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十恶不赦之罪的铁证

评江泽民“在某重要会议上的谈话要点”

【明慧网2000年10月12日】 一年多以前,当江泽民操纵整个国家机器以“破坏稳定、威胁政权”为借口对法轮功进行铺天盖地的镇压之时,中国乃至世界的民众都存有一个很大的疑问:干嘛对一群手无寸铁的老头老太如此大动干戈?随着镇压的继续,随着千百万法轮功学员毫不畏惧地赴京上访、向身边的人们说明真相,人们对镇压本身的疯狂、残酷及丧失人性越来越能够清醒认识并加以斥责。江泽民究竟出于什么样的罪恶意图和动机作出如此大规模残害善良民众的行径一直是各国政治观察家,身处其中的普通中国大众乃至“奉令行事”的各级各部官员猜测、谈论的话题。

透过江泽民“在某重要会议的谈话要点”(以下简称“谈话”)以及帮凶打手奉为圣旨的“上面的精神”,透过江泽民眼中的邪光,以及嘴角的狡笑,我们看到的是一个被权欲、妒嫉扭曲了的人格,看到的是一个充满凶残、怯懦及宵小式刻毒的邪恶生命。

让我们看看江泽民自曝的丑态,看看这一不同寻常的谈话背后隐藏着什么样的邪恶。

1、 江泽民的邪恶,在于它不惜以牺牲整个民族的前途为代价,再次以挑起大规模群众斗群众的方式来满足树威望、捞资本、搞个人崇拜的独裁心理。

“中央鉴于苏联社会主义制度消亡的历史教训,一直决心对各种反马克思主义的思想、信仰和理论进行批判,夺回并巩固无产阶级的思想阵地,在意识形态领域进行一次消毒,法轮功鼓吹‘真、善、忍’,给了我们动手‘消毒’的机会。”

──摘自江泽民“谈话”
镇压伊始,江泽民的喉舌大肆鼓噪,左一个法轮功“破坏稳定”,右一个“威胁政权,”这很给部分国人及国际人士造成了一种江氏虽有点神经过敏反应过度却也似乎“可以理解”的假象。然而,“谈话”的曝光,使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凶狠毒辣的江泽民从一开始就非常明白法轮功绝不会威胁任何政权,所谓“夺回思想阵地”、“苏联消亡”的“教训”只不过是掩人耳目的借口。江氏所惧怕的,是脱离了它“精神控制”的民众正在与日俱增,是混乱的社会现实使树立“伟大领袖”形象的希望日渐渺茫。因此,“夺回阵地”的呓语隐藏的只能是江氏图谋达到思想独裁的司马昭之心而已,就如同它对“争夺群众”的渴望所表达的那样。
首先,小肚鸡肠的江泽民也许略有自知之明:论相貌则难以匹配我泱泱中华风范;论才干则腹中空空了无政绩;论资历则平平无奇毫无可取;就连仅有的借以平步青云的那次政治投机也阴为国人不齿;至于在国际国内因不懂装懂,惯于拙劣表演而隔三差五地出丑,以致博得西方媒体“戏子”绰号,更是早已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料。

于是,一介宵小出身的投机政客在渴求威望的巨大失落与手握重权身居君位的双重刺激下,为了追求独裁满足它近于变态的自卑自私心理而铤而走险也就是势所必然的。从邓小平死后江氏“现在要好好坐一下”的放言到“谈话”中恶狠狠的“消毒”决心,我们不难窥其心态。

其次,极度的自卑与怯懦必然导致疯狂的妒嫉和歇斯底里。此恰是“小人得志便猖狂”的真实写照。一个丑陋的东西是容不下任何比它高尚、美好的事物的。法轮功传出短短七年,上亿的弟子相继追随得法,而每一个弟子对李老师发自内心的崇高敬意及为大法舍命而不足惜的坚定曾震惊得江泽民大呼“动员能力之强,组织纪律之高,非常罕见!”。这恰与经历军委开会竟不屑通知它这位不懂军礼常识的“军委主席”此类遭遇的江泽民形成了极其强烈的反差。看看“谈话”中江氏无奈承认“斗争”了一年“仍有五千多万法轮功弟子继续信奉法轮功”的现实吧,看看江贼对法轮功创始人“半年多没露面,大量法轮功信徒仍然死心塌地追随”妒嫉得咬牙切齿的丑态吧。我们不难理解,镇压法轮功,并以江贼无出其右的凶残对待法轮功学员只不过是被妒火折磨得痛苦不堪的渲泻、转嫁自身罪恶的需要罢了。

