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不情愿”到“心甘情愿”

Twitter EMail 转发 打印
【明慧网二零二四年六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七十三岁。现将这一年来的修心、救人的历程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修去习惯性的“抱怨心”

一年前,我的身体出现了状况,感觉身体沉重,腰部发紧。我不断的向内找,找到不少人心,也在努力的不断去。但是对这个“抱怨”没有认识到它是一颗心。

例如对老伴抱怨:你自己屋里有卫生间,为什么非到我的卫生间里乱霍霍(弄的又脏又乱的意思)?烟头为什么随地乱扔?跟前的垃圾筐是干什么用的?给你买的新裤子不穿,非得穿这个变了形的羊肠子裤……

对孙女的抱怨:一袋奶喝了一点就不喝了,苹果啃了两口就不吃了扔了,袜子鞋子乱扔一地,作业本、学习用品丢三落四……

我每天抱怨个不停。开始老伴说我嘟噜嘴,后来不耐烦了,每当我说他时就大声呵斥我:“别嘟噜了!”我还理直气壮:“我这不是为你好吗!我纠正你的不良习惯,怎么不知好歹啊!”

因为这些小事,经常弄的家庭气氛不和谐。

我也向内找为什么是这样的结果?通过看同修们的交流文章我才恍然大悟:噢!原来这是一颗“抱怨”心啊!明白了,向内找仔细分析,这颗“抱怨”心还连带着争斗心、证实自我的心、爱指导别人的心、觉的自己比别人强的心、高高在上的心、不听我的就着急的心。就这一颗“抱怨”心下面,隐藏着这么多人心,难怪身体这么重。

意识到这个后,我努力的克制这颗“抱怨”心。他们没做好我尽我所能的做好,或者完善或者弥补,对孩子善意的讲道理,向正的方向引导。我做好了家里的气氛也变好了,我的身体也轻松了,发自内心的乐呵呵也展现出来了。

从“不情愿”到“心甘情愿”

我与老伴结婚四十多年,没有因为钱财发生过争执,也没有因为偏心、慢待娘家或婆家生过气,更没有因为吃亏、沾光闹矛盾。但是这些年也没少生气、吵闹、甚至大打出手。为什么呢?就是因为他不干家务。我心里不平衡:为什么两个人的担子叫我一个人承担?我心里万分不情愿:我前三十年生儿育女、养老送终,孩儿生日娘满月、礼尚往来的操持着;后十年给儿子看孩子,两个孙女都是我带大的,劳苦一生,累也受了,气也生了,人也老了。

走入修炼以后,迷也解开了。师父为我指点迷津:“人活着就是业力轮报。你欠他的,他来找你要债,要多了下回他再还你。儿子不孝顺父母,下回倒过来,就是这样轮来轮去的。”(《转法轮》

我开始醒悟:看来是我上辈子劳苦他了,欠他的,这一世我得还啊!这时原来的不甘心慢慢解开了,不象以前那么大劲儿了。

但是每当我累了的时候,自己每天买菜、做饭、擦地、洗刷,再加上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忙的不可开交。再看看他,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水,抽着香烟,看着电视,不闻不问,我的怨气就又上来了,火就爆发了,活也不干了,又忘了还债了,结果今天的功又白炼了,又后悔了。就这样反反复复。

师父看我不悟,又把法点给我:“人各有命,谁也管不了谁,别看你的亲人,在这世上是你的亲人,下世他说不定又是别的什么人的亲人,而且前一世也是别人的亲人。所以人各有命啊,说我们就想要别人怎样,就一定不行,因为人的生命不是由人来安排的,是神来安排的。也谈不上你留给他们什么痛苦不痛苦的问题,这些问题早就有安排了。”(《休斯顿法会讲法》)

师父的这段讲法,对我触动非常大。从此我对老伴的攀比、怨、冤、恨逐渐融化。半年之后,这个“不情愿”又要往出返。师父又慈悲的点悟我,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在车上,一个牲口拉着我,不紧不慢的往前走,我在车上坦然的坐着。这个牲口是驼色的,浑身卷卷毛,象只大羊。梦醒后,我一下子悟到我老伴是属羊的。我明白了,原来上一世他为了我劳苦了一辈子呀,怪不得什么活也不干了。从此我把心彻底放下了。原来的“不情愿”变成了心甘情愿。

谢谢师父的慈悲点化,弟子又让您操心了。

完成使命兑誓约

回顾二十多年的修炼历程,我不知摔了多少跤,当然也一直做着助师救人的事,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平稳的走在救人的路上。在这一年里我遵照师父的教诲,逆流而上,将计就计,坚持救人。

去年,我给我县一名分管迫害法轮功的公安局副局长讲清真相并做了三退;给两任国保大队长讲了真相并做了三退;给四名乡镇派出所所长讲了真相并做了三退。这离不开师父的加持、同修的鼎力协助。

最近,我和同修四人一起配合去集市上讲真相救人。讲到大集中间时,一个长相富态、穿着讲究的老太太对着几个刚戴上真相护身符吊坠、脸上洋溢着笑容的人大声说:“别要!这是法轮功!法轮功反党!”她还气急败坏的要把吊坠从人家脖子上撸下来。我赶忙上去阻止:“你不要这样,你不信也不要阻拦着别人信,法轮功是来救人的。”她扭头就走了。我们走着走着,不一会儿又碰到那个老太太,我对她说:“老姐姐,你千万不要反对法轮功,更不要偏听偏信电视上的一面之词。你怒气这么大,你吃过法轮功的亏吗?”她大声说:“我吃过,我家孩子的三妗子(舅妈)去北京被抓回来了,托了多少人啊?花了多少钱啊?”我抢过话茬:“那是迫害好人,我们做好人受迫害,这是千古奇冤!”她又扭头走了。当我们要回去的时候,我又看见那个老太太从南边走过来,我忙迎上去,亲切的拍着她的肩膀说:“老姐姐,你长得这么富态,祝你永远幸福。”我凑到她耳边说:“老姐姐,你说我们反党,我们拿什么反党?我们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共产党一来就杀地主、杀资本家,那地主、资本家反党了吗?我们都是一心向善做好人,让大家退出党、团、队,远离瘟疫、保平安,你戴过红领巾吗?要戴过,就从思想上退出保平安,好吗?”“好。”“你姓什么?”“姓李。”“姓李,叫李幸福吧。祝你永远幸福!”她笑着跟我们告别。

我所做的与师父的要求还差的很远,还有很多人心、观念、欲望、执着心没去,我还要继续努力精進,不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责任编辑:文谦)

(c)2024 明慧网版权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