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是我们自己创造的

【明慧网2000年10月13日】 我叫噶利娜,住在圣彼得堡,修炼三年了,在同化大法的过程中我悟到了很多也过了很多关。下面我就谈一点。

在最后一段时间里,我越来越明确的认识到:洪法和我的修炼是一个完整的过程。我忽然看到了自己以前对大法只是一种索取的态度。心里渐渐地有了想为大法做些什么的念头,而且很快这些念头就转换为一个清醒的决定,我要去俄罗斯南部的一个城市去洪法。

那里已经有我们的几个学员了,而且修炼了不只一年了。但是,别看修炼了这么长时间,洪法在这座城市里却是非常困难,说的再确切一些,这里还没有洪法。没有新学员,没有集体修炼的环境,甚至书店里的书都没人买。

但是,除了本市的居民外,这里还总是有大量来旅游的人,很有可能,他们中会有很多有缘人。当然,当地的社会环境也有阻力,这里的人很封闭,很保守,很讲现实利益,一句话,充满了常人的欲望和恐惧。不远处就进行着车臣战争。人们心中还有着前一段历史留下的烙印:别看社会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但是人们心中还是象过去一样害怕当官的,害怕受到别人的注意。所以我们觉得,当地学员的心性提高还真得有个质的变化。

我来后的第一天就感到非常的困难,几个学员把我当成领导对待,好象是来指挥他们似的,也因此在心理上和态度上与我保持着距离。我当时想,当地的情况虽然很困难,但是在我自己的方面也肯定有阻力。我看到了自己在与他们办事和讲话的确有些“蛮横”,这些“蛮横”和自己强烈的想洪法的心不自觉地就抬高了自己。我认识到,任何自己对别人状态的不注意不但会使自己的行为受到阻力,而且还可能会给洪法带来损失,所以对不同的人应该使用不同方式分别对待。

我们开始了在室外集体炼功,学法,同时也开始找举办师父讲法录像班的场地。但是我们感到了自己周围象是有堵透明的墙一样,阻断了我们所有的洪传大法书籍和组织炼功点的努力。所有周围的一切好象都反对我们。甚至当人们经过我们的集体炼功时,丝毫不感兴趣。我想到了,问题肯定在自己,在我们自己身上,我们的状态肯定又不符合大法了,才会受到这么多的烦心的事。“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要不我们在自身挖出这个阻力,要不就过不去这个关。在一次坦诚的交流修炼心得与经验中,我们找到了这些阻力的源头。其实这些阻力来自于我们自己的心里。每个人都从自己找到了问题,有人执著于洪法的成绩,有人怕自己做了事后担责任,有人看到自己怕见当官的,还有人感到了自己对洪法的无动于衷和懒惰。大家都认识到自己并没有在心中把法摆到第一位,而是用人的观念和执著去洪法。“站在法上认识法”是我们提高认识的钥匙。最后当每个人从自己心里的砖头搬走后,那堵阻挡我们的墙自己就倒下了。在我们每个人改变了自己对执著和恐惧的态度后,我们清楚的感觉到内心的震动,我们冲破了这堵墙。我们周围的一切立即就发生了变化。交流后的第二天,我们就找到了办录象班的场地,在室外炼功时,也忽然出现了感兴趣的人,书也走起来了。我们感到在自己和周围产生了一个场,就是大法的环境,这个大法的环境使我们周围变得自然、祥和。“环境是你们自己创造的”师父的这句话在当时真实地给了我力量。修炼的环境是同我们自己的心性连着的,真的是这样,“一正压百邪”。

我们当时觉得好象突然换了一个城市一样,只因为这里已经有了大法的环境。我们明白了,洪法就是一个我们在大法中修炼的过程,就是说,两者是一体的,不能将他们分开对待。几个学员证悟到了大法的真实,也对自己有了自信。

在那段日子里,我自己还有一个考验,我当时身体正在很剧烈的消业。那种强烈的病痛的感觉使我非常困难的离开了家。我当时虽然没害怕,但确实是很担心,担心别因此而影响了洪法的效果,担心因此不能为大法做些什么。到那座城市后,有时消业疼的我都想马上放弃一切马上坐火车回家。但是一直有一个念头使我留了下来:“如果这件事我不去做,那么要等谁来做呢?”。我悟到,自己太过于看重这些病痛的感觉了,以至于把大法的事摆到了第二位。真的是这样,有些事,如果我不去做,那要等谁去做呢?。我自己想:“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既然我已经把自己的命运交给了大法,那么所有我遇到的一切都肯定是为我好的。我明白了师父说的修炼人所遇到的一切都是为他提高心性的。只是得要正确对待,并且看到自己这个关,自己需要去什么执著”。我平静下来了,并决定留下来,该怎样就怎样吧。如果真的该我死了,那么我怎么也得死,无论我在哪儿,在家里还是在这儿。但在这里我还有机会为大法做一些有益的事。可是很奇怪,我的所谓的“病”在一天半两天后就消失了,而且再也没回来。就象师父所说的你们所遇到的只是对你们心性提高有帮助的有好处的。

我通过这次去外地的洪法悟到:我们应该平静的做事,力所能及的去努力做我们能做的,以免将来后悔自己本来可以做到的却没去做。至于事情的结果却是由天地间许多因素决定的。但我们能做到的是自己创造自己的修炼环境,不能把什么事都往师父那里推,让师父去做,而应该在人间帮助师父转法轮。

还有,通过与新学员的交流我们感到,如果我们自己对法学的不好,就会影响炼功点的修炼环境,就是说我们不能做到既能站在法上回答新学员的问题,又能使新学员能接受。一般的来讲,干扰我们的是我们的执著和情绪:显示心,不能容忍别人,和其他掩盖在维护大法下面的执著。

在我过关的时候,我还悟到了关于人的情。

我觉得在过不去关的时候都是因为人的情。我是从梦中悟到的,那时这样的梦一个接一个,在梦里我的亲近的人去世了,我和其他亲属在一起。在当时我感到了非常强烈的人的情,那种因为失去而产生的巨大的悲哀。我完全沉浸在其中,完全没有想起自己是个大法弟子。带着深深的情醒来后,我赶快挖自己,它从何而来。我悟到:我悲哀是因为我人的观念决定的,我认为生老病死不好,所以我就会为此而悲哀,而且我认为我不应该不悲哀,因为这样其他人会对我指指点点。当我明白这些后,心里的悲哀和沉重马上就消失了。几天后,我又做了这个梦的续集,又有考验勾起了我的那些情,而且还有更不好的事,这次我过关了,我想起了我是个大法弟子,没有被情和其他弱点所控制。我想起了师父讲的自心生魔的话:“…看见过世亲人干扰,哭哭啼啼,叫你做这个事、那个事,什么事都出现。你能不动这个心?”

师父在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说:“。。。学员自身的业力、对法的认识不足、在难中还有放不下的执著,在痛苦的过关中不能用正念对待等等,都是被邪恶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也是邪恶真正破坏法的根本借口。。。”,我悟到,我的情就是可被魔利用的空子,所以在修炼过程中一定要把它放下。

谢谢大家!

(俄罗斯学员 2000年9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