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佛法引我走上修炼路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八月六日】我今年四十岁,是碾子山区法轮功辅导站站长。我修炼法轮佛法虽然只有一年零五个月,但我的收获是很大的。法轮佛法给我的生命注入了活力,让我扬起修炼航船的风帆。

下面我汇报一下,法轮佛法是怎样指引我走上修炼之路的。

一、有缘得大法、决心修正果

我练了十五年之久的气功,而且练过十几种功法。市气功协会给我发了气功师证书,我在碾子山办过气功班,是碾子山区出了名的“老气功”。由于不得法,多年练功不长功,自己觉的今生是修不上去了,九二年便加入了天主教。九四年上半年听人说另一种气功好,我开始练上了另一种气功了。正练的起劲时,一位朋友对我说:“中国法轮功比任何功都高,是一步到位、法炼人的功,既好学又用时短。”并拿来一本《中国法轮功(修订本)》要我看。我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接过了书,谁知一看就放不下了,一口气就看完了。我被法轮大法的博大精深紧紧的吸引住了。十五年来的苦苦追寻,今天终于找到了正法,我深深的意识到要达到圆满,取得正果,必须按法轮佛法指引的道路進行修炼。

我一夜没睡好觉,第二天早四点钟便坐车到市里找法轮功辅导站,经多方打听,找到了市体育馆附近的小公园炼功点,学会了动作,又买了《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和炼功带。当我回到家时,原来跟我学某某功的十几个学员,正聚集在一起等我给他们开某某功班呢。我对他们说:“我现在已经得到了法轮大法了,从今以后再也不练别的功了。你们也要学正法、走正道,就跟我炼法轮功吧?”他们齐声响应。于是碾子山区第一个法轮功炼功小组成立了。几个月的时间学员就增加到一百多人,法轮大法在碾子山区扎下了根。

二、大法度人心,修好要专一

由于我练过十几种功法,这些功法的信息或多或少的残留在头脑中,偶尔别人提及我还说几句。九四年十月有幸参加了齐齐哈尔市法轮功学员心得体会交流大会,会议开始时播放了李老师在济南讲法录音带的部份内容。当我听到李老师说“但是我告诉你,真正往高层次上修炼,一定要专一”(《转法轮》),我心中立刻升起了抛开其它功法、专一修炼法轮功的念头。就在念头刚一产生时,眼前突然出现了许多奇形怪物,张牙舞爪的向我扑来。惊恐中我立即默念:“李老师快救我!”真灵啊!瞬间怪物便无影无踪了。惊喜中发现,我周身遍布着许许多多金光闪闪、旋转有风的小法轮。我一下心里明白了,是法轮赶走了那些怪物、灵体,清理了残留在我头脑中其它功法的信息。这是李老师让我体悟一下法轮的威力!同时我体悟到正法修炼必有魔干扰,只要专一修炼,大法会时刻保护我。从此我潜心炼功,身体不断得到清理,经常全身各骨关节疼痛不止,有时冒凉汗、有时发热,折腾了整整二十多天,妻子让我吃药我不肯。家里人有的说我没正事,有的说我炼的走火入魔,有的说我得神经病了……不论他们说什么,我也不与他们辩解,一笑了之。半夜,不炼功,什么声音都没有,只要一打坐炼功,窗外就有一群一群女人说话的声音,我知道这是魔的干扰,一概不理睬。可是有一天晚上,几个朋友到我值班的屋里谈论了很长时间的鬼神的事,听后我心里有点害怕,打坐前心里有些不安,可是当我坐下时,我惊奇的看到一片金光把我罩起来,害怕的心一下变成了惊喜,原来李老师的法身始终保护着弟子。此刻一股感激的暖流充满全身,我仿佛看到李老师慈祥的面容在向我微笑,亲切的说:“快抓紧时间炼功吧”。老师对弟子的关怀真是无微不至的。

去年四月份的一天,在市里总站汇报完筹建区法轮功分站的情况后,准备到三道街天主教堂办事。当时我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坐在衣领三路电车上,可车却开往了南浦路方向,变成了十路汽车了,我只好在南浦路换车返到解放门乘一零三路电车,谁知买票时,售票员告诉我方向坐反了。我突然悟到,是老师点悟我不应该去天主教堂,不二法门的教导我怎么忘了呢?真感到内疚,我没有下车,直奔火车站准备回碾子山。下车后过横道时,一辆出租车直奔我而来,我没有发现,眼看就要撞上了,突然有一股力量将我向后拖了一步半远,躲过了这场灾难。是老师救了我,又一次拨正了我专一修炼的方向。

三、大法指方向、重心性修炼

一九九五年五月一日,在市总站的帮助下,碾子山区法轮功辅导站正式成立了。成立后,由于对法理解不深,出现了炼功中只注重动作、不注重心性修炼的倾向,在辅导员之间产生了分歧,一些人背后传小话,对我的工作也不理解,我从内心产生了不想干的念头,就把辅导站的工作交给几个辅导员负责。可是站里一有事就来找我,我一说不管,嘴就开始痛,吃饭也张不开嘴,闹心一个来月,直到我继续做站里的工作后才好。我悟到这是老师在管我,我不想做站里的工作是妒嫉心所致。从那以后,我时时处处对照法的要求,在提高心性上磨炼自己。

八月里的一天,在从辅导站回家的路上,一台大摩托车驮着两个人斜着向我驶来,我感到车轮挨到腿的时候,有一股力量将我的腿向后拉了一下,没伤到皮肉,摩托车停都没停就跑了。这种事,如果在从前我非追上去理论理论,可现在我是法轮功的修炼者,我不能生气而且要感激他帮我消业了。

去年九月,有一个天目开了的学员看见我身上光很强,我始终不相信。有一天晚上,我打坐炼功一小时后,脱衣服睡觉,一闭灯,我才发现自己身上确实有光,而且还很亮。心里不由的升起了一阵喜悦。这种喜悦刚一闪,我看到老师的法身站在我面前,指着我说:你这是欢喜心,如不去掉很危险!是啊,身体产生光是炼功出现的正常现象,没有什么可值得高兴的,还是顺其自然吧。

老师时时都在指导我修炼,有时在炼功中,有时在梦中。九六年一月二十六日晚,我在梦中和大家去野游,去的路上,有两位慈眉善目的菩萨在接我,她们的着装和现代的人一样,每人背着一个书包。我发现她们的书包和我背的是一样的,包内装的是大法的材料。我在她们中间,三人并排大步大步向前走,说是去“平云屯”。当时我想“平云屯”可能和云彩一样高,我们走的很快,威武极了,就象庙里的方丈一样。我问她们:“平云屯在哪?什么时候到?”我右边的菩萨用手往天上一指说:“就在那,脚步跟紧点,别拉下,很快就到了。”我顺她手指的方向一看,上边有一块白云,那里边有房子,还放出各种颜色的光,好看极了。正高兴时醒了。我知道这是老师在点化我、鼓励我专心抓紧修炼,让我一定要跟上,别落下。今后我要在法轮佛法的指引下,勇猛精進,苦修、实修,争取早日功成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