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美国的法轮大法修炼者(译文)


【明慧网1999年10月17日】我是美国人,生长在美国西部,我来到东部上大学,现在纽约工作。今年初春,我公司的一位朋友把法轮大法介绍给我,由于我的一些执著心和层层阻碍,使我当时没能对法轮大法进行彻底的了解。一直到六月底,我参加了石头城的九天弘法会。一个好心的中国家庭提供了场地。虽然我是唯一的看英文讲法的,但他们还是给了我最舒适的房间,最大的电视机,而另外五个中国人却在餐厅里围着一个小电视机。每天晚上在他们家共餐,饭后还供给我茶水,还并给我软垫坐着看录像。现在我回想起那几个晚上,我都几乎会感动得流泪。虽然在那时我没有完全理解,李老师的讲法对我以前的修炼和我对高层次法理的观念是个挑战,但我知道在很根本的层次上,我找到了真正的老师和真正的修炼法门。那是非常祥和、纯正的几个晚上。我曾好多次听到修炼人讲:找到法轮大法就象回家一样,回到你所寻求的归属的地方。当时我认为这些话听起来很肤浅,没有价值,就象宗教中的人们只对形式上的注重而没有精神的实质。但有时我却能感到那些话听起来很好,很令人愉快,然而却总是无法和自己联系起来。在过去的几个月,从法轮大法的体验中,我发现这些话真的是恰如其分:我感到置身于学法和大法的活动中更象在家一样,这种感受是我过去从没有过的,我相信我找到的法轮大法是超越语言的珍宝。下面我想和大家交流我的得法经过和去执著心的经历。

我生长在一个有着良好教育的美国家庭里,在高中,我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参加体育比赛、社会活动,我在这些方面花了很多精力。虽然那时我开始对老子和佛教产生兴趣,但具有诱惑力的美国生活使我没能用太多的时间对这些课题进行全面的了解;后来在高中和大学之间我花了一年的时间住在中部,在那儿我有时间去读佛教的书和一些新潮的作品。慢慢地我对这些越来越感兴趣。

在大学第一年结束前,我遇到了一位佛教的老师。我已经对大学的经历不太满意,所以没有花太多时间就决定离开大学,成为这位老师的学生。在以后的六年里,这位老师给我介绍了许多佛教教学,使我的视力扩展到另外的世界和空间,但1998年春,这位老师去世了。老师的过世使我非常震惊,但是我还是继续修炼。当没有老师在,非常困难的时候,我感到我的修炼还在不断地进步。

可到了1999年初,无论我怎么努力,无论打坐多长时间,也无论读多少那所谓的"佛教书",很明显都不能使我再向前进步了。晚上工作有余。我会到网络上寻找能教我修炼的师傅,周末我看电影,想更好的打坐,或者到树林里散步。我知道我要找更高层次的修炼法门,但是我茫然若失。我能做的就是继续打坐,希望有一天我自己能够突破到更高的层次,但是很显然我并不知道怎样才能真正地提高。许多次,我自己都忘记了自己还对提高感兴趣。

在此同时,我公司的一个朋友跟我提起了法轮大法和李洪志老师,我尽量有礼貌地听着,但是我心里还是专心于我的老师而没有真正地倾听我朋友的劝告。他借给我一本<<转法轮>>,我读了几页,又前后翻了翻。我不太明白我读的东西,但我看到了书中一些和宗教中很相似的东西,它讲了做好人和道德价值。我认为这些在西方宗教和佛教初级层次中都是很浅的东西,对高层次修炼是不需要的,我把书放下了。但我还是注意到了这本书金光闪闪,似乎是从书里发出的光芒,蓝色和金色都非常漂亮,这在我脑中经常回忆起来。

我拿到了<<转法轮>>后,带回家放在桌上没有读。我每天晚上回家,那本书还在桌上,但是始终没有看,可它象是每天在提醒我。

终于,我决定用一个周末把整本书读完。书中的许多东西我不太明白,这对我的人生观和佛教修炼的观念来说难以接受。很明显,书中谈到的问题是很高层次的,再者,我发现当我上街买东西时候,我感到外面的一切和我自己都不一样了,这是从读书中改变的。

但我对以前的修炼执著得太多。星期一回去上班,我没有再拿起这本书,我又继续我以前的生活。在接着的一个月中,我的生活变得更加困难,我的修炼好像不能使我再提高。有一天给我书的这个朋友发给我一封电子信件,说在石头城会举办一个九天的弘法会。我坐在办公桌前瞪着这个消息,然后没有多加思考。我为什么不去看一看呢?我有什么可以丢失呢?

