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旧势力安排的“命”

Twitter EMail 转发 打印
【明慧网二零二四年六月九日】师父在讲法中多次提到旧势力,怎样正确认识旧势力,破除旧势力的险恶安排,对正法修炼的大法弟子尤为重要,它也是我们同化法、做好三件事的最大阻碍。

我们下走到人间的生生世世都是旧势力给安排的,包括人的理和对事物的观念、认知方式,旧势力都给做了细致的安排,细致到已经形成自然,根本就分不清楚。

师父说:“甚至于每个大法弟子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你甚至于思考的一个问题都不是简单的。将来你们看,都是安排的相当细密,不是我安排的,是这些旧的势力安排的。”(《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自己修炼二十八年来,对旧势力的认知从表面到有所了解,也是在不断学法、修炼和同修切磋中有了一些认识,就现有体悟交流如下。

一、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才能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

一天早上,同修甲和我交流了她亲戚同修没意识到旧势力对她的安排,现处于严重病业状态。她亲戚同修是二婚,四十年来,对家庭、丈夫的孩子付出很多,孩子们对她也恭维有加,使她陷在家庭的“端捧”氛围,导致她受不得半点怠慢,自己已经接近失明、行动不便,还在挑剔孩子们做家务不合心意等等,对自己多年付出没有得到所谓满意的回报而耿耿于怀,俨然不象个修炼人了。

同修甲给她指出思想中不符合法的地方,她也接受。但旧势力一往她脑中打思维,让她想起十年谷子八年糠,她就跟着旧势力给她安排长期的家庭“端捧”养成的常人思路跑了,无法走到修炼人应有的思维轨迹上来,导致心性无法提高,病业状态越来越严重。

在同修甲的诉说中,我突然象看见了旧势力对她亲戚一生的安排,导致她完全落入了旧势力的圈套难以自拔。这时有两个字映入我的脑海:“改命!”对,就是“改命”,改写命运!改写旧势力安排的所谓命运,才能摆脱旧势力的束缚,才能如师父所说的:“修好的就功成圆满,归位新宇宙,主掌自己的天国世界”(《大法修炼是严肃的》)。

如果我们不是一个真正的修炼人,能改写命运吗?当然不能,长期处于各种魔难中、已经严重影响做三件事的同修真正来学大法、同化大法了吗?法每天都在学,救众生的事也天天在做,发正念的四个点也一天不落,仅仅成为生活模式,把修炼生活化了,但人的本质始终没变,导致长期处在一个层次或长期魔难突破不了。

二、破除旧势力安排的几种形式

1、面对干扰,正念对待,坚信一切由师父说了算

同修乙在切磋中谈到发生在她和丈夫丙同修身上的两件事,他俩是如何破除旧势力的安排的。

第一件事:早些年,乙的母亲因病瘫痪在床,她在家排行最小,母亲最疼爱她,再加上她那时因坚持修炼被迫害失去了工作,照顾母亲自然成了她的任务。那段时间,母亲经常发烧或出现严重病业状况,她就得抱着年幼的孩子住在母亲家照顾母亲,占用了大量时间,严重干扰了做三件事。

面对这种状况,她从法理中悟到:所有大法弟子都是为了助师正法来的,目前母亲这种状态已经起了非常大的干扰、阻碍作用,虽然明白母亲在痛苦中可以消业,从而有一个好的下一世,但是对大法弟子助师正法造成严重干扰,也是旧势力的安排。

所以,她发出一念:一切都要为助师正法让路,母亲也是为法而来的生命(母亲也学过法),也要起正面作用,走师父安排的路,为这件事让路。自此以后,母亲身体非常稳定,再没出现重病现象,直到离世。离世时只住了两天医院,就走了。

第二件事:丙同修的母亲罹患乳腺癌,手术后身体虚弱,又常年靠吃药控制高血压,有一阶段动不动就难受,甚至出现病重现象。丙随时都会接到母亲电话,就得赶快去母亲家。虽然丙还有一个姐姐,但是母亲最爱儿子,只要一难受,就要求儿子除了上班其余时间都得陪伴在身边。而且因为邪党迫害的原因,每次丙没及时接电话,丙母亲就会受到很大的惊吓。为此,丙参加学法组或出去做证实法的事总是带着手机,给学法组及项目带来很大的安全隐患,丙后来为了学法组的安全,不得已不去学法组学法了。

后来乙同修和丙同修交流了自己当时否定旧势力安排的过程,丙同修受到启发,也从内心求师父帮助,破除旧势力的邪恶安排。那以后,丙的母亲身体一直稳定,也不经常给丙打电话了。而且即使打电话丙没接,也不害怕了。丙同修又恢复了不带手机正常参加学法组和做三件事。

2、法理清晰,重视发正念,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近日,我突然情绪低落,过去爱悲观、忧郁的老毛病又犯了,伴随着消极情绪,感觉周围环境也不对劲了,和女儿打电话也被怼,单位的人对我态度也变了,对同修看不上、不满意,看见异性控制不住的乱想,争斗心、怕心、疑心、色心、不满的心接踵而来,自己随着这些心波动起伏。

