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中同修

【明慧网2000年6月27日】 中国阴历年的初二,我因去天安门护法而被河北省某市驻京办强行遣返原籍非法关押长达45天。在这特殊的修炼环境中,在师父洪大慈悲的佑护下、在同修们对大法坚如磐石之心的感召下,我在修炼的路上不断地升华着,同化着这部天法,走过了颇值得回顾的这段“炼狱”历程。狱中同修们舍身护法,心至真至纯,大善大忍,造就了修炼者无比的威德。几个月后她们可歌可泣的护法壮举,依然在我眼前浮现。

舍身护法好同修,德昭后人奋起追

乍进市拘留所,批的是15天的治安拘留。独自一人,一间小屋。这该给谁弘法啊?向谁说明真相呢?前九天,外面是零星的爆竹,喜庆的气氛;我书也没带,望眼四壁,的确很寂寞,很苦。心里只想别忘大法,可自己心里也没背会几篇经文。

第九天下午,牢门敞开,进来了三位大法弟子,同时带进来了大法宝书(这本《转法轮》还有一段来历,后文祥述)。又过了三天,又进来了三位20多岁的女大法弟子,也是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押回的。她们个个伤痕累累,面部肿大,乌青,屁股被打得肿起老高,成了黑紫色。原来她们仅仅因为是回答一个“还炼不炼”的“炼”字,就被残暴的派出所所长折磨了两夜一天!我惊诧于文明国度、人权国家里这法西斯般的暴行,更佩服大法弟子的依旧平静、详和、毫无怨言,大法造就了这些宇宙的觉者。

其中的C女士,被当地派出所所长上了镣铐,拽起镣铐,连同整个人在地上摔来摔去,把人当烙饼似地翻来翻去。折磨累了又用脚去踩镣铐,在学员的忍辱承受中发泄着自己的魔性。然后又差人让其半蹲着,双臂平行举着,头连顶两个钢盔,手上依然带铐。此时,C只感到头顶法轮在转,仿佛在给自己调整大脑,两只钢盔陆续掉在地上了。C说,他们整人时专挑晚上,以免使过多的人听到、看到。有一次,这帮男警察竟丧尽天良地让C把裤子连同内裤一起退到半腿,露出屁股,趴在地上,用板子沾上凉水抽打,中间稍有停顿,说这样打人会更痛。前后总共动用了5种刑具(用电棍打时,怎么也电不着她,警察都不解)。面对这样的辱打,C女士平静地向内去找,不让自己有恶的念头起来,告戒自己要时时在法上,一定要无怨无恨地忍。打完了又被用镣铐吊起来,双脚踩在煤块上,在寒冷的冬季里,吊了半夜(前半夜打过去了)。

C女士在总结时说:难来的时候,一定要用神的一面过关,喊大法,喊师父,只有动摇的时候才承受不了。

她话音刚落,门又开了,提另一个弟子W女士。当她被送回来时,我们才知道,她去闯关了,被毒打了一个多小时。她始终想着师父和大法,虽然被打得昏死过去两次,却丝毫没有妥协。在回答“炼与不炼”的问题上,响当当地一个字“炼”!回来的时候她已屁股不能坐地,却拿出纸来,双膝跪趴在被子上,又给其他学员抄《洪吟》,她说:“带在身上,过关时有用”。

我虽然没被打过,但心里已悟到:心只要落到法上,便能过关。我的心在升华着,这里的确是大法的熔炉,我已熔化在大法中了。

15天时,是要放我的时候了。门又开了,又涌进10多位大法弟子,我倍受振奋,高声说:“今天就是放我走,我也不走了,法在这里。”这时门又开了,管教进来说:“不是放你,要给你换地方,长期拘留。”我坦然地笑了,大家高兴地说:“Z,师父不想落下你,要让你再上一个层次呢?”

宁取弟子项上头,难夺真经大法书

上文中提到的带进来的《转法轮》的故事是这样的:W女士正月初十被送到天安门派出所,关在铁笼子里。这时,一警察拿出一本《转法轮》就当着弟子的面要撕书中师父的相片。在众学员制止的喊声中,W女士流着眼泪走上前去跟警察说:书比我的生命还重要,千万别撕。诚挚的言语,无私无我的正觉,打动了警察。当W女士回到队伍中时,警察却走过来,拿着书说:“书给你吧。”

在我换地方,长期关押时,一天,我们八个弟子正在铺板上围成一圈读书,突然门开了,闯进六个警察,硬要夺书。我们意识到,如果大家分散开,按他们要求的排成一排,书可能会被抢走。于是我们坚决不下铺,一个学员把书揣在怀里,我们把她围在中间,高声背诵师父的《无存》、《威德》,正气贯九霄,与警察正面相视,警察退缩了。

再一次大家护宝书的经过是这样的:他们知道大家有书在,企图再搜查,甚至把弟子们的棉衣都拿去,生怕里面夹带。这时,正想把书放入毛衣中的一个弟子,恰被走进来的警察撞见,上去就要抢。此弟子退到墙角,紧抱宝书。见此情景,其他弟子马上涌上,一层一层地将拿书的弟子压在最下面。五六个警察企图去拉上面较瘦小的弟子,却怎么也没拉动。其他弟子连声高呼:“不准抢大法书。”隔壁的学员此时也在大声声援,几十人的呼声汇成了“生无所求,死不惜留”、“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的壮语,其势惊天地,泣鬼神,充塞四宇。人心正,泰山移。又一次警察胆怯了。警察走后,我们却流泪了。是师父对我们这些在狱外学法不够精进的弟子的特殊照顾吧,给弟子们留下了一本经书。

狱中琐碎平凡事,真修大法弟子心

关押中,大家拒背监规,且陆陆续续都绝食了。到我出来时最长的已达38天了。每三天医院大夫便来灌食一次。在绝食问题上,弟子们悟到:绝食不是目的,我们是要利用绝食引起他们的重视,也有机会向更多的人弘法,说明法轮功迫害、师父受屈辱的真相。有一个年纪大的弟子,没炼大法前有心脏病,绝食后被带上了背铐,晚上疼得睡不着觉,只好打坐。打坐时,看到了自己的元婴瞬间愈长愈大,一直长到跟自己身体一般大,这有力鼓舞了她。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大家都在升华着。有一个弟子盘腿四、五个小时也不疼了,静中看到师父在空中向她展现了一座宏伟、辉煌的庙宇,同时打出了几个字“法在这里”。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学员们高境界的行为使同室被关押的大部分犯人也开始修炼了,她们同我们一起背书,一起炼功,有一个得法不久的学员还看到了每一个修炼者身上的法轮,而且经常能看到师父盘腿打坐的法身,我们深感师父时刻守护在弟子身边。

就是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我们放下了名、利、情,以苦为乐,有时自豪地哼着大法的音乐。现在真庆幸自己迈出了当时的一小步,可无论我们能为法付出多少,都无法报答浩荡的师恩,其实我们所做的也仅仅是一个大法弟子本分之事。另说一句,出来时,我72首《洪吟》、部分经文和《论语》,全部背诵流畅。我们在狱中天天炼功,每天晚上醒来时都能看到有人在打坐,通宵都不断,我们还天天学法,已通读了十几遍《转法轮》,开创了非常好的学法环境,到我离开时,竟有些恋恋不舍了。

向师父及精进中的功友们合十!

大陆大法弟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