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居士到法轮大法弟子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三日】我今年三十八岁,是广西玉林市的一名职工,也曾经是一名佛教居士,如今是法轮大法弟子。

我早就有入佛门修炼、探求解脱人生之念。然而由于种种原因,直到九十年代初还无法如愿。这时我已三十出头,世事烦扰,只想做一名居士在家修行就足以快慰了。于是,经人介绍,一九九五年初,我通过拜师、请佛、念经、磕头、持咒等方式,皈依了佛教,成为一个受戒的佛教居士。

成为居士后,我就认为自己找到了人生的归宿,非常高兴,也非常虔诚,处处按照佛教修炼的标准去要求自己,在修行路上苦苦修炼。然而在笃信、虔诚的居士生活中,却又使我逐步产生了对居士路是否是走向“彼岸”之路产生了怀疑。比如,寺院应该是一块净土,可是我所在的寺院从法师、和尚到居士都沉浸在求名求利、讲排场之中。人家说他好,他就沾沾自喜;说他不行,他就满身子不舒服。有些居士、和尚常常为分几个佛事钱吵的面红耳赤;还有些和尚写文章,表面上是在弘扬佛法,可骨子里还是为了名利。更有甚者,有些寺院借改革开放之机,竟搞起商品经济来……这哪是净土?分明是一个弥漫着名、利、情的地方。这一切又使我纳闷了,彷徨了,净土何在?人生的真谛何在?居士路能走的通吗?

一九九五年夏季,正当我在彷徨、苦闷之际,去北戴河开气功会的同事给我带回一本《法轮功》。开始我以为这是一般的气功书,但当我认真读起来时,思想受到了极大的震动,啊,一切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今天的寺院一团糟,所有困惑都仿佛是冰化雪消了。这本金光闪闪的《中国法轮功(修订本)》,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地,明白了当今寺院里为什么乱七八糟,看到了居士路已没前途了!只有法轮大法才是真正高层次的修佛大法!李老师在这里告诉我们的是博大精深、无可辩驳、实实在在、令人折服的真理。我确确实实被这本不一般的气功书征服了!此时此刻,我几十年建立起来的世界观、人生观全部瓦解了。也是此时此刻,我深切的感到:我能在迷惘中看到这本宝书实在是缘份!于是我激动的对着书里李老师的相片默默的发愿:专一修炼法轮大法。

说来又是缘份。我得法后不几天,当我正在按照书中的修炼动作图解摸索着炼功时,又接到当地大法辅导站来电话叫我到炼功点上参加炼功、学法。之后又看了李老师在广州第五期讲法录像,并得到了李老师的经文和有关学习大法的辅导材料,更加坚定了我修炼法轮大法的决心。

首先我认真清理环境。我走居士路时,曾经花了不少心血打扮家里的小佛堂,使得佛堂里长期弥漫着一股浓厚的宗教气氛。我首先把书架上几十本宗教书籍以及那些假气功书等都清理掉,书架上全放上法轮佛法的书籍、录像带和录音带等资料。然后再把佛堂四壁清洗干净,挂上李老师的法像,挂上“法轮常转”和“真善忍”这两幅挂图,贴上《法轮佛法修炼、动作图解》,使小佛堂四壁生辉,焕然一新,充满了一派祥和的气氛。

认真学法,以法为师,指导自己往高层次上修炼。李老师说:“别人传的都是袪病健身那一层次的东西,你想要往高层次上修炼,你没有高层次中的法作指导,你也修炼不了。”(《转法轮》)为了加深对法的理解,指导自己实修,我每天都要读一到四讲《转法轮》,循环往复,没有一天间断。我不仅坚持读法,还坚持抄法、背法。特别是每当李老师的经文到来,我都要和女儿一起又读、又抄、又背,所以有不少经文都能够流畅的背下来,并运用来指导自己修炼。从一九九六年二月到一九九七年十一月,我抄了八本字迹工整的《转法轮》和六本《精進要旨》,以及李老师的其他一些经文。所抄的书和经文均装订成册,有的寄往居住在美国的哥哥,有的送给国内的亲朋好友和有缘之士,意在使他们也能走上修炼大法之路。当然也是通过抄书去增强自己对法的理解。

心怀“真善忍”,坚守心性,忍难忍之事。李老师说:“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转法轮》)我牢记李老师这些教诲,努力处理好修炼路上的各种障碍。记的我刚得法几天,我丈夫就一反常态,干预起我炼功来。他一本正经的对我说:“你们炼的东西是修佛修道的,是不执著于亲情的,既然不执著于亲情的,就可以连夫妻情也不要了,这点我可受不了,你要炼功,我们就离婚。”“你到底要法轮功还是要老公,由你选定。”我坦然的笑着说:“法轮功我要,老公我也要。”他象头被激怒了的狮子似的,冲着我吼:“不行,你不按照我的意思去选择,你别想炼功!”