我意识到,它们都不是我,是旧势力强加的。我立刻盘腿发正念清除,约二十五分钟后,这些不好的东西消失了,之后,周围环境一切正常。真是在法上修,明法理,正念对待,假相立即消失。如果不重视清除它,随着这些表现做出不符合修炼人标准的事,久而久之,就会偏离法。

次日,甲同修来找我,诉说自己近日很消极,对修炼没有信心,怀疑自己能不能行等感受,我和她交流了自己这方面的体会,她很受启发,参照做后,不好的状况消失了。

我悟到:一定要严肃对待不符合法的、自身不正的一切因素,用师父赐予的法理、正念,在它萌芽状态下把它清理了。这也是同化法的一种表现。

3、要有识破旧势力诡计的能力,及时排除干扰

《西游记》中“孙悟空三打白骨精”里,白骨精为了吃唐僧肉,先后变换为村姑、妇人、老夫,但都被孙悟空识破,就是他有一双火眼金睛,能够识别伪装的妖怪。我们是正法修炼者,师父在法中给予了我们识正邪的所有能力。

师父在《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中讲:“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在修炼初期,由于学法不深,加上自身业力、执著较多,有时难免会识别不了旧势力的诡计。如今走到现在了,只要是一个修炼有素、实实在在的修炼者,就应具备识正邪的能力。

今年三月份,婆婆患脑梗死,身体右半部动不了,瘫痪了。住了十天医院后出院,需转为针灸治疗。后找的老伴接近八十岁了,也照料不了她。我心里清楚,这是旧势力想利用婆婆的病把我拖住,占用我的时间、精力,干扰正法修炼。

因丈夫和大伯哥都在外地工作,只有我和小姑子在身边,我俩工作也比较忙,如果在家照顾,租房(因我们都住四楼以上)、加上雇护工、针灸费,每月开销预算得两万五左右。婆婆无退休工资,每天晚上还得轮流陪夜。照此下去,无论从财力、人力都能被拖垮。怎么办?我知道这不是师父的安排,决不能承认。

于是,我和兄妹商量,先把婆婆送去進出方便、离我们两家最近、条件最好的老年公寓居住,每天接她,再進行针灸治疗,自己能自理了,再接到家中。我家和大伯家商量,两家出钱,小姑子出力多照顾。

因我们挑选的老年公寓各方面口碑不错,床位很紧张。在师父的安排下,公寓的主管同意给屋内加了一张床,顺利入住了。刚开始,婆婆稍有些不适应,晚上有两回出现发烧和心脏不舒服现象,后经公寓的医生治疗,也没什么大碍了。

当时针灸费每天六百元,十天一个疗程。我们治了三个疗程后,大夫也是个信佛的,被我们的孝心感动,把价格调为每天一百元,我知道是师父帮了我们。修炼真是玄妙,只要我们做在法上,师父什么都能帮。现在估算,每月两家支付三千元左右就差不多了。看似棘手的问题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解决了。

婆婆也知大法好,我经常提醒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给她听师父讲法。到现在,婆婆在有人搀扶下能慢慢行走,情况越来越好。在这期间,我的修炼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4、集体学法,在法上切磋,共同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

我们小组同修年龄在四十五岁到五十五岁之间,在一起学法、配合做正法之事有十八年之久,旧势力也放大同修没去的人心,企图造成间隔,但大家已经形成一个向内找的环境,能及时破除旧势力的诡计,矛盾很少,配合做事积极、迅速,谁有过不去的关,讲出来,大家一起切磋,互相帮助,提高很快。

我组同修在营救被迫害的同修方面配合非常有效,曾经成功营救好几位被非法关押的同修,使他们得以提前释放回家,破除了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过程中屡显神迹。

旧势力想瓦解、削弱整体力量,挑出修炼基础薄弱的甲同修,利用她没去的人心,使其出现严重病业假相,使她也不愿意参加集体学法了。大家不离不弃,坚持叫她参加集体学法。我和她经常在一起晨炼,只要发现她松懈了,就赶紧提醒她精進;只要发现她没去学法小组,就去家里叫她;只要知道她没有晨炼,就马上约她一起炼功。同修的不离不弃使她闯过了这一关。事后,她感慨的说:“当时我自己已经没有能力过这一关了,身体、思想都被败物包裹,是同修的坚持把我拉出沼泽,我受益师父留下的集体炼功、集体学法的形式。感谢慈悲的师尊让我们摆脱俗世,赋予我们更高的使命,成为伟大的生命。”她还深有体会的说:“对法的坚信和强大的正念是破除旧势力安排的基础。”

有些同修对身体上、思想中发生的不正确状态自己不说,也不让同修问,认为一说,就是对旧势力的承认。共同切磋可以让当局者同修及时认清旧势力的安排,以及强加的迫害,对同修走出困境、及时归正、少走弯路是非常必要的。

我把学法小组几位同修对破除旧势力的体会整理出来,意在提醒同修警惕旧势力的邪恶安排,早日修成正觉。

有悟的不对地方,请同修指正。

(c)2024 明慧网版权所有。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