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法会发言:电棒为什么坏了?


【明慧网2000年1月5日】我现年52岁,农民。1995年底,有位亲戚告诉我说,他已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有书。问我想不想修?我心中没有疑惑,便说:想修。开始读的是《中国法轮功》(修订本)。看书不久,好象许多旧病复发,明白是师父有序地帮自己消业。我很清楚,自己得的是宇宙大法,“真、善、忍”是宇宙的最高特性。李老师是来度人的。处处以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也希望更多的有缘人能得法修炼。从此以后,大法书不离身,随时读,一有时机便向人宣传。从做好人作起。

我们村地处黄土高坡,在三村交叉路口,路窄、滑坡。今年农闲时节,我们大法学员一行数人,义务挖土、拉沙、拉水泥,修路,疏通渠道;休息时,我们坐下来学法,连续干了16天。去年十月初一,在本县的一次庙会上,人很多,各种人都有,说什么的都有。我也趁机在这里弘法。晚间,我读《转法轮》,一讲,二讲,……,直到天亮。听法的人有佛教、道教界人士等二、三十人。其中有一冯家长者称赞说:既然我们冯家有人得此大法,祖上必积大德。

世间人都迷,执著名与利,做好人也难。98年,县上安排在我村建码头,不知什么缘故,后来码头又改在外村建。于是,村与村之间发生争执,县长等带人来解决矛盾。我认为这是弘法的好机会。我带上大法书,作为一个村民参加了这次调解会。在会上,我读了《法正》和《富而有德》两篇经文。后来,不知为什么村里每天着火,连续7天没有人管。我和部份群众到州政府上访。于是,我们被拉到县看守所。我拿出经文读。第二天管教人员让大家学法律。政保股长和我理论:什么是好,什么是坏,我说:以“真、善、忍”的标准来衡量。就为这些事,当年11月,县上宣布拘留我一个月。

一进拘留所,有人问我:你是在会上念经文的人吗?我说:是。那人上来就给我一个耳光子;另一人在我腿上加了两脚;又一人说:看你这个“大法王”,有多厉害!我说:我不是法王,我是大法弟子。说着他把电棒顶到我的下巴,只听到象放机关枪一样,啪!啪!连续三、四十下。我心里很平静,两脚立地站着,开始稍微有点痛,后来就没有什么感觉了。可是,拿电棒的那位年轻人却非常紧张,只看他的胳膊抬起来,嘴里喊着:哎呀,电棒坏了,我的胳膊麻木了!接着他们要我两手平举做站桩,我豆大的汗珠往下躺,实在站不住了。

另外,拘留期间一次买煤时,同室的人多拿了几块煤,我发现了,立即给人家把钱补上。连看管的人都说:算了吧,值不了几个钱。我说:法轮大法是净土,我是修炼人,不能污染了他。在场的人都很感动。后来,有两位公安对我说他们也想学功。我说:法轮大法是修炼,不是一般的气功;你要想学先得看书,叫修心性。

7.22以后,公安又来我家搜书,并要带走我。我说:走就走。可是我老伴不高兴了,她虽然不炼功,对我做的事情还是支持的。她对来人说:你们为什么总是对好人过不去?他们是炼功人,从不做坏事,还帮村里修路、挖渠。公安人员拜拜手说:算了,算了。说完便走了。后来悟到,我的这一关可能提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