颤抖的蒙阴大地 【明慧网】

颤抖的蒙阴大地

【明慧网2000年10月19日】 蒙阴,这块风光秀丽,民风淳朴的大地;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人们曾经是多么的正直善良;这块土地上的生活曾经是多么的宁静祥和;然而自从去年7月以来,随着江泽民等极少数逆天叛道者开始自主乱民,这块土地也未能幸免,同样蒙受了邪恶在大地上肆虐的耻辱。法律的尊严在这块土地上被践踏,良知在这块土地上被泯灭,谣言在这块土地上流传,血腥的手段在这块土地上盛行,人民的鲜血在这块土地上流淌,黑社会的流氓在政府中找到了打人的差使,善良的人们被殴打、被游街、被罚款、被抄家、被劳教,无知的人们被欺骗,邪恶的人们在狞笑,正直的人们在叹息,大地在颤抖!

春节前后,在蒙阴县委副书记王长利、政法委书记李枝叶、宣传部副部长类延成的指挥下,组成了专门处理法轮功问题的领导班子,指使各乡镇组织了一群打手,强迫学员参加转化学习班,用开水烫、烟头烧、木棍砸、橡皮棍抽、冷水浇头灌耳朵、头上扣上大粪桶用铁锹拍、坐雪窝吹风扇、大弯腰、侮辱妇女、抄家、罚款等手段对大法弟子进行了灭绝人性的残酷迫害,其手段之残忍闻所未闻。

学习班期间,桃墟镇镇长刘醒世、莫光利,联城派出所所长田烈刚亲自动手打人。垛庄镇大法弟子公全润被派出所指导员张士民打断左腿,仵增健被派出所长杜忠太等打断鼻梁,刘元进值班期间带领三名打手用头盔、大衣将自己伪装起来,进入关押女弟子的房间,用布条蒙住大法弟子的眼睛,用手铐锁住双手,拉到外面进行下流的侮辱3个多小时;坦埠镇的打手们还骑在女弟子的身上毒打她们,有的被打得昏迷多次;在旧寨副乡长李明国值班期间,指挥打手用盛大粪的铁桶扣在大法弟子的头上,用铁锨猛拍,直至将铁锨把打折。据不完全统计,全县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3人,非法关押、刑拘、罚款、抄家的弟子达1100人之多,被非法关押时间最长的达169天。仅联城、坦埠、旧寨、垛庄、桃墟5乡镇罚款数额高达227.6万元(最少的100元,多的15700元,有的弟子被重复罚款4次)。全县至少有60户大法弟子被抄家,从建房木料、家电到小板凳,从农具、化肥到粮食、种子,从猪、羊到长毛兔、鸡、鸭等都被洗劫一空。被抄家的弟子,生活陷入困境,孩子面临退学,坦埠镇某大法弟子被迫卖掉房屋支付罚款。而政法委书记李枝叶却因此工作成绩,带十几人外出旅游十几天。

桃墟镇镇长刘醒世随意歪曲法律内涵,肆意践踏法律尊严。当弟子问:“你为什么这么迫害我们?我们到底犯了哪条法律?”刘醒世说:“到一定时候你们就知道什么是法律了。”一会儿进来了十几个手持棍棒的打手,将弟子毒打了3个多小时,椅子都打碎了1把,弟子们被打得血流遍地,刘镇长说:“看见了吗?这就是法律!谁不明白说一声!”垛庄镇及蒙阴镇的打手们将弟子亲属送去的饭菜先挑着吃,剩下的才给大法弟子吃。就连女弟子送去的9条内裤都被垛庄镇武装部长房思敏扣下6条。而弟子们无一句怨言,自始至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在遭受这次灭绝人性的血腥迫害中,有些弟子没有做好,被迫写了违心的保证书,说了违心的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话,我们在这里宣布全部作废,我们将用实际行动做一个“坚修大法紧随师”的真修弟子。有些曾经在大法的修炼中受益颇多的人也在这次浩劫中被迫走向反面,配合宣传机构,造谣中伤大法与师父,这种被迫泯灭良心的感觉一定使他们不好受。

