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停止迫害 是这些孩子们的心愿》有感

Twitter EMail 转发 打印
【明慧网二零二四年六月二十五日】读了《停止迫害 是这些孩子们的心愿》一文,心中甚是伤感,在中共对大法这场史无前例的迫害中,我们很多成年人心里都感到无比巨大的压力,身体上的迫害更是无比的惨烈,而那些孩子们身心又是受到怎样的创伤呢?而该文披露的仅仅是冰山一角。

例如,在重庆市荣昌区(县),已知修法轮大法的总人数不多,但不管是老年的、中年的、青年的,迫害中哪个家庭不牵涉到孩子呢?这里仅列举重庆市荣昌区(县)三对比较年轻的、家中有幼子、遭迫害比较严重的夫妇的案例,记录那些幼小孩童们的只言片语,以证实这场迫害的邪恶。

二零一五年四月十九日,三个家庭同时横遭变故,都遭到中共警察的绑架、抄家。

其中一家的父亲叫朱勇,当时正带着一家老小与朋友一家到郊区春游,忽然七、八个警察冲上来,当着老人孩子的面,对朱勇暴力殴打,然后强行绑架走,留下惊惧的老人和吓的撕心裂肺哭喊的几个孩子。这样的场面对孩子的刺激是多么深啊!当时最小的孩子才一岁多,还不太会说话。可是一年后的一天,邻居阿姨过来告诉孩子的妈妈:你家宝宝刚才在门口象个小大人一样的对她说:“爸爸被坏人抓走了。”孩子的妈妈惊呼:“天啊,我们从来没这样教过他。”一年多后,友人来访,这个孩子又主动说起:“爸爸被坏人抓走了。”并详细讲述当时细节,如爸爸是从哪个方向被带走的,记得清清楚楚。那么小的孩子,这么久了,还没有忘记,可见当时的惨烈画面,已经牢牢刻入一岁多孩子的记忆中。孩子的爸爸后来被当地中共法院非法判刑两年。孩子的妈妈说,平时孩子一个人爱玩打电话的游戏,常常模仿大人打电话的动作:“喂,爸爸吗?你在哪儿啊?哦,在奶奶家啊,明天就回来吗?”然后就开心的说:“爸爸明天就回来。”也许在孩子眼里,拿着那个叫电话的东西对想念的人说话,就很快会见面了。

另一个被绑架、抄家的法轮功学员叫金雨,她也被邪党法院非法判刑两年。她的幼女曾问来家探访的母亲的友人:“你看到我妈妈了吗?我妈妈是象这样吗?(说着模仿戴手铐的样子)我妈妈手有受伤吗?身上有受伤吗?”最后还伤心的说:“我都快记不清我妈妈的脸了。”而金雨的大女儿从小就喜欢跳舞,一直梦想着能出国去飞天艺术学院、能加入神韵艺术团。这一年(二零一五年一月三十日)飞天艺术学院舞蹈系正好发出招生通知,而自己的条件刚好都具备了,可这当口上她的母亲被绑架了,从此家散了,梦断了。

还有一个家庭,父亲何祖彬、母亲吕蔡利,双双被绑架。不久母亲是回来了,当年父亲被非法判刑五年。大一点的姐姐很懂事,知道体谅妈妈每天长时间的工作、支撑家庭不容易,不仅自己好好读书,还照看弟弟。一天,弟弟贪玩就是不做作业,姐姐不知怎么办好,等妈妈晚上回家,女儿搂着妈妈伤心的哭起来:“我好想爸爸啊!爸爸在家弟弟不会这样!”其实,她的父母不止一次被迫害,在她弟弟出生时,父亲就被迫离家漂泊,母亲一个人挺着孕肚干农活、带孩子、还担心着丈夫,才三十多岁两鬓就有了一片白发。而更不幸的是,二零二一年六月十八日晚,这个家再遭遇不幸,结束冤刑不久的何祖彬和妻子再次被绑架,后都被非法判重刑:一个八年,一个五年。警察还到学校威胁、骚扰他们孩子,又以孩子的安危威胁他们的父母。这时,姐姐刚好职业高中毕业,找了一份工作,年轻的她一边辛苦工作,一边照顾还在读中学的弟弟,同时还承担房贷,还要担心父母,盼望他们早日回家。谁能感受孩子们的恐惧和压力?

能够被文字记录下来、发表到明慧网的迫害案例仅仅是冰山一角。在中国大陆,遭遇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庭千万个,哪家没有老人、孩子?老年的、中年的修炼者,即使孩子已经长大,仍无数次的被邪党人员以儿女、孙辈的学业、工作、前途要挟,即使儿女、孙辈不修炼,也要担心亲人的安危,还要担心被共产邪党的株连政策迫害。这些孩子在长达二十五年的邪党高压恐怖迫害中,从幼儿到成年,在他们的成长中都经历了怎样的伤害?这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而他们又该怎样表达他们的在这场迫害中的感受?又该向谁求助?

所以,那些能去到海外或生长在海外的大法小弟子,能够协助大人们通过各种渠道、包括加入神韵向世人揭露迫害真相,加入这场持久的非暴力反迫害中来,真是难能可贵。希望善良的世人们能够理解和帮助他们。

(责任编辑:文谦)

(c)2024 明慧网版权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