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开放”杂志:法轮功,压不垮

香港《开放》杂志编辑访问CD博士


【明慧网2000年10月11日】香港《开放》(2000年9月19日根据电话录音整理)

【编者按】江泽民最近对美国媒体公开指控法轮功,引起广泛关注,本刊为此专访美国法轮功发言人CD博士,她回答了许多有关法轮功的问题。

【问】中共把法轮功定为邪教整一年,最近江泽民接受美国CBS新闻记者华莱士访问时,仍然指称你们法轮功是邪教,你们的反映怎样?
【程】完全是不符合事实的诬陷。法轮功强调修心、向善,最根本的原则是真善忍,现在四十多个国家不同的种族都在修炼,哪一点是邪的呢?我们没有任何组织、花名册、也不搞朝拜,所有宗教的形式都没有,更谈不上邪教,他(江泽民)是为达到他个人的目的,出口诬陷。

●法轮功自杀之说全无根据

【问】他说李洪志自称耶稣、释迦牟尼再世。
【程】老师从来没有这样说过。老师一直是这样说,我站在你们面前,是一个人相俱全的人,我教你们的是法理,要以法为师。老师从来不要我们崇拜他,拜师的仪式都免了。

【问】但你们确实很崇拜他?
【程】对于一个教导我们真善忍,使我们身心健康的人,我们当然很尊重他,对他非常信赖,这毫无疑问。

【问】江泽民说你们有几千人自杀。
【程】中央电视台原来说死了一千四百人,现在反口说几千人自杀。根本没有这回事,没有一例是第三方独立调查,或法定判处得来的结论。都是他操纵国家的舆论工具作出的诬陷。我们华盛顿有一个人的母亲就被列在这一千四百人之中。真实的情况是她得了很严重的病,炼法轮功后身体好了很多,但还是不行,住医院几个月后死掉,他们就说是学法轮功致死的。家里人可不这样看。

【问】有没有因信了法轮功,生了病不去看医生,得不到及时治疗而死的情况?
【程】老师讲生病、吃药和修炼的一种关系,这是对修炼人讲修炼的道理。老师说,你是常人有病就得去看医生,有很多人重病缠身炼功后好了,也有人练了功没有好,每一个人不一样,怎么可能说炼了功保证你不死?即或真有一千四百人死亡,七年期间,每年平均去世两百人,死亡率极低,美国每年因医疗事故死亡的人就有四万五千人,你能因此把美国的医院都封了吗?有人因为炼法轮功拒绝治病而导致死亡的事我个人不知道,有一点很重要,法轮功是用来修炼的,不是用来治病的。

●估计信徒海内外七千万到一亿人

【问】你们法轮功现在有多少人?
【程】我们没有花名册,准确的数字不知道。中国官方九八年有一次很详细的调查,说有七千万人,后来镇压了,为了说明他们打击面小,就说只有一两百万人,但是那个时候调查说我们人数多,没有问题,对社会有益,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对法轮功的评价非常正面。

【问】那你认为有多少人?
【程】七千万到一亿人,包括海外。

【问】海外一直说你们组织很严密,动员能力很强。真相如何?
【程】我们没有一个组织。在海外为了活动方便注册了一些Non-Profit Organization(非赢利组织)。

【问】有没有一个私下的组织的存在?
【程】没有组织。为什么动员力这么大?主要是心比较齐。比如去年四月二十五日到中南海那件事,不是包围,而是集体上访,所有人互相传要守住善心,不能妄为,有人路过问我们什么事,我们说政府对我们有点误会,我们出来说说明白。非常祥和,国际社会高度评价,说是中国历史上难得的一次和平理性的谈判,谁也没想到几个月后就遭到打压。

【问】你刚才讲当局原来对你们的评价很正面,为什么后来形势急转直下镇压你们?
【程】法轮功讲真善忍,吸引了很多人,因为许多人发现在这样一个人欲横流的社会还可以找到一个道德回升修心向善的信念,很多人来学;XX党发现比他们的人数还多,而且还有许多高级官员也在修炼,法轮功很有力量。当然我们的力量对政治没有任何危害,讲修心,又不干涉政治。

●五十三人被害死,五百人被判刑

【问】那为什么要镇压你们?
【程】这完全是江泽民一手策划的。因为他自己的心胸狭隘,不相信这些人是好人,四二五事件和平解决后,他对自己没有信心,认为这些人对他有威胁。

【问】是不是中共党内对此也有不同意见?
【程】党内一直有不同意见,但没用。华莱士当面就称他是独裁者,你为什么把和平示威者关进监狱,还有人被迫害致死?

