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真的孩子与邪恶的警察


【明慧网2000年10月4日】 15岁的石磊(化名),在人们眼里还是少不更事的孩子,应该终日与鲜花和歌声相伴,在学校有明窗净几的书桌和朗朗的读书声,在家里有父母的呵护和各式各样的游戏。没有人会把邪恶、恐怖以及流氓手段,与天真无暇的孩子联系起来;也没有人会想到面对邪恶与恐怖,他会那么坦然地用弱小的身躯去承受着,步伐坚定地走了过来。黑色的恐怖大王只好灰溜溜地夹着尾巴退缩了。

小石磊本是石家庄市某中学初中二年级的学生,出类拔萃,品学兼优。学习了法轮大法后,按照大法的要求,无论在家里、在学校、还是在社会上,他努力自觉地做到遇事为他人着想,时时处处要求自己思想境界的升华,老师同学都很喜欢他。但是,1999年7月,恐怖大王从天而落──

江泽民一伙由于疯狂地恶毒、极端地自私以及道德人品的极端下流,“利用手中的权利对大法与大法弟子开始全面的邪恶镇压,抓人、打人、劳教、判刑、毁书、利用军、警、特务、外交及所有电台、电视台、报纸,采用流氓手段铺天盖地的造谣迫害,大有天塌之势,其邪恶程度覆盖了全世界”。(经文《预言参考》)不明真象的人有的被邪恶所裹挟、因恐惧而盲从、因麻木而辨不清善恶真伪,有的甚至无知地助纣为虐、害人害己。

闻知大法即将要被定为X教,在恶浪滚滚举世一片血腥的杀气之中,小石磊与自己的母亲绕过层层阻拦,跨过重重陷阱,顶住几乎是全社会的令人几乎窒息的压力直奔北京。1999年10月17日,母子二人到达北京,正如千千万万大法弟子的遭遇一样,北京城内中央和政府信访部门所在地早已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便衣打手和它们雇佣的街痞四处游荡逡巡,不准上访者表达意愿。认出你是为法轮功而来的,当场就被塞进警车,继而便是集中关押,向各地遣送。当天小石磊和他母亲在天安门就被不讲任何法律与道理、态度极为凶恶的警察所抓捕。

纯良无邪的小石磊被押回石家庄市兴华街派出所关押到置留室里,警察们以其经过专门训练的职业技巧,威逼利诱企图使孩子心理崩溃,在此曾关押了两天一夜并多次提审。一会儿甜言蜜语、一会儿凶神恶煞,目的只是让孩子屈服、说一声不再炼了。这么折腾来折腾去,小石磊毫不妥协,拒绝写保证书。无奈之下它们竟捏造了一个“扰乱社会秩序”罪名,把孩子投入拘留所,目的是让这位从未见过高墙电网内的阴森与恐怖的孩子实地体验恐惧,从而让他彻底崩溃,写出保证书。但小石磊始终坚修大法心不动,于10天后被放。放出来并不是恐怖威胁的结束,而是警察们更加变本加厉地迫害。它们为使杀机显得更为浓烈,拿石磊所在学校的书记开刀,可怜无辜的学校领导被当众戴上手铐,强行推入警车押解到派出所进行训问,企图借此向孩子施压。小石磊被放后,学校领导迫于压力不准孩子再到该校就读。

小石磊因坚修大法被迫失去了九年义务教育的权利,该派出所负有完全责任,他们竟狠毒地将毫不知情的学校书记如此对待,分明是想借机显示自己的政绩,甚至于彻底剥夺了一个孩子的受教育权,对这个孩子的未来根本漠不关心。从监牢出来,小石磊好不容易能回到温暖的家庭怀抱,但派出所仍不甘心,还每天没完没了地打电话到家里问他还炼不炼了。我们可以想象那种时而阴阳怪气、时而幸灾乐祸、时而又哄劝欺骗地拉拢、最终气极败坏地将电话摔掉的声音。尽管如此,小石磊每次都坚定地说:“大法好,我要炼!”僵持了五六天后,警察们决定用酷刑直接威逼,把精神折磨与肉体摧残相结合,看他还能不能承受得住。它们强行把孩子从家中带到派出所,上来就铐到楼梯的栏杆上,然后就暴叫着逼问你还炼不炼了,每问一声便踹一脚,还吓唬他:再要说炼,就用绳子只拴住你的拇指,把你吊在半空中。小石磊不为所动,仍然说大法好,我一炼到底。用各种警械武器武装到牙齿的警察和练过各种整人招术的帮凶们面对孩子那透明的纯善与坦然无能为力。干警们气坏了,又要把他送去拘留所拘留,因当时石家庄各拘留所关押上访学员太多,已满不收,方才作罢,但仍恶狠狠地扬言要送他去少管所。