那些邪恶之徒在做了坏事后,不想改正,而是想尽办法掩盖。当一名弟子善意地劝李明国乡长打人不好时,他矢口否认打人事实,当这位弟子质问他,没有打人,XXX的眼睛为什么会发黑时,他说:“我还想问你呢?怎么你一来,她的眼睛就发黑?”这位弟子说他这样不负责任地讲话不符合XX党员的标准时,他竟歇斯底里地说:“XX党员不打人,打人的是国民党!”对弟子的罚款绝大多数没有收据,桃墟镇给了罚款收据后又强迫收回;田烈刚将去送衣服的大法弟子亲属ⅩⅩ胳膊一脚踢脱臼后,恐吓为其治疗的医生:不准同任何人提起此事;打手们打人时关上电灯;垛庄镇的打手侮辱女弟子时将自己伪装起来。人们哪,你可以关上电灯欺骗自己的眼睛,你也可以伪装自己,欺骗别人的眼睛;你可以收回收据,消灭证据,你也可以用权力威胁别人不揭发你;然而事实怎么能够磨灭?

“邪恶即将被除尽;人世间的败类也将得到应有的报应”,将那些邪恶之徒的名字写在这里,是希望人们在看到他们的报应时知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果然不虚,做人不可泯灭良心,做人要做符合宇宙特性的好人。

大陆大法弟子
2000年10月1日



大法的亲身受益的心里话

尊敬的领导及各位父老乡亲:

您好!请您在百忙之中抽时间听听我的心里话,或许能使您对法轮大法及众多的真修弟子有个真正的了解,或许能使您从那不着边际的谣言的迷惑之中获得一点正确的信息。

我原是一个帕金森式病患者,1987年得病,先后在临沂地区医院、省立二院做过检查,并在县中医院、山东滨州医学院帕金森式病研究所许继平教授处住院治疗,先后花去医疗费近3万元(全部自费)。身体情况却越来越差,我不得不十分痛苦地在绝望中打发着日子。1997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功。法轮功教人从做好人开始,做一个更好的人,做一个处处为别人着想的人,教人修心向善,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最后修成一个“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觉者。《转法轮》通篇讲的都是我非常爱听的理。我按着师父讲的话严格修炼心性的同时坚持学法炼功。没想到我的身体竟在短期内出现了奇迹,十多年的顽疾发生了明显的好转,我的生活能自理了!是李老师救了我,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发自内心地感激我的师父。

没想到大祸从天降。今年正月十三,乡政府二十多人闯进我家非法抄家,抄去大小家具十六件,价值三千多元。我妻子因修大法被罚款九千四百元,我也被罚三千二百元,并被停发工资。从2000年1月至今一分未发。在乡政府举办的所谓转化学习班上,我妻子连续几天遭到毒打并被二十四小时监控,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我们这个乡有十七人被非法抄家,六十多人被罚款。我们修炼法轮大法,有一个健康的身体不好吗?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不好吗?把这些人视为敌人进行镇压,不是错了吗?我们行使宪法赋予的权利,去向政府讲清真相,避免政府继续犯错误不是对党和政府的信任吗?这样做不是对党和政府负责吗?难道在压力面前,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不惜以非法抄家、巨额罚款、非法监禁、血腥殴打等残酷手段对待老百姓就是维护党和政府的形象吗?难道这样做就是对党和政府负责吗?修炼法轮功使我从绝望中获得了新生,身心得到了健康,生活变得美满幸福;由于政府中少数坏人的迫害,我的生活变得十分困难,甚至女儿也面临着退学的窘境。难道这就是人民政府工作人员的所作所为吗?人们哪,你们今天所做的一切就能决定你们将来在宇宙中的位置,该相信什么,该怎么做,难道不应该好好想想吗?

电视上讲法轮功是骗人,使多少人致死。那我花了3万元治不好的病,在学功后的短期内得到了康复,也是被骗吗?我吃了十多年的药没治好的顽疾怎么会好得这么快?没炼过法轮功的人会暂时被谎言蒙蔽,但是我们这些亲身受益的人心里最明白,不然的话,全世界怎么会有这么多人炼?难道全世界的傻子这么多吗?

我坚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我奉劝那些疯狂镇压好人的人,不要再继续作恶了,我也诚恳地对大家说一句:法轮功没有骗人,说法轮功骗人的人才是真正的骗子。

蒙阴大法弟子
2000年10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