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魔难信念坚 大法佛光照我家

更新: 2023年09月02日
Twitter EMail 转发 打印
【明慧网二零二三年八月三十日】我是于一九九六年九月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当时我身患多种疾病(脑膜炎后遗症、月后寒病后遗症、心脏病、全身风湿病、受过车伤等等),身体十分虚弱,四处寻医,也练过气功,病情毫无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感觉生命走到了尽头,多次想服药轻生。一看到年迈的老母亲和年幼的女儿,忍着痛苦流着眼泪,一次次打消了轻生的念头。

在这种时候,我得到一本《法轮功》,看完后,我又请回《转法轮》书,如饥似渴的学法,有时学到晚上一、两点(白天要上班),越学越想学,也抓紧时间炼五套功,一下子找到了救命的法宝。和同修到处去洪法,一次都不想落下。

半年后,我身体的各种疾病都消失了,身体健康了,不仅给家庭中增添了活力,而且在工作中被评为了先進个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魔头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我被当地作为重点打击的对象。当时我是一名政府机关的干部,当地政府组织各部门的人员对我進行审讯、关押,逼我放弃法轮功,并且不给我上调工资(当时财政调资每人每月调升160元)等方法,对我采用强逼手段。在审讯我的四十天之中,我祥和并坚定的告诉他们:法轮功,我是不会放弃的,是因修炼了法轮功才有我的今天。就是你们把铡刀摆在我的面前,我仍然要修炼法轮功,绝不会改变我的决定。审讯我的人见我的态度,他们说,给组织上汇报,领导讲这件事暂时告一段落,以后再说吧。

到了当年九月初,我去领导那里请假,因为要送女儿去外地读大学。管迫害法轮功这件事情的部门的副书记,不同意我的请假,在我交了请假条几天后,我再次去找他们,已到开学前一天了,我去对他们说:“我的女儿从小未出过远门(女儿当年十七岁),我是一定要去的。”他们没有人回答我,但我还是去送女儿上学了。我想:他们用不给调资等各种方法逼我放弃法轮功是永远做不到的。因为我是归我师父管的,不归你们管的。

在我送我女儿上学回来后,我去单位上班,单位没有一个人说不给我工资上调,并且依然正常上班。有个别相好同事问我是不是我丈夫找了关系,我回答没有这回事儿。

同年十月十五日我请了工休假,去北京找中央,为法轮功讨说法。十月十六日,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警察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在北京的看守所关押一周后,由我所在当地的公安与单位领导接回,在当地看守所关押五个多月后,又送去洗脑班。

二零零零年八月十六日,因修炼法轮功我被中共非法劳教三年。又因坚定修炼,被加教五个多月。

二零零四年二月,我被劳教所放回家。回家后三个月,在当地参与营救同修时,又被中共邪党的公安绑架,又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八日,我被劳教所放回家。我去和当地各部门的干部讲真相后,恢复了我的工作。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七日,我又被公安绑架,非法判刑四年,二零二一年,从黑监狱回家。

被非法关押的这十一年中,中共邪党对我進行了各种残酷,疯狂的迫害,也没有改变我对法轮功的坚信。虽然我已经七十多岁了,但是我的身体还是很健康。到现在,我仍然做着我师父安排的三件事。

我女儿、女婿都没有入邪党,女儿读大学的时候,学校叫她入党,她没有入。她心里说:共产党迫害我的妈妈,我的妈妈是个好人,这么多年还被关押着。女儿勤奋、努力读书,成绩优秀。言语不多,为人诚实,善良,对人友好,真的是品学兼优。在她即将大学毕业时,学校只有一个报送清华读研的名额,就给了她。我的女儿女婿是同学,也同时都是清华的研究生。我女婿的父母,两个哥哥,全家都接受了法轮功真相,并且都三退了,他们都是公司的老板,其中一个哥哥全家移民了美国。我婆家、娘家共有93人,他们其中有的是政府干部,企业干部,学校的校长(有教幼儿园、小学、高中、大学的校长)。大学生二十八人,四名研究生、中专生七人。他们大多数都明白法轮功的真相,做了三退,因为有的人没有机遇相见,还有五人没讲到真相。

我女儿女婿现在一个大城市外企工作,有房有车,外孙子已上初一。我的两个大家庭中的各个小家庭的人员,个个身体健康,为人诚实。家庭和睦,他们各个小家庭都有房有车。他们都快乐的生活在法轮大法的佛光普照下。

我修炼法轮大法这二十六年来,中共邪党采用各种各样残忍、凶恶的方法迫害我;和我自身多次消严重的病业,都没有动摇我对师父和大法的坚信。坚定的闯过了各种大关,小关,生死关。这都是在师父慈悲的看护下,才能在大法中坚定的平稳的走到今天。

我今后一定要更加努力精進实修,直至圆满,跟随师父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

感恩师尊,叩拜师尊!

(责任编辑:洪扬)

(c)2024 明慧网版权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