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大法弟子给功友的信

【明慧网2000年10月15日】功友:你们好!

昨天,你们来看我,我是那么的高兴,在和你们见面的时候,我高兴得把我要告诉你们的话都忘了,我们见面的时间又那么的短暂,使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回到监室想起我们见面的情景,我就觉得好可喜,为什么不把话说完,为什么会激动,是啊,也许是半年多没有见面的缘故吧,我有很多很多的话想对你们诉说。

我被关押在广汉看守所半年多来,对法的体悟很深,经历也很丰富,经受了人生难以想像的磨难和痛苦,使我悟到了很多法理,更加坚定了对大法的修炼和信仰。为大法而坐牢,我感到非常荣幸,非常自豪。坐牢算什么,为了大法,我宁可舍弃自己的全部乃至生命也在所不惜。

自去年7.22以来我一直坚修大法心不动,不论政府的压力多么大,打击多么严重,我自始至终把大法书籍、资料、录像带视为自己的生命,当地派出所多次到我家里進行搜查、搅扰和对我進行审问,我都竭尽全力進行保护,坚定不移地维护大法。去年10月至春节前,我曾先后两次被派出所抓去,对我進行威逼,哄骗和严刑拷打。如在春节前一个寒冷的冬天,我是第二次被派出所抓去,把全身脱光,赤着脚,带着手铐,身上只剩下一件单薄的衣裤,他们不仅打我,骂我,用电警棍触我全身,还用几个电风扇对着我吹风,尽管脸上被警察打肿,身上到处被电警棍烫烂,全身上下被吹着刺骨的寒风,我却感到非常的坦然,没有一点畏惧感,没有寒冷的感觉。在多次遭受严重的打击和摧残下,不仅动摇不了我这颗坚修大法的心,反而使我更加坚强起来。

春节后,我独自一人去北京上访,用我的切身感受证实大法,用善心向世人和政府说明大法弟子是无罪的。到了北京,去了我所向往的天安门,到处寻找功友,和他们一起交流,切磋,学法,炼功,并向国家信访局递交了大法弟子共同签名的一封信,说明我们大法是无罪的,大法弟子是无辜的。虽然我们大法弟子都素不相识,来自五湖四海,但是我们的心是相通的,因此,只要功友们一见面,就感到很熟悉,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聚会的时间虽然很短,但却非常感人,令人终生难忘。其中有一个来自广东的功友,她已怀孕7个多月还到北京护法,当她讲述到自己在北京护法期间,由于一直没有找到功友,又不敢住旅馆,晚上就在田坝上露宿,在寒冷的冬天,冻了7天7夜,最后终于找到了功友。还有的功友晚上整夜睡在露天坝,屋檐下甚至桥洞里,白天陆续不断地到天安门去打旗、炼功,证实大法。很多功友一去不复返,一一地被警察抓走了,只有个别功友幸免于难。在家的功友每天都盼着出去的功友能早点回来,默默的在家等着、盼着、牵挂着、担心着,哪怕他们去的人当中有一个能回来,就算万幸,大家都高兴得不得了,围着他们问长问短,了解他们出去所遇见和发生的一切。在北京的10多天,我们仍然坚持每天学法炼功,随时随刻用师父的话对照检查和严格要求自己。10多天过去了,我该怎么办呢?去天安门还是回家,去天安门很快就会被警察抓走,回家去和功友们共同精進吧,又没有达到这次来北京的目地。在矛盾中,我最后选择了后者,决定回广汉,与功友们切磋,交流,共同精進。于是,我便与长春的一位功友一起回到了广汉,通过切磋,交流,大家都有共同的心愿,都想共同精進。

三月初,我第二次又去了北京,和功友一起去了天安门,当我们来到天安门前还来不及打旗、炼功,就被很多警察跟上了,把我们都抓走了。被抓到公安处登了记,来自五湖四海的几个功友全部被抓。我心想,这就是过关吧!师父的话时时在我耳边想起“关关都得闯,处处都是魔”啊!我们被警察带到了四川省公安驻北京办事处,把广汉10多名功友关在一间屋子里后,他们立即电话通知了当地公安局来北京。晚上,广汉公安警察把我们全部带回了广汉。

回到家乡后的第二天我又被连山派出所抓了去。这次他们对我更凶,在审问中,采用严刑拷打加流氓手段,约了一伙社会上的打手,吓唬我,叫我把全身脱光,其中一名酒醉醺醺的流氓拉住我带了手铐的双手,并紧紧的握住我的双手说要把我弄到床上去怎么怎么。用一大堆不堪入耳,下流无耻的语言威胁我。一会儿又对我施加压力,恶狠狠地骂我,打我,要我认错,不准我再炼法轮功。对他们提出的要求,我全部拒绝回答,不说一个字,就这样被折磨了二天二夜。3月17便把我送進了广汉看守所。刚進广汉看守所,我就看到墙壁上有八个醒目的大字:“科学管理,文明管理,”我想这看守所一定是一个修炼的好环境,正在这时,一个女干警把我叫了过去,讯问了情况,做好了登记,便对我進行了从上到下的收查,然后把我送進了第3监室,又对我全身進行搜身,走進监室,当我看到几个功友时,感到特别兴奋。当干事离开舍房后,我立即与功友们進行了交流,给她们讲述了我去北京护法的全部经过,使她们坐在牢房里全知天下事,看到了遍布全国各地的大法弟子风起云涌的护法现场是多么的动人,多么的触目惊心。

在长达六个多月的监狱生活中,我深深地感到:“关关都得闯,处处都是魔。”我们在监室学法,炼功,仍然要遭到邪魔的阻碍,受到干事,所长的训斥,恐吓和威胁,动辄就要搜监,搜身,查书,调整监室,把大法弟子隔离开来,不准见面,不准说话,更不准传递书信。

为了证实大法弟子的清白,向江泽民政府讨公道,从七月九日我们在监狱里开始绝食,要求还我们自由,绝食第五天,看守所不仅请了人民医院的医生,还动用了武警部队对我们采取强制措施,戴上脚镣手铐,像五马分尸一样把四肢紧紧地锁住,绷在刑床上,用塑料管通过鼻孔穿入胃里,强迫進食。此时此刻,我的胃里像翻江倒海一样,难受死了,痛苦极了,真有一种生命垂危的感觉。我强忍着痛苦,拼命挣扎,与魔抗争,我越是挣扎,脚镣手铐就越紧,一种难以想象的皮肉之苦残酷地折磨着我,我咬紧牙,忍着痛,由于四肢被锁得紧紧的不能动弹,终于被他们强行灌了四顿饮食,就这样迫使我吃饭了。当时我心里好难受啊!我万万没有想到,我的意志竟会如此薄弱。

功友们啊,在看守所这些日子里,我们尽管遭受了无数精神和肉体折磨,但是,我深深地知道,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在各种复杂场合和各种恶劣环境中,要承受得起各种打击,经受得住各种考验,一定要相信自己,相信大法。历史将会证明:弟子是清白的,大法是清白的,大法是无罪的,师父是救度众生的。

在8月31日的审判庭上,我的心情非常平静,非常坦然。我虽然用大量事实证明自己是清白的,大法是无罪的,但是,我的辩护被当庭认为无效。最后,经宣判长宣告,我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当时,我不但没有任何情绪反应,而且感到很轻松,愉快,因为我尽了自己最大努力来维护大法。

功友啊,共同精進吧!大法是伟大而殊胜的,位置是由我们自己选择的。我们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排除各种干扰,配合师父圆满结束最后的修炼时间。

大法弟子李诚航(系化名)
2000年9月15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