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助法,做而无求

深圳被捕经历与感受(三)


【明慧网二零零零年一月十日】(四)媒体追访弘大法 助师助法做无求

我们在看守所里待了两个多星期,一点也不知道在香港与国际间媒体已将我们被捕的消息广泛报道。香港和美国的学员都在四处奔走呼吁营救我们。我们被提前释放与国际影响有关。比如,封莉莉所在研究所的教授和研究生们在美国科学界发起了营救呼吁行动,数百科学家联名写信,要求美国国会、政府及其他国际机构帮助营救我们,等等。国内外法轮功学员的和平请愿活动正在国际间得到越来越多的同情与支持。

27日,拘捕我们的公安人员来到看守所,为防止我们之间互相联系特意将我们三人分别释放,一直送到罗湖口出境。于是我们三人失去联系。我当时想,这次北京没去成,回美国后好好弘法吧。当晚我先去香港的新华社所在地,看看那里是否还有大法弟子在。在那里我们三人就又联系上了,还碰到了香港学员陈先生与太太。难友相逢,分外高兴。

第二天中午,美联社的报纸和电视记者找来,下午香港许多媒体记者也来了,又采访又拍照,忙得不亦乐乎。直至深夜还有美国的越洋电话采访。我们向媒体叙述了在深圳只因学大法就被捕拘留的经历,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国内学员遭受的不人道对待以及狱中犯人被大法感化向善的动人事例。这一切都说明了法轮功对社会的影响是极好的,与中国政府少数人炮制的谣言根本不是一回事。记者们被深深打动,纷纷作了公正的报道。

29日回到美国后,下午我们与旧金山湾区的学员一起在当地召开了新闻记者会,封莉莉在洛杉矶机场就有记者们在等候着,到圣迪亚哥又是一个记者招待会。以后几天还接到美国电台、电视等的专访。这真是帮助国际社会了解大法的大好机会。我心里真正明白了这一切师父早已为我们作了安排,只是我们往往身处其中,悟不到具体的细节。师父说:“做而不求——常居道中。”有一个助师助法的愿望,在护法弘法的过程中不忘修炼,就能更好地按照师父所安排的路走。比起大陆和海外许多学员的催人泪下的事迹,我们的经历是微不足道的,但是我们能有这样一个让国际上更好地了解法轮功真相的机会,心里很高兴。

最后谈一下对走出来的认识。这次经历,让我更明确地悟到走出来的意义。走出来不能只限於口头上说或心里想。当真正去做的时候,就会发现自己有许多执著心放不下,表现得比较常见的是怕心,其实是那些不愿被去掉的执著心在害怕。而走出来的表现形式就可能由于个人所处的环境不同而不同。

在国内,大法的修炼环境被中国政府少数人利用国家机器人为地破坏了,和平上访是国内的大法弟子所走的路,以生命护法的事迹惊天动地,展现了大法的荣耀与威德。在大陆严峻的环境中,愈来愈多的大法弟子经过走向圆满的考验,走向真正大慈大悲的觉者境界。我曾听说国内学员与狱中干警有这样一段对话:

干警不无感慨地说:“你们就象当年的江姐、刘胡兰一样,前赴后继,视死如归。”
学员说:“你只看到大法弟子的一面,还没有看到大法弟子的另一面。”
干警问:“那是什么?”
学员答:“江姐、刘胡兰走上刑场时对敌人满怀仇恨。而大法弟子对任何人都无怨无恨。”任何人包括中国政府当然都不会是大法弟子的敌人,而且我们还要感谢他们在帮助我们修炼与弘法。所以走出来并不意味著是与中国政府对著干。我们只是要争取一个合法宽松的修炼环境。

每一次对法的打击,都是对法的更进一步的弘扬。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当然如果我们不出来护法与弘法,任随对大法的污蔑与中伤横行于世,世人也不会真正的认识大法,大法也得不到真正的弘扬光大。现在国际社会对大法的了解大多数仅仅是从媒体报导“中国政府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的消息中知道法轮大法的。现在我们不仅要继加强呼吁美国人民帮助我们和平解决在中国的法轮功问题,还要加强从正面介绍大法,让美国的善良人民都有机会真正接触大法本身,让美国所有的有缘人都能得法修炼。这也师父在人间正法的至关重要的一方面。

所以海外弟子还肩负一个艰巨的任务就是要弘法。这也需要海外弟子走出来去做。这种付出与坐牢不同,不但要照顾好家庭,做好本职工作,又要花时间与精力做大法的工作,还有许多事情是以前都没有经验的。更要时时以一个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也是非常难的。我认识有许多弟子在无私而默默地付出,没日没夜地干,这同样是将生命置之度外,无私忘我的境界。不去北京,也是走出来了。大陆弟子在监狱里都在弘法,我们海外弟子更要克服困难将法尽快地传给有缘人去。其实这一切师父都已安排好,就看我们是否能抓住时机了。

还有一点,在这段特殊时期,师父不一定会亲自来告诉我们具体做什么,就要靠我们以法为师。那么弟子在正法过程中修炼,作为一个修炼人,我们要护法与弘法,但不应该以此作借口来掩盖自己没有去掉的执著,比如现在学员中经常有所谓的“过激与保守”、“大方丈与小和尚”等等之争,各执己见放不下,甚至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魔性就会钻空子破坏大法,给法带来我们谁都不愿意看到的损失。当然谁也动不了宇宙大法。但是大法在人间能否不变不破地万世流传下去就与我们弟子今天的整体表现有直接的关系。这也是维护大法。我们对殴打迫害我们的人都能做到无怨无恨,对同门弟子是不是更应该互助友爱呢?在这一方面也是对我们的一个严峻考验,这是来自内部的考验,比外在的考验更大,更严峻。

法是不动的,但法的表现却是丰富多样而又圆融不败的。修炼则是个人行为,是个体不断认识法的内涵,去掉有背于法的东西而达到同化法的行为。学员之间所存在的不同认识是正常的,而出现矛盾时候没法靠统一认识或执意而为等常人手段来解决,只有不忘找自己,去掉魔性,放弃执著,那么大法的圆融不败之法力在整体上就会在人间通过弟子不同的个体作为体现出来。

以上是我的这次微不足道的一点经历与浮浅感受,借此机会和大家交流一下。

愿重温师父《洪吟》中的诗“助法”与大家共勉:

助法

发心度众生,
助师世间行;
协吾转法轮,
法成天地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