再次,江泽民喜欢表演,更喜欢模仿表演,尽管总是模仿得很拙劣,恬不知耻的它却总是乐此不疲。机关算尽的江泽民满以为这次效仿“文革”式的镇压运动既可达到重建思想专制、享受个人崇拜、过把瘾再死的最大满足,又可乘机剪除异己,打击政治对手,独揽大权,可谓一箭双雕、名利双收。殊不知法轮功学员以坚如磐石的大勇和亘古未有的大善不断向政府、向世人证实大法、说明真象,面对邪恶毫不退让,镇压因此而失败。世界各国及广大国人在了解真象后也纷纷站在正义一边,谣言因此而揭穿。可笑的江泽民,投出的石头不偏不倚砸在了自己的头上,砸得它晕头转向以致在CBS专访之时,在众目睽睽之下语无伦次、信口胡编,惊得世人大跌眼镜。

2、 江泽民的邪恶,不仅在于它的专制,独裁及暴政作风,更在于它道德上的卑劣和毫无人性的凶残。

“相比之下,其他气功组织就不那么容易解决,很可能在全国引起剧烈动荡,甚至于制造暗杀、毒气、爆炸等恐怖暴力活动,就会给我们的工作带来相当大的难度,对社会稳定起破坏作用,起不到惩戒的效果,法轮功讲‘真、善、忍’我们的打击工作就可以放手进行。以后利用打击法轮功的经验,可以有效的运用于其它气功组织。”

──摘自江泽民“谈话”
从江氏的心迹坦露、真实告白中,我们不可思议地看到:原来江泽民及其帮凶压根不糊涂,并非“下情不察、妄作决断”的莽撞昏君。它清清楚楚地知道法轮功的大善大忍和与世无争,也清清楚楚地了解法轮功学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显著特征。只是在它那充满罪恶与邪术的脑子里,如此高尚的准则如此美好的境界触动的不是理应尚存的良知和起码的人性,而是自以为有利可图的贪欲和莫名深深的恐惧。正是在这种邪念的驱使下,江氏动用了所有邪恶的思想及手段选择对法轮功大打出手作为树立个人威风和建立独裁暴政的机会。
在江氏架着黑框的斜眼之中,“制造暗杀、毒气、爆炸”的邪教或恐怖组织由于“不容易解决”,可以予以容忍;闹独立、搞分裂并且信仰“反马克思主义思想”的人士由于“工作难度”,甚至可以主动要求“对话”;而尊奉“真、善、忍”为原则,严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民众反倒可以“放手打击”!!众所周知,从来只有强盗匪帮才会从打击好人的恶行中寻找耀武扬威的机会;只有卑劣、怯懦的流氓才会从欺压良善的嚣张中获得“谁敢惹我”的快感。可悲的是身居大国君位的江泽民,对此种市井瘪三的下作手段不但不以为耻,反而引以为荣地作为独门心得向众爪牙隆重推销,其道德之卑下,天良之泯灭,当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江泽民的邪恶,源于它甘愿接受邪恶的摆布,喜欢用邪恶手段达到目的。所以,这样一个充满各种邪恶因素的生命注定是要与“真、善、忍”宇宙大法相对立的。

江泽民的邪恶,源于它需要一个与其相适相配的不良环境支撑它生存,所以,一个亿万民众身体健康、道德高尚的祥和局面,是江贼之流发自内心惧怕和不愿出现的。而黄、骗、赌、毒四处泛滥、贪官污吏俯仰可得、道德信仰全面崩溃的乱世,反倒是江泽民自感如鱼得水的好去处。

如果说江泽民因担心“义和团”重演而镇压法轮功,那么当它了解法轮功的情况后会停止镇压;如果说江泽民因一时失去理智镇压法轮功,那么在一次次“布置”一轮轮“升级”失败后,它会重新考虑如何收场而有所收敛,可惜以上都不是。从江氏明知是错也要干到底的那股子邪劲里,从“谈话”里梦想恶行嚣张“二、三十年时间”的狂语中;从它对死后仍能继续镇压的迫切渴望中,我们再一次看到:这一场人类文明史上最可耻的镇压绝不是基于维护政权,更不是“决策失误”。这是一个本质邪恶注定淘汰的生命企图用疯狂掩饰对正义的恐惧的徒劳举措,是一个邪恶势力的总代表在末日来临之际的最后挣扎。绞尽脑汁的江泽民及其帮凶们什么都想到了,就是忘了一点:邪不胜正是宇宙恒久不变的理。