【问】有多少人被捕?死了多少人?
【程】法轮功在过去一年中到现在已经报导的即有五十三人被迫害致死,有六百多人被强行送进精神病院,注射各种对神经对心理有害的药物,有五百人被判刑,最高判十八年,有一万人未通过任何法律送去劳改农场(《开放》编按:即所谓劳教),有五万人被抓、被关押。他们迫害法轮功,牵动了亿万人的家庭,从最偏远的农村到城市的知识分子、高级职员、军人,没有一个角落不被牵涉。在中国大陆任何人转弯抹角都会受牵连。这些人是邪的吗?

【问】都是善良的百姓。
【程】四二五事件后我们到中国大使馆找中国官员谈话,他们自己就对我们说,知道你们法轮功学员是好人,自己抢着下岗,把工作位子让给别人,这是有名的。在今天的社会根本就找不到这样的人了。

【问】法轮功被镇压,造成什么后果?
【程】他们的镇压破坏了整个国家的改革历史进程,本来中国需要政治改革,需要法制建设,因为这个镇压把这些全毁掉了,而且对中国的文化和历史也是一种残害。因为修佛修道一直是中国千年文化的一种精髓,在这种制度下,被几个专制的人断送掉了。

【问】你刚才讲法轮功的被镇压,你认为是江泽民个人问题,还是制度问题?
【程】很多XX党员,都修炼法轮功。我认为从根本上来说是一种邪恶的势力对善的打压。说到制度,其实中国政府里面许多高级官员并不赞同打压,是几个操纵了这件事。但是,信仰这个东西不是一个人、一个政府说了算的,当初耶稣传法时就被说成是邪的,被钉在十字架上;释迦牟尼建立佛教时也被说成是邪教,他的两百弟子被砍头。一个纯正的信仰经过洗炼后会更加壮大。

●李洪志还在美国,没有沉默

【问】我们感到奇怪的是,法轮功被镇压后,李洪志很少站出来澄清和为信徒们讲话。
【程】7.20以后开始抓人,全面镇压开始后,李洪志老师通过大使馆向中央领导人写过信,希望与政府和平对话解决,他是说了话的,大量的接受媒体的采访,包括CNN、法国广播公司、BBC、美国TIMES、纽约时报,美国的大报和杂志他全部接受过采访,他呼吁国际关注这件事和平解决,但中国政府不给他机会。过去一年法轮功学员不断上访,完全出于自愿,这是一个法轮功学员的全体人权问题,不光是一个老师的问题。

【问】但后来他是不是销声匿迹了?
【程】我们可以代他把事情说清楚。

【问】李洪志现在是否在美国?你们是否常见他?
【程】他还在美国,我们没有见过他。

【问】他是不是怕人家说他在操控抗议?
【程】这本来是关系到我们人权的事,所以我们大家要呼吁,李老师是出来传法的,他做事有他的理由,他用他认为最好的方法做事。

【问】西方舆论为什么这么支持你们?
【程】在西方我们得到很大的支持,七月二十日在华盛顿记者招待会上,美国最早的人权组织「自由之家」的Mark Palmer说,每个时代都由一个非暴力的运动谱写这个时代的历史,现在的法轮功是亚洲唯一一个最重要的精神现象,法轮功运动将谱写我们这个时代的历史,这个群体能够不畏强暴和平抗争,很不简单。在今天这个社会谁都知道到天安门去静坐会被捕,坐多少年黑牢都不知道,大家出来就是要说一句公道话。

●法轮功是否宗教团体?

