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法会发言稿:明慧不惑,走出迷茫


【明慧网2000年1月5日】“悠悠万世,几人不迷”。迷住了本性的浑流,一次次冲刷着修炼人纯洁的心灵,一次次冲击着已经起了航的法船。溶入了法中的我们怎能看着这浑流冲毁我们返回家园的大路,怎能坐在法船上而不管法船的安危。没有了大法书,我们的修炼怎么去把握方向,没有了修炼的路,我们怎么跟师父回家。一次次领导、同学的劝阻谈话,怎么也动摇不了我修炼大法的心,愚弄群众的流言怎能蒙蔽大法在我心中的光芒。本想静静修炼自己的我,再也静修不下去了。蒙蔽的灰尘,我们不去清扫,谁去清扫,破坏了的修炼大道,我们不去修补,谁去修补。

看着走出了迷茫的学员,我思绪万千,什么是慈悲,让人真正知道大法好,去证实大法好,让大法在世间金刚永存,大法才能给众生开创一切,这才是对众生的慈悲。他们做的对生命是多么伟大。我这样静修着自己,看着一本本大法书被收走,师父、大法被如此对待,心里象刀割般难受,修的是什么,还配做大法的弟子吗?静修的是什么?维护的是什么?我摸着胸口反问着,我敲着脑门反思着。最后下定了决心去北京上访,但这决心受到多方面的冲击,去上访面临的后果是什么?家里人怎么去承受这一切?这学还上不上?再有几个月就毕业了,思想就开始打差了。还是放假后利用假期去上访,心底还是想保住学业,在这迷谷中继续徘徊着。师父在《挖根》经文中说:“……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修炼是严肃的,……”是保大法,还是保学业?再想想用生命去护法,舍尽一切去正法的学员,难道他们就没有家,没有工作,没有学业吗?师父在《大法破迷》中说:“悠悠万事过眼烟云 迷住常人心”。我这颗心还能再迷下去吗?终于迈出了迷茫。

十一月七日,我们五人一同上了火车,随列车一同东去的我,心里是多么的舒畅,挣脱所有的缆绳,推倒了阻碍的高墙,走出了人的这一步去护法,冲破假相助师正法,心里感到是多么的轻松愉悦,多么神圣、纯正。我眼噙着泪水,这绝不是痛悔、害怕的泪,而是能放下执著走出去的泪,能真正地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泪,也是生命有意义的泪。

十一月八日晚我们在广场边坐下休息时,两个巡警过来盘问我们,当时我的心里胆胆突突有点发毛。过后我查找自己,来这里是干什么来的,这种心态怎么去证实大法。原本打算上访,但信访局摘了牌子,并有警察把守,就决定第二天到广场炼功。次日五点半开始去广场,这时我的心态是非常的平和,荡尽了妄念,舍尽了一切,惟有一颗纯正慈善的心。我看升国旗时,就被巡警盯上开始盘问了,由于心中想的是先炼功,没有回答所问的问题,只是看着他们微笑。升完了国旗就被推上了警车带进了天安门派出所。现在后悔为什么当时不说法轮大法好,广场炼功就是证实大法好才要坚持炼嘛。

在派出所滞留室,来自各地的三十几个学员开始了交流,共有两个多小时的交流,话说了大法学员们舍尽为大法而来的心,就是一颗纯正坚如磐石的正法之心,护法之心。其中有一个来自天津工专的年仅17岁的学生,也是从课堂中出来的。一个贵州学员单独一人去了两次北京,他说了在广场上看到的情况。师父在国外法会上说:“现在你们的修炼是和正法联系在一起的”。这使我明白了许多的法理,与正法联系在一起的修炼,生命才更具有意义。更明白以后如何去做。

返回兰州后,我戴上了手铐,但心里总是乐呵呵的,内心是多么坦然喜悦,笑对一切。因为我做的不是错事,而是非常正义的事,对众生都好的事。这手铐链就是拉我们不要掉队,赶快回家的动力链条。拘留期间,我们贴身带着的《转法轮》也带进了拘留室,每天学法炼功。派出所的人起初不理解,经过我们相互多次交谈,他们明白了许多大法的真实情况,知道了大法学员是怎么做的,揭开了舆论的面纱,认清了险恶的用心,面对这颠倒黑白的世道,他们心底也为大法鸣不平。

我们还帮他们干了许多活儿。大冬天为他们洗车,搞卫生,劈柴,提煤等,我们的手冻得红红的,但心里却是暖烘烘的;我们的衣服弄脏了,手弄破了,但心灵更纯洁了。其中一个警察看着我们干活的场面,叹了口气说:“你们干得这么卖力、认真,没见过这样的好人”。看守人员对我们非常好,天天给我们买饼、买菜、烧水,那几天进拘留室的罪犯接连不断,他们听着我们读大法,吃着我们的大饼,用着我们的铺盖。有一个学员给一个由于家贫无法生计而偷车的人一百元钱,他们被我们所深深地感化:当今之世,哪有这样的好人,你们学的什么大法,他们也想学,其中有三个人学了动作出去了,还有几个想看大法书。一个来看我们情况的处长说:你们把这拘留室搞成了新的炼功点。我们想,外面无法炼功,这就是块净土,在这里炼功学法好。

最能动摇我修大法的是家里发生的事,爸爸从家乡来兰州,在拘留室边痛哭流涕边诉说,妈妈为我而喝毒药三次,这对我是多大的震动,然而修大法的根已经扎得很深,这狂风暴雨是无济于事的。出拘留室的前一天晚做了个梦,同学们来为我做思想工作,我从学校门出来,就开过来一辆快车,一个声音喊着,是上的还是下的?我回答上的,便快速上了车,车开得非常快,突然车沿一座高山垂直上升,不到山顶的地方我下了车了,后面同学有追了上来说,你不要再炼了,再炼就什么都考不上了,我说:考什么呀,还要坚持炼。醒后悟到我修炼的路还没走完,是师父点化我继续坚定去修,才会到达山顶。面对所要承受的一切,为了大法我会坦然去舍,熔炼过了的我更有信心坚定地修下去,去圆满自己的世界,造就自己的威德。师父把法理都讲给我们了,在法中长大了的我们,还要等师父来扶着走吗?我们要自己去走,自己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