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经文《惊醒》后所悟

Twitter EMail 转发 打印
【明慧网二零二四年六月十八日】学习师父新发表的经文《惊醒》之后,我有所悟,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我有一位朋友,几个月前移民到加拿大。后来他联系我时,说了一件事。当时他还没有拿到驾照,出于侥幸心理,也开车去上班,结果被警察抓住了。他跟警察耐心的解释,最后警察说,因为他态度好,不做处罚,然后罚了他三百加元。他心里琢磨:都罚了三百,还说不处罚。他同事知道后告诉他:你这个罪是相当大的,可以直接被驱逐出境。幸好你当时态度好,这个罚款相当于没惩罚你。

我对朋友说:我们到了人家的国度,人家收留了我们,已经是非常好了,我们应该感谢人家,遵守人家的法律,而不是去违背;如果我过去的话,可能只请他们给一个合法的身份,而不会要救济,因为我想回报他们,而不是拖累他们。

美国的两大党派里,各有做的好的,也有不足的。很多时候为了党派的利益,互相较劲。至于原因,我们未必都清楚。但是无论怎样,那都是常人中的事。但是,在对中共的认识上,在遏制中共的问题上,两党越来越一致;两党中也都有很多人支持大法,这才是至关重要的,因为只要他们了解真相,支持大法,他们就都有好的未来。救人直指人心,不看党派。

国事与家事,只是大小不同,原理都差不多。在我们家里,也有一件很经典的事。大姐和大姐夫吵架,离婚。大姐把姐夫一家人骂得很惨;同时,姐夫也把我们一家骂了个遍。“好奇怪哟,他就是没骂你们俩。”这是气得哽咽的妈妈说的。我心里清楚,这虽然是两个家庭的恩怨情仇,但是我和妻子(同修)不在其中。

我又想起了台湾。立法院扩权的事情弄得沸沸扬扬,我的思想也卷入了其中,这些天学法时,学到师父在二零二零年发表的经文《致台湾法会》中说:“讲真相中不要把自己置身于常人中,摆放好自己的位置,才能不被卷入其中,才能做的更好。”由此我想,目前美国发生的事情,我们是不是应该超脱于人世间的是非,才能真正的救了众生?

我又想起了俄罗斯。这几天我在动态网上看到了关于这个总统的标题,好象是有几个字“不要脸了”。我就在想,如果换作我,看到了大法弟子这么骂我,我会怎么想、怎么做?

我们经常会看到这样的消息,一个小粉红,说了很多大法的坏话,甚至于骂大法,但是当他看到了真相,非常痛悔,他得救了;一个中共的特务,干了十几年的坏事,后来看到了大法弟子的善良,看到了中共在利用他,他明白了,还站出来揭露中共。

经常看到明慧网上揭露迫害的文章,我都咬牙;那如果他直接迫害了我,我又会如何呢?那个绑架我的“六一零”主任,一想起来我就一股恨意。可是师父说了:“是参与迫害那伙的、上当受骗上贼船的,你也得对他善”(《各地讲法十三》〈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我自己就多次感受到了自己的心态引起迫害者的变化,正面负面的都有。

我看到还有这样的事,有的学员在外面揭露邪恶,写的文章不太善,有争斗心等等。监狱里的或洗脑班的警察等看到了,非常生气。他们找不到写文章的人,就去报复另外的学员。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所以有的时候,我们写揭露文章时,带着恨的情绪,自己觉得很解气,甚至很解恨,也许是在加重同修的被迫害而不是减轻迫害。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我的亲人、朋友、同事,他们总能表现出那些变异的观念与行为,我以什么心态对待的问题。亲人间出现了矛盾,都来找我评理,我如何对待?甚至他们经常烦我、经常侵犯我的利益,我又如何对待?能不能时时处处都保持修炼人的状态?这是我每天都要思考、面对和实修的。

我希望自己能做到:不落入任何人与人的矛盾之中,对任何脾气性格的人,我都与之和睦相处。我既不伤害他们、也不奉承他们,只与他们善意沟通。我只修炼自己、引导人向善。

不干涉任何政治,对任何国家、任何民族、任何社会形态我都不迷于表面。任何人我都善待,我只反对迫害。

心得体会都是写给我自己的,而不是打着师父的大法,假装写自己,实则针对同修。我要接受师父正法,要用大法对照我自己。

(c)2024 明慧网版权所有。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