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度我出苦海 我要精進救世人

Twitter EMail 转发 打印
【明慧网二零二三年七月三日】我是农村老年大法弟子,一九九八年七月份喜得大法的,我是因身体不好走進来的。

那时候我全身是病:小脑萎缩、颈椎增生、心动过速、胃病、妇科病、胆囊炎、腰椎间盘突出、类风湿、骨质增生、最后肝硬化腹水。饭也吃不進去了,针也打不進去了。那年我才四十六岁,一儿、一女,说实话,谁也不想死,舍不得儿女,整天以泪洗面。

正在这时,有一个信法轮功的人来了,说:你跟我炼法轮功吧!当时我说:不信,因我啥都信过了,什么气功啊、信佛呀、耶稣啊,又供这个供那个的,病也没好,你要能给我找个大点的法还行。朋友说这个气功跟别的气功不一样,她通过炼法轮功病全都好了。那我也不信。又来一位好心人,也就是现在的同修,送来一本《法轮功》。我当时只翻看了几页就觉的下丹田转,这书这么灵啊?可是尽管这样我也没学,七月份;学大法的人又来了,她说:你快跟我走吧,我都给你问好了,你要再不炼命就没了。

这时我开始思考自己了,我以前信佛时看过济公游天堂、游地狱,我真的死不怕,可我就怕下地狱,我做了那么多坏事,打仗、骂人啥都干了,是个大罪人,而且还杀生,鸡、鸭、鹅、鱼、鸟都杀过,年年杀猪我都参与。干了那么多坏事怎么还呢?害怕轮回再当人,不知我前世干了多少坏事,从出生就没得好,我从小妈妈是精神病,犯病时到处走。不知道自己的生日时辰,别人告诉说是属羊的,编个好记的日子算是生日了。更苦的就不细说了。以前信佛时,总想出家,一听到庙里的音乐就想哭,可是一直没找到正法门,到哪个庙里看都不是真修。

法轮功朋友跟我说完后,我还是不学,还要找更大的法,我要找个更大的法能把我的性格管住,遇事不发火,才能好病。以前信的佛啊、气功啊全是假的,根本就不管用,病的越来越严重。这时这个朋友又来了,劝我跟她走,怎么走啊,我都不行了,可这次我真的想跟她走,也不知为什么,就这么一想就真的能走了。

坚持走到了车站,一个小时的路程,我们三、四个小时才到她家。第二天早上她们炼功我也不炼。晚上我做了一个梦;说我推个推车搬家,车里有个行李,我把行李拉走了。第三天中午,她们说:某某(指我),你听听师父讲法吧!我说:行。当时就听了半小时的法,我能双盘了,腿也没疼,我马上说:缘份到了,从今以后就学大法了!

不断的听法过程中,我的身体变化非常大,没吃一片药,没打一针,八天全身的病不翼而飞。真的是无病一身轻!家里修房子,用手推车拉沙子、水泥,什么活我都能干。左邻右舍的看我病全好了,都很惊讶!我告诉他们我是修了法轮大法修好的!我高兴,我终于找到大法了,我有师父管我了,从此我按真、善、忍做人,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坚定的修炼法轮大法。

我是农村大法弟子,因离婚没房住,也没有经济来源,就三亩半地,因修炼遭邪党迫害从黑窝回来没有落脚之地,靠打工维持生活,给人家当保姆,什么样的人都能碰到,各种心性关,各种考验也都随之而来。

我就说说给一个三口之家当保姆的事:一个男人因离婚领着两个孩子,女孩十五岁,男孩九岁,两个孩子都不太好管,这男人对孩子要求很严,可又不经常在家,且身教不好,两个孩子两个妈。前面几个保姆都被气走了。我觉的两个孩子很可怜,母亲不在身边,缺少母爱。我想:我是修大法的,就在江氏集团污蔑、诽谤大法之时,我要把真、善、忍的美好展现给更多的人,让这一家人感受到修炼人的大慈大悲。感受到真、善、忍的佛光普照!从而能真正得救。

我知道要做到这一点,我必须按照真、善、忍大法严格要求自己,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男孩子贪玩,有时要上厕所都憋不住了才想起往家跑,可不等到家拉裤子里了,孩子说:奶奶,扔了吧,别洗了。可我是修炼人,师父要我们事事为别人着想,我要把孩子当作自己的孙子对待。我无怨无恨的把孩子的裤子洗干净了。这事两个孩子都知道,他们爸爸回来我没说,避免了对孩子的打骂。对两个孩子触动很大。