第二天我拿到了地址,然后开车前往。我看了第一讲,然后他们问我是否要学第一套功法,我回答,今晚不用了,就离开了。我不想让别人的观念影响我。每当我在人生中要作出很大决定时,我会把自己和别人隔绝开,然后静静地考虑什么是对我有益的,所以我不想让别的修炼人影响我,我认为只有我才能决定法轮大法是否正是我需要的,所以我开车径直回到家中。

第二天早晨似乎有点困难,我照常打坐和锻炼健身,但是感觉越发不好。我不知为什么,我感觉很不好,不是身体上的而是情绪上的。我决定打电话告知我朋友我不去看录像了。他鼓励我再试一试。放下电话,我知道我不会再去了。

第二天我到我朋友的办公室,感谢他的邀请,加上些恭维的话,说我还是继续修以前的东西。他一定觉察到我对自己并不太肯定,他问我是否想谈一谈,我答应了。我们坐下来谈了关于法轮大法的事。半小时后,我觉得我没有理由不去真正的调查一番。我真的没有理由不去那么做。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有好多阻碍,和朋友谈完话后我意识到在一定层次上我让这些阻碍决定我是否要调查,我没有理由不继续去看讲法,相反的,我有很多理由应该去。

我去看了第二讲、第三讲,四天以后我还要去度假,所以在余下的三、四天里,每天需要看两讲。当我和我的朋友一起开车回去的时候,谈论了讲课中的东西,很显然,有很多博大精深的东西在里面。接下来的一天是难以置信的,由于我对现有观念的执著和我的佛教修炼,我对李老师的讲法感到有些困难,但是我注意到了一件事有意思的事。在每天看录像时,我感到非常祥和,那是非常美妙的感受。

在最后的一天晚上,看完了最后一课,他们教我第五套功法,我几乎激动得热泪盈眶,我感到那样的宁静、祥和,我当时没有意识到,但是我感到我就象流浪在外,终于找到了回家的路,那是那样的安宁,这是没有语言能真正表达我的感受。

九天的弘法会后,我开始学习大法,每天坚持去炼功点炼功。在那时我经历了几个关,我想和大家交流。

就象老师指出的,我的第一关就是色魔。不幸的是我没有留意,老师在转法轮中警告我们:“如果有的人没过去,也不在乎,以后就更难守了”我前一次失败了,我没太注意,而后的一俩个星期,我在色关上再次失败。我开始心神不安,我甚至不敢走进商店,因为看到杂志上漂亮的女性会使我觉得不自在。逻辑上,喜欢漂亮的女孩我想不算什么,是否那也真的不好?我问自己。不久我注意到,在修炼人的环境中,有的女孩也会吸引我,使我不自在。然而,我想起了李老师的经文“修者忌”中写到:“执著于色,则与恶者无别,口念经文贼眼相看,与道甚远,此乃邪恶常人。”回想起老师的话。我的执著心表露无疑,这不是思想业力,也不是外来的影响,而是我的自己执著心。这在我心灵深处猛然一击,使我感到厌恶。我怎能在这样纯正的修炼人环境中有这样的执著。我感到可怕至极。

但我没有恐慌,我想起老师的另外两句话:“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老师彻底地暴露了我的执著心,我也不怀疑它的存在了,老师在善意地帮助我找出执著。在另外一篇经文中说:“做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所以我尽力保持平静,集中思想听着炼功音乐。那天当离开炼功点时,我的那个执著心已经去掉了,我不知是怎么做到的。我好象在扩大。实际上,我以前难以想像没有这样的执著时,生活将是什么样的。然而我每天坚定地继续学法,每天到炼功点炼功。

