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法轮大法的缘份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十月十七日】我是一位美国学员,成为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已经有三个月了。成长于加里佛尼亚的一个美国中产阶级家里,我从未对宗教或是灵修方面的事情感兴趣。比起任何一种灵修或是宗教,我曾相信科学更为先进。作为大学里的一名细胞生物学的学生,我曾从心里嘲笑任何一个相信这类事情的人,明摆着,他们是迷于幻像之中。大学毕业后,我经历了很大的不幸,这迫使我开始寻求一些我从未接触过的事物。我决定研究研究佛教和打坐,很快地我就发现我才是那个迷于幻像中的人。

一年以后,我放弃了拿博士学位的课程,成为了一位练佛家功的老师的学生,一学就是六年。我很喜欢这门功法,然而这位老师于九八年四月去世。其协会也停止了以往的活动,我决定继续练习他教我的东西。我喜欢独自练功并感到有良好的进展。许多曾与我一起练功的朋友们相继转学别的去了。他们经常会给我一些书看并告诉我有关其它灵修的消息。我却无动于衷。实际上今年二月份,有位朋友把法轮大法介绍给我并觉得我应该查看一下。出于尊敬我决定简单地浏览一下法轮大法的网页。当时我觉得这种练习有些怪怪的,认为我的朋友犯了个大错。因为看上去这一点也不象真的,和我以前所见过的完全不同。我真的一点也不感兴趣。

我也无心于其它的灵修方法,因为我很有本事令自己非常忙碌。我对武术情有独衷。连续两年,我每周去练五天。我总是早到一小时,晚走一小时。我将自己推向极限,我进步得很快。我热衷于并每天都盼望着去上课。我很瘦可身体状况极佳。通常,周末我就去学吉他或是打
高尔夫球。作为一名独立的中级电脑软件顾问,我的收入很可观。我买了新车和许多新衣服,去加勒比海潜水,去苏格兰打高尔夫球,到Wyoming州去滑雪。看上去我过着许多人梦想中的生活。我以为自己很幸福。

然而,当感到自己象是以每小时一百英哩飞行时,我不偏不倚地撞到了墙上。我的春风得意开始崩溃。一周之内,所有的爱好变得索然无味,就连我全心热爱的武术,在上课时我都开始看表,希望快点下课。曾经充实的心如今变得如此空虚。几星期后渐渐地有了几分明了,一些非常不好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确定无疑,有种超常的力量干了件漂亮事,那就是令我在生活上遇到不幸。那时正有股强大的热浪袭来,因为我没装空调,于是走出公寓,打算开着漂亮的新车去市里找个不错而且凉快的餐馆。结果新车里的空调坏了,到了市里一看,所有餐馆和咖啡店的空调全出问题了。最后竟发现原来我的地下室比较凉快。我下到地下室,躺在床上哭了。我厌烦我住的地方,不喜欢任何一支我曾经喜爱的曲子,我的吉他也无法再令我心情愉快,打高尔夫球的兴趣也没了,即使是试图将精力集中在我的武术课上也变成了精神上的痛苦。每一天我都感到心头深深的痛楚而心却不会停止跳动。我仍记得有那么几天我只是躺在床上流泪。

痛苦了两个月后,我意识到我需要改变现状因为很显然我做的这些都不能奏效。我做好了改签合同的准备,与此同时,市里的一家公司也有个薪水不错的职位等着我。就在我决定接受那个职位的前一天,一位在Westchester的朋友打电话给我,给我介绍了一份薪水低很多的工作。现在看上去,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我选择了这份低薪的工作,刚巧和我的炼法轮大法的朋友在同一家公司。时常和他在一起,渐渐地我越来越多地向他询问有关法轮大法的事情。

终于,我决定了解一下法轮大法。我跟朋友借了本《转法轮》,随意地翻看起来。当我读到一个人修炼必须专一时,心里有些不舒服。尽管如此,我却赞同这一理论,只是对于放下以前所练的东西感到有些恐慌。我被告知了九天弘法的消息,可我却一直不愿意参加,因为这样的话我上武术课就得缺席了。我终于在六月二十一日,夏至那天,决定不去上武术课而去学法轮大法的功法。我觉得这功法有一点点怪,可总的来说我还是非常喜欢的。我觉得象我这样又高,又硬邦邦的人来说,双盘是根本就不可能的。

那一天我还决定读完《转法轮》,用一个月的时间来了解法轮大法,在这一个月中完全停止所有以前练过的东西。第二天,我被告知师父会在二十五号去芝加哥。听上去这是个很好的开始,于是我决定也去。在芝加哥期间我问了一位同修如何能知道自己是在过关。她说,当你能感觉到心痛的时候。这太让我惊讶了!我终于明白了,过去两个月中我是在过关,尽管那时我还没有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也终于明白了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些事,我也能以不同的眼光看待问题了。我能知道自己执著于什么,我也不再因为自己遇到了麻烦就去抱怨外因或是别人。我之所以遭受痛苦都是由于自己的业力,但我也很幸运,因为这些促使我得到了法轮大法。

我开始了每天早晨去炼功点。这真是太妙了,我从来不敢想象自己竟然可以不喝咖啡就能这么早起床。在做夜猫子的六年中,我每天早晨得喝咖啡才起得来床。大概两星期过后,我非常惊讶于我竟然可以双盘几分钟了。虽然奇痛无比,可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我能够做得到啊。我读完了《转法轮》,也参加了九天弘法。我开始了解到法轮大法是多么的洪大。显而易见,我是有缘人。我明白了我以前的灵修是为得法做的准备。继续去了几个星期的武术课,我也在不断地问自己“我来这儿做什么?”我终于彻底地放下了我对武术的执著。许多朋友和同学对于我的突然改变都感到太意外了。现在我看到了自己另外一些与武术有关的执著。放下之后我感到轻松了许多。

现在的我对于法轮大法是多么的精深和玄奥也有了点滴的体会。我曾认为我以前练的东西有多高深,然而现在看看,却是那么的初级。我惊讶于法轮大法法理之洪大,这也说明了为什么在法轮大法传出仅七年后,就会有一亿多的修炼者。我现在可以双盘打坐近一小时了,当然还是很痛,但我知道为什么会痛。越是读《转法轮》我就越是读得津津有味。知道自己将再也不会练以前练的东西,我处理了所有有关的书,音乐和海报。

在三个半月的时间里,我的生活焕然一新。我已经醒悟了,拥有一份幸福安逸的生活实际上是精神上的绝路。曾经是我如此珍爱的各种爱好,体育活动,冒险活动,音乐和社交活动如今都已成为过去。现在的我如释重负,就好象有人从我的肩头卸下了沉重的担子。所有的烦心事也不翼而飞。尽管如今的我要承受痛苦的磨难,然而我清楚这一切都如同是塞翁失马。我感到自己已是崭新的一个人,我是如此地感激自己与法轮大法的缘分。(1999年10月15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