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是我要救度的众生

Twitter EMail 转发 打印
【明慧网二零二四年六月十一日】我曾是骨癌患者,在命悬一线之时,一九九六年有幸得大法,获得新生。我的家人、学生、老师和朋友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但是中共迫害后,我被关入洗脑班、传讯、收缴身份证,半夜三更电话骚扰或警察、社区人员上门骚扰、蹲坑监视、抄家、绑架至看守所、威胁、敲诈钱财、限制人身自由。我心中牢记着师父的话:“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各地讲法十三》〈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关关难难都走过来了,众多的苦难都被师尊化解了。

令我痛心而遗憾的是,曾先后将我送去洗脑班的三个同事,如今已死亡两人,瘫痪一人,他们都还年轻,六十来岁,没有退党,不相信“天灭中共”是真的,他们跟我没有矛盾,更无冤仇,一个是我朋友,一个是我学生,一个是我学生的妻子,他们被绑架到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战车上,成了牺牲品。为此我常自责,当初怎么就没把他们劝退呢?下决心不能放弃救度身边与我有缘的人。

我的一个亲戚是官员,当迫害开始时,他的儿子、女婿便都成了“610”成员,迫害大法弟子也很卖力,他们认为这是一个绝好的升迁机会。这个亲戚把我找去说,叫我和我朋友都去参加法轮功活动,然后给他们提供情报,哪些人在活动,搞些什么活动,资料从何而来等等。我断然拒绝,正色道:“办不到,除非你把我杀了。告诉你们,法轮功永远是正确的!”说罢重重摔门而出,头也不回的走了,让他们愣在那儿。

回到家中,我冷静下来一想,悟到说了不该说的话,人怎么能杀神呢?人怎么敢杀神呢?人怎么杀得了神呢?而且发怒也不是修炼人的状态,当时只记得师父法中说过:“弟子们切记,无论将来有多大政治与权势的压力,也不可以为政治权势所利用。”(《精進要旨》〈大法金刚永纯〉)没想到这种“考验”果真就落到我头上了。我原本还指望他能保护我,谁知他们倒先打起我的主意来了。这才悟到人是靠不住的,能保护我的,只有师父和大法!

我想,我不能眼看着他们去干坏事造业,我还得去对他们劝善讲真相。于是我再去他家,直言道:“你们可千万别把孩子都弄去干那个事啊,那会害了他们,让他们造业啊,自古以来整人害人的都没好下场,你看文革时期后那些积极执行命令迫害老干部的八百多名军人、警察被拉到云南秘密处决了,然后给每家送去一盒骨灰和一份因公殉职的通知,划得着吗?何况你小小警察!”

我又说:“为什么现在那么多天灾啊?人祸与天灾都是互相关联的,天灾源于人祸啊,你们去翻翻历史书就会知道,亲小人远贤臣招致洪水泛滥,冤狱重了才天下大旱,官吏贪酷才地震频发。而今法轮功遭奇冤,所以天怒人怨,各种天灾人祸频发,不可怕吗?不要让孩子去干坏事啊!”

他们也能静静的听,也感到可怕,也想寻求解脱,后来亲戚将一个孩子调离了“610”,另一孩子在突然患病、丧子等警示之后,也把工作辞掉,提前退了。

在他们生病时,每次见面时我都一再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渐渐的他们不再骂我,也能接受三退和护身符,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了,一儿子还让我教了他五套功法的炼功动作,他女儿也在旁边帮着说:“你尽管炼,不得病多好啊!”

另一亲戚的儿子是某乡镇司法所所长,知道我修炼法轮功,就蛮横无理的来骚扰我,给他讲真相他也不听,后来他得大病了,找我们帮忙找医生。我问他:“是不是去整法轮功了?不然怎会病成这样?”他坦承抓了法轮功学员,“上头”一再逼他随时汇报“转化”情况,弄得他烦透了,问我该怎么办?我就给他讲善恶有报的道理,讲我单位领导保护法轮功弟子得福报的例子,我叫他想办法把自己抓的人保出来,以后再不要去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告诫他如果再干坏事,上了明慧网的恶人榜就麻烦了。他妻子听明白了,就叫他照我说的做。他们也接受了真相,要了护身符,并三退了。后来没再听说他的恶行,还得了些福报。

我亲家一家从迫害一开始就跟我“划清界限”,几乎断绝了往来,更不让外孙接近我,怕我影响了他们,还威胁说如果我敢把材料给外孙看,整出了精神病就要跟我算账,而且还以离婚相要挟,不许我女儿来看我。迫害开始时我女儿想帮我保存大法书,女婿大怒说:“赶快给我拿走,不然我就要给你烧了或扔到垃圾桶里去!”他们一家人经常一起骂我和我女儿。女儿连忧带气,长期失眠,整日以泪洗面,得了抑郁症。外孙曾伤心的告诉我:“一家人都欺负妈妈。”

我痛心他们被谎言蒙骗,悲哀他们对邪恶的恐惧,但没有恨怨,我牢记真、善、忍三个字,不把他们当敌人,他们是我需要救度的众生,他们生病,我照样去看望并给予可能的帮助关心,从不因为他们对女儿的态度而与之争斗,在割舍亲情的伤痛中做到了“难忍能忍”(《转法轮》),只要去他们家,就静静发正念,解体清除阻碍他们得法听真相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一次,当我发了一个多钟头的正念走出房间时,亲家一改那种仇视态度,十分友好的说:“亲家,其实我们对你没什么,你尽管随时来。”

我深知,善的力量能改变人心,如果没有这场邪恶的迫害,他们哪里会跟我“划清界限”?此后,我仍一如既往的善待他们,给他们讲真相,在他们遭疾病和不顺心事时,大法的威力一次又一次的为他们化解了灾病;同时我的正念正行让他们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终于雪化冰消,亲家来我家要求三退了,还一再追问我给他退好没有。固执的爷爷也终于同意扔掉了他供了几十年的毛塑像,全家都要了真相护身符三退了。当官员的亲戚一家都明白了真相,见面对我喊“法轮大法好”,一道外出旅游时还跟我一起学炼功动作,他女儿一见面就会扑过来拥抱我,说我会传递给她正能量,全家人都欣然接受真相材料了。

如今,回过头去看当初迫害开始时众人的不理解,亲朋的疏远和“划清界限”甚至反目,讲真相中遇到的讥讽嘲笑甚至辱骂威胁都不值一提了,因为他们很多人都清醒了,明白真相得救了。

大法的威德使众生人性复苏,带给世间一派祥和。

(责任编辑:文谦)

(c)2024 明慧网版权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