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为我指明正道


【明慧网1999年12月21日】我过去曾是一名虔诚的佛教徒,受过三皈、五戒,直至最高的大戒---菩萨戒,是省佛教协会的理事。我家七世信佛、供佛、念佛、修佛。历经改朝换代,千难万险,保存了七代供奉的铜佛。我修学佛教一辈子,今年69岁,一心专研佛教中的经、律、论及佛教与道教、儒教等各种专论,家中佛教的书籍达万部之多,每部我至少看了3~5遍,有的佛经能够背诵,我曾经朝拜四大名山与许多著名古寺和释迦牟尼佛的舍利子,以及佛教中的绝密宝物等,心中总是觉得佛最高,行、住、坐、卧、言行交谈,离不了佛,甚至作梦还在佛国拜佛。家中成员也是虔诚的佛教徒。我也自认为放下了名利色情。

1997年8月份,我与老伴在开封禹王台公园有幸获得了一本《转法轮》宝书,当时,我心中无比激动,如获珍宝。回家後,如饥似渴,一心不乱地整个心都浸入在大法之中,越看越爱不释手,越看越对师父讲的法理,博大精深的内涵有所体悟。当时就认识到这是一部宇宙大法,仅用了一天时间就全部看完了。我深深地被这部大法中全新的内容和深奥的法理所折服,大法直指人心,指出了做人的目的---返本归真。我重新认识一下自己和佛教,才明白了自己修来修去修了一辈子,实际上还未真正进入修炼之门。末法时期佛教的修炼方法很混乱,不专一,并且佛教已被名、利、色、情等污染了,已不是净土之地了。只有李老师的大法才能度人。法轮佛法改变了我过去僵化的观念,改变了我的人生,使我真正走上修炼大道。

随著学法的深入,对修炼要专一、不二法门等道理,虽然有所认识,但是具体到实际问题上就不容易做到了,如对佛书,我是恋恋不舍,确实达到难分难舍之地步。我当时是彻夜难眠,眼看佛书,泪流满面,直到抱著佛书痛哭不止。三天三夜在苦思中煎熬,老伴要用生命保佛书,家庭矛盾急剧恶化,后果不堪设想。能否过这一大难关,确实是事关我人生转折的关键。在这至关重要的时候,禹王台、纪念塔、啤酒厂等辅导站的辅导员,多次到我家既辅又导,关怀备至,他们那颗真诚感人的精神。又通过学习大法,进一步悟到"专一"的法理,从而去掉了执著心,坚定了修炼大法的决心。最后我与老伴下决心一起将万部佛书进行了清理,整整装了大三轮车三车,其他气功书籍也都彻底地销毁了。

我清理佛书后第三天,腰痛难忍,直不起来,难走、难行,难坐、难睡,而且还一天腹泻6~7次,这是我一生中从未有过的磨难。在这种情况下,我通过学习大法认识到:我是一个大法弟子,是一个修炼者,这不是病,是李老师帮我消业,净化身体,是李老师管我了。越难受我越坚持学法炼功。这样四天後,我的腰很快就直起来了,活动自如,也不腹泻了,浑身有力。这一天,我买了30斤油,50斤上白面粉,一口气扛到楼上屋里,一点也不觉得累。我和老伴都激动、喜悦、泪流满面,深感这是大法威力。由于提高了悟性,使我又一次度过了难关。

有一天,我乘10路公车,刚上车,突然车门紧关夹了我一下,又突然一开使我摔倒在车上,眼镜也打坏了。当时把售票员吓坏了,又是搀扶,又是赔礼,又要送我到医院。我被扶起后,不感觉痛。是师父的法身保护了我,这不是偶然的。所以我说了一句话"没事儿",就下车了。司机和售票员与乘客问我是哪单位的。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学员,俺师父是李洪志老师。大家都说:这法轮大法真好。

1998年春节前夕,省佛协来人请我做年终材料。来了十个人,到屋里后,问我佛书怎麽不见了?我说:我学了法轮大法,修炼要专一,我清理了,十个人中有九个人都"哎呀"一声站起来,一个个目瞪口呆。他们说:可惜,可惜,太可惜了!又说:罪过,罪过。我说:我有幸有缘遇上万年难遇的大法,我幸运,幸运,太幸运了!我决心一辈子修下去,奋力精进,直至圆满。佛教已到了末法时期,已度不了人了,只有李老师才能真正度人。

第二天省佛协又来二人,送来三千元钱让我过年,并请我到省里去一趟。我坚定地说:我一不收钱,二不去省里。我以大法为师,不为钱不为名所动心。他们说:你会后悔一辈子的。我认识到这都是干扰,都是考验我的心性。我对老师的法像说:师父请你放心,有大法在,弟子一定能经受住任何考验,我不但要实修,我决心还要尽毕生之力来弘传大法,我愿做一名实修的大法弟子,勇猛精进,尽快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