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推卸不了的历史责任


【明慧网2000年9月14日】 看到江泽民与华莱士先生的对话,作为一名法轮功事件的知情者,我感到难受;尤其看到江氏在法轮功问题上亲自信口雌黄、无中生有,让全世界耻笑,我真为中国感到羞耻!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江泽民竟然想推卸责任,说什么“政治局常委都要举手同意”等,为他自己镇压法轮功这件愚蠢的事开脱历史罪责。在此我要对其猛喝一声:江总书记,你推卸不了历史责任!先不讲苍天有眼,天网恢恢,你近几年膨胀起来的独裁专制、暴政作风,你周围的每一个人都深有感触。尤其是4.25中南海事件前后,你的言行足以说明你就是镇压法轮功的总导演、总后台,岂能一推了之!且看如下内幕几则:

1.98年下半年,以乔石同志为首的部分全国人大离退休老干部,根据大量群众来信反映公安非法对待法轮功炼功群众的问题,对法轮功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详细调查、研究,得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结论,并于年底向江泽民为首的政治局提交了调查报告,由于报告中提到了“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的古训,令江大为不悦,当即批示(大意):写得玄玄乎乎,我看不懂,并把报告往罗干那儿一推。从骨子里想利用法轮功事件捞取政治资本的罗干,自然心领神会,以法轮功“有国内外政治背景”为由,与连襟何祚庥一起策划了“天津事件”、“中南海事件”……

2.中南海事件当天,当“两办”负责人及罗干等向江泽民汇报法轮功学员上访经过的情况时,江氏迫不及待地挥舞双手,大叫“灭掉,灭掉,坚决灭掉!”这种赤裸裸的暴君形象,令在场人员包括罗干都感到吃惊。

3.“4.25”中南海事件中,朱镕基总理以他的胸怀和诚意使事情得以圆满解决,眼见朱镕基总理即将得到的世界赞誉、万古流芳,江泽民妒火中烧,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在讨论“中南海事件”的第一次常委会上,老朱刚说了一句:“让他们炼吧”,江氏就恶狠狠地指着他叫:“糊涂!糊涂!糊涂!亡党亡国啊!”曾受“右派”之冤的朱总理似乎明白了什么,从此不再对法轮功的事说一个字,散会时,与在场的工作人员一一握手、道别。

4.由于在政治局常委中得不到全力支持,江泽民又模仿毛主席写大字报“炮打司令部”的手法,向全体政治局委员写信,并多次以个人名义作“批示”,把法轮功问题定性于“与党争夺群众”、“亡党亡国”的高度;并在“两办”代表党和政府向全世界庄严承诺“炼功自由”、“从来没取缔气功”的同时,在全党传达江的批示、讲话和“共产党员、共青团员不准炼法轮功”的通知,令众人同时或在相近时间传达互相矛盾的“文件”、“通知”,令他们在这个世界面前出丑、难堪……

5.“7.20”大镇压后,出乎江泽民的意料:法轮功学员生死都不怕,天天上访;全世界正义与民主的国家都谴责中国践踏人权,非法镇压;为此,江泽民竟然在10月份赤膊上阵,公开暴露国家最高机密,“党大于法”,“人治代法治”,由你这位中共总书记凌驾于法律之上、全国人大之前给法轮功定了“邪教”,又一次在全世界面前丑化了中华文明的形象……

6.尽管江泽民和始作俑者罗干费尽心机,幕后台前一手操劳,镇压却越来越不得人心,越来越艰难。令江恼火的是,除山东、辽宁等少数省外,许多省市对镇压不感兴趣,对镇压的指令阳奉阴违,尤其南方一些省市如广东,到去年底竟然有“法轮功绝大多数是好人”,“在广东不判一个”等说法。连被选为接班人的胡锦涛、李长春也是消极敷衍、低调对待,似乎不愿和江一样被绑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因而江泽民于今年二月广东南巡,亲临督战,又是批评广东对法轮功“镇压不力”、“软弱”;又是要李长春在政治局会议上做“检讨”;又是亲自给深圳市委发传真要他们“守住阵地”,等等;在江泽民和罗干的高压下,广东终于在今年二月开始劳教法轮功学员,第一批被劳教的学员中竟有胡锦涛的大学同班同学!知情者说:你这是一石二鸟,既给广东省镇压法轮功开了先例(胡锦涛的同学都判了,谁还不能判?),又给胡锦涛套上了“出卖同学”、“不仁不义”的耻辱牌,做暴君也要找一批人陪绑啊。

7.江泽民想推卸责任的又一表演是对日本首相说你在4.25前“完全不知法轮功是什么”,可竟在另一场对香港等境外媒体说起你的一位做高级会计师的同学“生病都不吃药了”(中央机关很多人都知道他在99年4月25日前曾几次给你写信谈法轮功),所以你这种自相矛盾的谎言只能是不打自招。

江总书记,上述情况是否还似曾相识?大家都知道,你就是镇压法轮功的总导演兼名演员,你的历史责任是推卸不了的。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0/9/28/81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