3、 江泽民的邪恶,还在于它迫害手段的歹毒,设计构陷的阴险和粉饰罪恶的无耻。

“我们公安部和国安部的同志、全国研究语言和宗教的专家,……写出了一些‘经文’,在海内外流传,不断瓦解法轮功信徒的意志,起到了很好的作用,要继续撰写这类‘经文’,扩大法轮功信徒之间、骨干之间的矛盾。”

“我们对李洪志及其法轮功绝不能掉以轻心,必须加紧各方面的工作,李洪志半年多没露面,大量法轮功信徒仍然死心塌地追随,可见流毒之深,特别行动小组要继续加强行动,设计多种预案,保证刺杀行动万无一失,首恶一死,许多问题会迎刃而解。”

──摘自江泽民“谈话”
自古云“上梁不正下梁歪,中梁不正倒下来”。当堂堂一国之君都热衷于江湖下三滥招数之时,举国上下的邪恶是不难想象的。
借用“XX日报”惯用的手法,既然江泽民等“一小撮死硬分子”是“有预谋、有计划、有组织、有步骤”地发动了这场祸国殃民的镇压,那么种种黑社会匪帮手段的熟练运用也就不足为奇了。

在江泽民对各部“同志”伪造李老师“经文”的嘉许中,很容易使人想到从《光明日报》开始的众媒介发难,到“香山集体自杀”的谣言,进而到科痞何祚庥的表演,再到近期“十一”大集会的构陷,不过都是江泽民一手自编、自导、自演的闹剧。这种先是贼喊捉贼栽赃嫁祸,进而大打出手充当正义英雄的典型黑社会招数居然被堂堂大国之君拥为看家法宝,真乃天下奇闻。

先不论一年多镇压过程中一万多人是如何未经法律程序被送进劳教所、500多人是如何以“莫须有”罪名被判刑的;也暂不论50余名修炼者是如何被迫害致死、600多人是如何被送入精神病院进行药物摧残的。单只从“谈话”中江氏妄图陷法轮功于绝境的凶相毕露,痴谋置李老师于死地的杀气腾腾,就可想见这场镇压的邪恶程度。暗杀、绑架、勒索,拐骗、偷抢、暴力,还有精心打造的诽谤以及层出不穷的酷刑,甚至包括在封建时代就已摒弃的株连,一切邪恶的,见不得人的手段,一切黑帮老大的作派、流氓政客的惯技以及一切恐怖组织的拿手招数,邪教魁首的经典科律,无不统统涌现在江泽民四处鼓吹的“中国人权状况最佳时期”!

好一个古今邪恶的集大成者,好一个十恶不赦的江泽民。

“宇宙不是为了人类而存在的,人只是最低下的一层生命存在的表现方式,如果人类失去在宇宙这一层生存的标准,那就只能被宇宙的历史所淘汰掉”。(《再论迷信》)

江泽民是邪恶的,它以为只要拥有权力与阴谋,便可四海之内随心所欲、为所欲为;它以为只要心肠足够狠、手段足够辣,便可让所有人屈从于它的淫威,敢怒不敢言。

江泽民是愚蠢的,它不懂得“回头是岸”,不懂得悬崖勒马,不懂得珍惜伟大宇宙留给它的万古难逢的机缘。而如它一样的邪恶败类终究也只不过在一番小丑式的表演后即将成为江氏的陪葬。揭穿江泽民的邪恶是因为宇宙中再不会有它的任何位置;揭穿江泽民的邪恶是愿天下的好人,愿做好人的人不会因它的邪恶而是非不分,从而给自己生命的永远造成无可弥补的损失。

愿所有善良的人们用你们的良知、正直和正义感支持我们!
愿所有善念尚存的人们分清正邪、明辨善恶,给你们自己一个光明的未来!
豺狼当道,贼子邪心,愿天下人共伐之!

郑仁心
2000/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