没有了后顾之忧,我马上投入到准备工作中去。那时已到冬天,我把小电脑桌拿到床上,自己就偎在被子里,白天黑夜的在明慧网上查资料,几乎每天都到深夜,有时甚至是凌晨三、四点,有时累了就靠着眯一会。

在明慧网上查阅了大量的有关法律资料和同修们的相关交流文章后,同修又送来了被非法判刑同修的一些资料。凭着多年来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师父的慈悲加持,慢慢的我脑海里有了明确的思路,于是我便着手开始写申诉书。当我的写作陷入瓶颈的时候,一位曾经打过官司的同修恰好来了,关键时刻他给我一些指点和帮助。后来同修听了我给他们读的申诉书,都不相信是一个完全不懂法律的人写的。那位曾经给过我指点的同修则鼓励我说:“你已初通法律了!”

历时十一天,我的工作圆满结束。当我如期将申诉书交到同修手里时,心里深深的感到欣慰。就在当天,儿媳打来电话说,她准备带孩子回家。我心里真是感谢师父安排得这么巧妙!

二、去除党文化 着笔更干净

一次协调同修明确的指出,说我身上有党文化的东西,所以写的文章善的力量不够。我没有争执,而是牢记在心。

我在明慧网上搜看同修关于怎样修出善的一些交流文章,对照自己,我确实修的很差劲。表现出来的有:不愿听使自己委屈的话、喜欢和人争执,特别是家人、买东西挑挑拣拣、在大街上骑车,不守交通规则的人与我擦肩而过,我也要斜她一眼,这哪是善的表现啊?人的行为是由思想指挥的,我必须修出真正的善,才能将骨子里的恶去掉,一个人的善不是装出来的。

以前写东西口气很硬,达不到那种震撼人心的效果。后来在写不干胶内容时,由原来的“警告”改为“奉劝”。现在心里想的、特别是发正念时,不是象以往那样一味的让恶人遭报。而是真心希望他们能弃恶从善,得到救度。因为从法中我们知道,世界上的人都曾经是师父的亲人。后来再写东西时,党文化恶和斗的思想少了,口吻柔和多了。

三、同修的无私配合

有一次,我带一位同修去农村,帮另一位老年女同修写交流文章。同修拿一部旧手机录音,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录完离开。刚出门不到十分钟,派出所和当地村干部七、八个人,警察提着警棍就到了同修家。他们到处翻找有什么资料,什么也没找到,而同修带去的护身符等一小袋资料就在墙上挂着。警察走后,在场的几个人都说,好玄哪。同修知道,这是慈悲的师父在保护弟子。

我每一次完稿时,都是反复看,反复修改,每篇都看了不下十次。然后我会念给我们小组的同修听,让她们提出哪儿还需要修改,再让她们和我一起查找文章中引用的师父的法是否完全正确。我看文章,同修就拿着师父的讲法找有关段落,边念边对照,确保一字不差,包括标点符号。

这些年通过写稿,我也积累了一些经验,需要引用的师父的法,但自己记不全时,可在大法网站“经书检索”中查询,复制原话到文档中。每次都是学法小组同修一起帮助完成,一字一句的校对,此办法能节省很多时间。

有一篇文章在明慧网登出后,我发现自己在描述对话中只用逗号、没有用引号的地方,明慧同修全部修改过来了。后来写稿时,无论有多少对话,无论怎么忙,我都规范引用标点符号。

结语

修大法后,我做了个梦。梦中看到:一天夜晚,我们走在大街上,突然天空光芒四射,我马上抬起头,看到天门大开,天上有许多仙女,还有龙飞凤舞,围着仙女转,非常美妙。突然,仙女和龙凤不见了,天上出现了一个神,手里拿着像“圣旨”一样的东西在那念,然后又拿笔写。我听不见那神在念什么,就踮着脚往上,想看他写的什么,可怎么也够不着,心里急得不行。就这样我醒了。一直不明白梦境中是什么意思。直到后来看了神韵,才知道那是我们与师父签约,从美好的天国世界下来,履行誓约,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自己神圣的使命。

我手中的笔是师父赐予的,它是我在大法中修炼的法器,我用它曝光邪恶,用它记录这一方大法弟子大善大忍、无惧邪恶、逆流而上、救度世人的光辉历程,记录伟大师尊对弟子的无量保护与慈悲救度。以后,我会更好的善用、正用它。

(责任编辑:林晓)

(c)2023 明慧网版权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