在派出所,小石磊被铐在楼梯栏杆上,竟铐了长达六天之久。他们还一会儿这么威逼,一会儿又那么利诱。由于铐得太紧太久,冰冷的手铐随着人的活动一点一点地深深切入肉里,有的地方变成了深深的黑紫色;有的地方又肿起老高,象吹胀的气球;有的地方化了脓,脓水和血水融在一起渗流出来,不小心沾得哪里都是。疼吗?当然!但坚强的石磊一声不吭,默然承受着。

派出所无能为力,兴华街办事处书记的韩胜利(此人据说整法轮功有一套)便来了,将孩子带到办事处,亲自做转化工作。还是威逼利诱那一套,强迫写保证书。十几个小时后,书记照样失败而归,其中还有一个自称检察院的女人威胁孩子再不转化就送他去少管所。后来,见其无丝毫转变,他们就又把石磊所在学校的书记叫来,让他保释孩子回家。回家后,学校把写保证不炼功做为小石磊继续上学的条件,小石磊拒写。孩子的爷爷、爸爸、姑姑都找学校领导说好话,但都不管用。学校正式做出了赶孩子走的决定,小石磊失学了。

1999年11月底,办事处的书记韩胜利把孩子叫到办事处谈话,问孩子想不想见他的母亲。母亲自从和他一起被抓,回到石家庄后就没再见过面,不知被关在哪里。与此同时,被非法关押在单位的母亲也被押到办事处,问她想不想见儿子。原来这竟是它们用卑鄙手段炮制的一个阴谋。

他的母亲被兴华街办事处戴主任叫到办公室谈话,期间反复问你想不想见你儿子。后又被叫到另一屋与韩胜利谈话,谈话间,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的一女记者悄悄进来安放了录音话筒,过了一会儿又一男记者进来安放了摄像机。这位母亲问这是干什么,韩胜利支支吾吾说:“想拍摄你和你儿子见面的一个镜头。”这位母亲说,我不同意你们拍什么镜头,请记者把摄像机和话筒拿走。但记者不动。这时,石磊被那位女记者和其它工作人员围着走了进来。当时他母亲大声对他说:“咱们是堂堂正正的大法修炼者,我们不能对不起师父,不能给大法抹黑。咱们一起请记者们拿走。”小石磊立即义正辞严地请两位记者把东西拿走,记者只好拿走了摄象机和话筒。韩胜利见“好事”做不成,恼羞成怒,顿时气得暴跳如雷,又是拍桌子又是骂人,接着吹胡子瞪眼地厉声训斥,命令把孩子从这里带走,让他们母子见面的话再也不提。

但是它们还是拍下了孩子的镜头,那是他们把孩子哄骗到另一个房间,趁其不注意偷拍到了孩子的一个背影。仅凭这一个镜头,却被中央电视台如获至宝地拿到1999年12月的《焦点访谈》栏目中使用播出,并且一本正经地告诉全世界的观众,这个孩子经过什么人的什么工作已被转化了,和什么决裂了云云。竟然用这个采取见不得人的卑鄙手段而偷拍下来的镜头制造骗人的谎言,从而恶毒中伤大法。

当然,污蔑者自当遭报,而高尚者守志不改。恐怖大王无论如何恐怖都是改变不了真修弟子的心的。目前小石磊依然在大法修炼中勇猛精进,并在今年2月份转到另一所中学完成自己的学业。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江泽民及其追随者们所犯下的滔天罪行,一桩桩,一件件,都被秋毫无差地悄然记载着,它们早已注定将自己的生命销毁在层层无边的苦痛之中;奉劝那些盲从者们,在这万劫难逢、艰难即逝的严肃历史时刻,请立即放下手中的屠刀,勇敢坚定地站在正义的一边,尽可能地为普天下善良无辜、饱受磨难的大法弟子们倾助自己的一臂之力!这才是你们此时的唯一出路,也将会是令你们永难忘怀的明智的生死抉择。

石家庄市兴华街派出所所长王建华电话:0311-3016048;
兴华街办事处书记韩胜利电话:0311-7011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