【问】你们是不是只说法轮功是一个练功强身的气功团体,而不承认是宗教组织?
【程】大家觉得我们是在回避这个问题,怕说是一个宗教组织,其实不是这样,主要是没有宗教形式,没有庙宇、朝拜。我们有信仰。信仰真善忍。大概人们对宗教信仰的认识很模糊,其实宗教在佛法修炼中只占很小一部份,我觉得这个问题不要紧。

【问】但它涉及到宗教信仰自由的问题。
【程】在镇压法轮功时,《人民日报》出了许多文章,都是为他们镇压奠定理论基础的,说我们国家只允许无神论,对生死轮回等所有宗教思想都批判了一番。这其实就是否定了所有宗教,否定了所有气功和文化传统中最精华的东西。

【问】人大立法反邪教的情况如何?
【程】在人大立法前,江泽民在法国接受费加罗报访问时他一个人就已宣布了法轮功是「邪教」。在这之前对法轮功的打压完全没有法律依据。而且中共还不许任何一个法轮功学员请律师,法庭基本上是在半关闭情况下审判。所以他们要立法。

【问】中共高层对法轮功问题是否有分歧?
【程】我们听说朱镕基受到批评,江泽民定了调,大家就不敢说话了。其实当初公安部、中国气功研究理事长张震寰专门给老师写了封信,表彰李洪志先生为中华见义勇为基金会作出了贡献,国家气功评审调查研究组在长春和哈尔滨召开座谈会都给李洪志老师高度评价。

●有关于XX、何XX的批评

【问】在中共打压法轮功之前,当时有一些学者批评过你们,如于XX、何XX等人。你们现在会不会觉得当时对这些批评缺乏一点宽容精神?九八年法轮功学员包围北京电视台,导致记者被开除,领导受处分。而且你们还有人上门去与何祚庥辩论。这些做法对不对?
【程】大家去是说明情况。中央有三不政策:「不干涉、不批评、不宣传」。他们这样批评是违反了中央的「三不政策」。如果媒体完全是开放的,你们可以批评,我们也可以讲我们的道理,双方都是平等的。但我们没办法说出来,就到电视台去和他们谈。当时去的人多,并不是包围,实际上谈了以后电视台的人非常受感动。就说何XX,我有一个朋友去问过何XX的家,被他们家大骂一通赶出来,这人本来就认识何XX,是他的学生,与外界传的不一样。

【问】在你们被镇压之前,批评过你们的人确实感受到压力,天津教育学院院报的编辑当时曾说以后谁也不敢批评法轮功了。
【程】这是看问题的角度不一样。

【问】为什么不一样?人家批评你们,你们人多势众,也会给人家一种很大的压力。
【程】我觉得如何看到当时法轮功的心态就会知道这完全是善意的,就会觉得是很好的交流。从九六年《光明日报》批判法轮功开始,我们就写了不少的信件讨论。问题是对法轮功炼功的骚扰已有很多年的历史了。

【问】你们当初包围中南海,是向中央要求什么?
【程】在天津抓了人后,直辖市解决不了问题,我们就到中央去。两天前就通知了说要到中央上访,中央不是不知道。去了后首先把路堵住了,大家就在旁边空旷的地方聚集起来,是警察把路障打开,把队伍引到中南海。你知道,许多是外地来的,中南海在哪里,他们门都摸不到。所谓包围中南海,完全是警察设的圈套,当时何XX还在那里。

【问】听说何XX与当时处理问题的罗干是亲戚。
【程】他们连襟。对一个不公正的报导我们只是想说明,我们炼法轮功自己受益,不希望有报导阻碍别人也来受益。

【问】能不能谈谈你们今后的抗争计划?
【程】法轮功修心向善,我们的抗争永远与暴力无关,对于如此邪恶的镇压和残暴的折磨,法轮功学员从来没有暴力反抗行为,法轮功是打压不下去的。

●国际舆论广泛支持法轮功

【问】你们在海外抗议,结果怎样?
【程】我们的呼吁一直未中断过,越来越多的国家支持我们,美国参众两院通过决议案,要求中国政府停止镇压法轮功,美国各大城市和州颁发法轮功及创始人四十多项奖,华盛顿去年八月中曾定一星期为「法轮大法周」,李老师的书被翻译成十几种文字,四十多个国家都有人修炼。

【问】中共镇压你们,国际人权组织都支持你们,你们是否也会关注中国的人权问题。
【程】我们是讲善的,人间正义我们也会关心,但是没有具体计划。

【问】中共镇压地下天主教会,你们会不会对他们的遭遇表示关怀?
【程】我们不赞成任何非人性的打压,人不可以对别人那样做。具体做法我真的不知道。

(原载香港《开放》杂志2000年10月5日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