以后一段时间,他对我学法、炼功就横加干涉。在那些日子里,他除了见面就骂,一天骂两三次之外,每见到我学法,他就把书抢过去撕了又撕;每见到我盘腿打坐,他就把我盘上的腿拉下,甚至把整个人抱起来;见我炼“法轮桩法”,他竟然把我的衣服拉起来,又把我的长裤扒下来,不让我炼功。每当他这样折磨我的时候,我就想起李老师的话:“在遇到矛盾时,可能就会表现在人与人之间心性魔炼当中,你能忍的住,你的业力也消了,你的心性也提高上来了,你的功也长上去了,它们就熔合在一起了。”(《转法轮》)遵照李老师这些教诲,我守住心性,我忍了下去,有时实在难忍的时候,我就反复默背李老师的话:“可能刚一進家门,你爱人就劈头盖脸给你来一通,你要承受过去了,你今天的功没白炼。”(《转法轮》)有一次,已是深夜十二点了,我还在聚精会神的抄《转法轮》,他突然从房间冲進小佛堂来,二话没说,抢过我的抄法本就撕,还把我放在桌面上师父的几张小法像拨到地上,说了些极为难听的话,见我仍然坦然处之,又气冲冲的把贴在墙上的《法轮佛法修炼图解》扯下来就撕。……一场暴风骤雨式的捣乱过后,又气愤的指着我说:“你今天晚上务必把“要老公还是法轮功”这个问题讲清楚,否则你就别想睡。”真的,这天晚上他硬是把我折磨到凌晨四点多钟,直到他实在是熬不住才罢休去睡去了。

我见他睡去了,才轻手轻脚的把跌落在地上的师父小法像和撕坏了的炼功图解拣起来包好。我看到比我生命还重要的宝书和炼功图解被糟蹋,难受极了。第二天,当我把那撕坏了的修炼图解粘起来后,奇怪,分明被毁坏了的炼功图解,却完好如初,没有被损坏过的痕迹。我马上意识到这是师父法身在保护哪。以后我一见他气呼呼的朝小佛堂冲来,就马上告诉师父说:“师父啊,撕书的人又来了,请您保护啊!”这样,那紧张的气氛很快就过去了,象没发生什么事似的。有时他到门口看了看走了,有时他干脆折回去,连门也不入。我深知:业力来了,是过关的考验。所以我对他这种蛮横无礼的干涉,总是一忍再忍,心里由衷的感谢他帮我消业,给我提供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并主动的包揽了全部家务,按时做好每天饭菜后,又轻言细语的去请他用餐。过了一段时间,他也许知道我是坚定不移的修炼法轮大法,便不再闹了,每天晚饭后,我炼我的功,学我的法,他打他的扑克去了。

有一次,我从家里拿存折去银行领出一万元交给站长去为大家请大法书籍,奇怪,到站长手时只有九十九张百元大票,经过三次复点,仍然是九十九张,当时在场的人都说,趁早去银行补够吧。我马上意识到,这就是小考验,所以我坦然的从口袋里掏来掏去,掏完刚好是一百元,凑足一万元给站长。可是第二天去买书的人来电话问我:“你昨天交多少钱买书的?”我说:“一万”,她说:“多了一百元呀!”我说:“那就一起买书吧。”李老师说:“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精進要旨》〈再认识〉)我明白了,即使我的目地是为了弘扬大法,也要给予考验。问题还不仅如此。那天早上,我从家里出来时,丈夫就再三嘱咐我要买菜回来,可是我因掏钱补足那一万元后,身上已无分文,只能空手回家。丈夫见状,劈头盖脸就骂起来,使基本缓和的矛盾又紧张起来。我二话没说,从新带上钱,欣然向菜市场走去,很快把菜买回来了。

在这段时间里,我不但自己坚持学法实修,还经常组织本炼功点的学员们集体学法,集体炼功,特别对李老师《为谁而修》和《大曝光》这两篇经文更是反反复复的学习和背诵,从而驱散了学员们的疑虑,坚定了学员的信心。这段时间我们炼功点的学员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多起来。现在玉林市各个炼功点掀起了学法热潮,学员们都以法为师,精進实修。我一定牢记李老师的教诲,以法为师,排除干扰,精進实修,直至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