有一天晚上,我做梦,梦见许多女人,一个接一个的出现,然后,我突然从梦中醒来。虽然我看不见任何东西,但我感到了我整个房间充满了色魔,几乎是势不可挡。正当我不知所措时,我猛然想起我是在过关中。最后,几乎不用思考,我翻过身来,重复的对自己说:“我是个修炼人,你们不能对我这样”。然后,我就睡着了。

当我醒来时我感到身体很轻,好象我的一部分被解放了,我没有完全明白当时所发生的一切,直到第二天,我发现当我又来到超级市场,走过放漂亮女性杂志的地方,我感到象个小孩,自由自在,完全不受影响。当我买完东西走向我的汽车时,我感到一种由衷的激动。去执著的过程不是放弃我喜欢的珍贵的东西,而是获得自由。我开始感受到我去掉了一层执著,就是我整体的一部分自由了,解脱了,留下的是更宁静,详和的感受。而后,我又发现在我生活的别的方面也有同样的感受。在和别人的交往中,我不那么执著了,对人也公平了。通过这次去执著心的经历,使我意识到了大法的深奥。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我对和别的炼功人交流心得体会和弘法的认识也有所改变。在过去的岁月中,我有一个成见:就是嘴上说善的人都是口是心非,而嘴上不说的人都很善良,所以,我对公开讲“真善忍”和鼓励经验交流的大法修炼人者也有成见。我心里在想:“他们会是真的吗?”在过去的几个月中,我发现我有一连串的执著心要放弃,我为什么要隐藏对“真、善、忍”的态度呢。我也发现了我有很多怕心,我怕别人的赞扬会使我产生显示心,怕别人的想法影响我,怕别人的妒忌,这些都是我的怕心。法轮大法要求我们遵照宇宙最高法理“真、善、忍”去做。正法修炼,无论别人怎么想,我也应该堂堂正正的修炼。我必须放弃这些执著,全心全意地遵照大法的要求去做。

最近在一个特殊的情况下,我又发现了一个执著心。我参加了纽约的新生活展览会,帮助法轮大法的展位。我刚到没多久,一位同修觉得我们应该有人在门口散发法轮功的介绍。她问我是否愿意去,我答应了,但当我接过传单时,我的内脏发紧,我不太愿意。这时的变化使我开始找自己的原因。为什么这会使我不舒服?我的脑中自然找出许多借口:“在陌生人面前怕羞”或者“我不想把东西强加于人”,“如果被以前修炼的人看见就很尴尬”。想着这些理由,好像它们都是执著心,就象怕别人拒绝传单,怕他们对我粗鲁。当我略经思考,我发现这触动了我对大法本质的认识。我知道大法是真正的伟大的佛法。如果我真诚地要把这份珍贵的礼物给别人,我是绝对没有理由感到紧张,害羞和胆怯。相反,这是个很好的机会从常人中走出来,把自己置于大法之中。我越想越感到对发传单的感受是和我对大法本身认识是一致。我伸手拿起一叠传单,向楼下走去,在后来的几个小时里,我愉快地发着传单。当然新的认识,使我产生了欢喜心,虽然错过了和来咨询的人介绍的好机会。但我发现了更多需要进一步认识的东西。

我开始认识到对大法的关注是很重要。老师给了解我们那么多,珍惜大法,保护大法是当务之急。特别是在中国发生的事,李老师说:“弟子们你们要记住,大法圆融着你们而你们也是在圆融着大法。”如果是这样,当大法在受到诋毁,许多人遭受蒙骗,我在一旁袖手旁观,不协助正法,这样对吗?我开始认识到修炼和大法是联在一起的,所以我应该去保护大法,使别人也得大法。

在短短的几月中,法轮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以前我从不相信各阶层的人说“改变人生”这一词。我听说过一本书“改变了我的人生”,或者那个宗教“改变了我的人生”或者那个学习班“改变了我的人生”。我想那些都是些对人生的新的感受,而没有真正的改变人生。我过去6年的佛教修炼的经验告诉我,要使人改变需要很大的努力,很大的力量和引导才能从中改变。然而,我在这里所以发自内心的说,法轮大法在仅有的几个月中改变了我的人生。大法是更深奥更强大,超越一切的大法。我也看清了我在法轮大法中还刚刚起步。我衷心地感谢李老师给了我修炼大法而能够得到圆满的珍贵机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