有一天女孩子跟我耍脾气在地上打滚,这时他爸爸来电话了,问两个孩子听话不,闹不闹人。我笑着说;可听话了也不闹人。我们不能说谎话,但这也是教育孩子、归正孩子的一种方法。孩子很感动。有一天女孩子想多要点钱,还不让我记账,让我买菜时多记。我告诉她说:我是修真、善、忍的,我要那么做,我不把“真”给污蔑了吗?你也不能这么做,对你不好。孩子听明白了,说:奶奶你真好。

还有一件事,这男人也学过几天大法,看过书,他很支持我修大法,也很信任我。花钱我记账,从不贪一分钱,也从不动这种心。有一天买菜把钱丢了,二十七元四角,我想是给你家买菜丢的,每天买菜多记点,就扣回来了。晚上睡觉做个梦,说我是光头,头顶上长满了象西瓜籽那么大的虱子(一种寄生虫),我吓得两手往下抓,吓醒了。我马上说;师父我错了,是我把钱弄丢了,还让人家赔,行为何等肮脏,我赶快拿出自己的钱补上了。

有一年过中秋节,我放假三天,晚上做个梦,说这家男人要对我非礼,不知是谁把这事给化解了。第四天我回他家,孩子都没回来,就我自己,我屋的门锁不上,到半夜这男人喝完酒回来了,敲门一進屋,就直奔我屋说谈一谈,他说:你在我家做得很好,我们大人孩子都很满意。还说了很多,我告诉他: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对任何人都这样,我对你们好是我们的慈悲,没有人的情。我也绝对不能做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的事。一边求师父化解,一边给他讲做人的道理。他回房间去休息了,以后再没提这事。

女孩在学校上污蔑法轮功的课时,她当时就站起来说;书上说的不对,是陷害法轮功。我家保姆就是信法轮功的,人可好了,从不跟我爸告我们的状。从这个保姆来了之后,我俩从没挨过打骂,也没罚过站,也不贪钱。班主任也说法轮功好。这孩子原来是下等生,自从我来以后她认同大法好,成绩越来越好,还当了班长。他们全家都认同了大法。

无论走到哪里,我都把大法的美好带到哪里。在商城当保洁员,家电商城业户多,员工五十多人,也就是五十个摊位,每天用拖布擦一遍,摊位内本不归我管,但我也都给他们擦了,只要我能做的我都给他们做,员工都很高兴,感谢我,我说:感谢大法师父吧,是师父让我这么做的。这样,我可以堂堂正正的讲真相,劝三退。他们都很认同大法,连店长经理都三退了。在这里完成使命后再换个地方照做。

也有做得不好的时候,又换一家商城,还没等讲真相呢,就和班长发生了矛盾,我和同修一伙,晚上同修做个梦,说有一个商场不知是谁,给她一抱麻花,她转过身给我了,她又去拿的时候没了,当时我悟到,是师父在点化我,是我拧劲了,我马上找到班长,给她赔礼道歉,最后再做三退。那几年学法、炼功,发正念都跟不上正法進程。不学法你就是常人,经常有把握不住心性的时候,钻牛角尖,争你对我错的,后期多学法就好了。

那是二零零六年二月份,冰雪才开化,我自己背了两大背包真相资料、光盘、粘贴,一大捆透明胶带。晚上六点从同修家开始走,后边背一个,头顶一个,前面挂一个装透明胶的袋子。从同修家到目地地,一走就是三十五里路,三十多斤重的东西却没觉的沉。走一半路程,把其中一个包藏起来,再拿另一个走,到目地地开始挨家挨户的发,贴真相粘贴,再用透明胶固定好,永不褪色。边往回走边发,有的村与村很远,路两边都是大山,我就自己走也不害怕。经常在大山里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夜深人静时山里有回音,给大山里所有的生命带来福音。这包送完了,也走到藏另一包的地方了,背起这包再送。送完往回走,已经走不动了,躺路边的玉米秆上休息一会,求师父加持弟子,继续走,到同修家已经清晨六点了,十二小时走了七十多里路。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要没有师父的加持,我能做什么呢?这让我更加体会到了师父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在同修家休息一会,坐车回家了,虽然累点,可心里高兴啊,有更多的众生都能看到真相了,众生得救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责任编辑:林一平

(c)2024 明慧网版权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