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泽民──祸国殃民的独裁者


【明慧网2000年10月5日】 自古以来的暴君,独裁者,无不以专制,昏庸,猜忌,暴政,残民为其统治特徵,也无一不在农民运动的风起云涌中,在藩镇割据,外族入侵中轰然倒台的。至于这些暴君,昏君的个人下场,自然是无一善终的。

说起江泽民的专制,已从镇压法轮功中表演得淋漓尽致。江某在全国人大对法轮功还没有任何说法以前,一个人断然宣布法轮功为邪教。紧接着,在专制独裁下当惯了小媳妇的人大,只好充当橡皮图章,作出紧急反应,定法轮功为邪教,在宪法中匆匆补充了“邪教”定义,舆论也紧锣密鼓,慌忙跟上。刹那间在全国范围内对法轮功的造谣诬蔑铺天盖地。在江某眼里,宪法、人大、新闻媒体统统是巩固自己统治的工具。江某明知在政治局表决中,对法轮功的镇压,有人反对,有人弃权;明知朱镕基总理严肃批判了公安部放着大案要案不抓,以高级的特务手段对付法轮功;明知朱总理已妥善处理了“4.25”中南海事件,事情已经化解,他仍一意孤行,并在党委会上当众指责朱总理。无奈朱镕基威望崇高,无论官声、政绩、操守、能力皆为他江某望尘莫及,生怕弄巧成拙,不便轻举妄动,转而把目标对准了法轮功。

江泽民的专制,还表现在“4.25”中南海事件上的暴跳如雷。试问江某,万余名法轮功学员在中南海外面静静地和平请愿,犯了什么弥天大罪?自己的人民,自己的百姓向政府请愿,便以为大逆不道,犯上作乱,竟下令镇压数千万百姓。这就是江泽民口口声声的“民选政府”,“人民公仆”的行为!

任何民主国家都允许自己的人民有事可直接出入国会、参众两院投诉、喊怨、建议。而江泽民领导下的中国政府竟视人民如盗贼、如洪水猛兽。法轮功学员只是在围墙外静静站着,便因此惹上了杀身之祸。一场全国范围内生灵涂炭的大迫害就此开始!试问:这样的专制暴君,人民除了盼你早日下台,还能有什么呢?

说起江泽民的猜忌,昏庸,已到了在全世界丢人现眼的地步。人人都知道法轮功是一个和平的修炼团体,学员都是用“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没有半点政治野心,只求道德升华,身体净化,返本归真。这样的修炼人,哪个国家不希望越多越好?越多,越是国家社稷之大幸,民族人类之福音。江泽民出于愚蠢、偏狭、霉暗的心理,认定了“4.25”万人集会是向它夺权的信号,将一群和平的修炼人假想成自己的敌人,活生生地把大批善良优秀的人民推到了自己的对立面,使百姓生灵涂炭,使国家元气大伤。如此昏庸愚蠢的国策,翻开人类历史,怕是空前绝后。

说江泽民昏庸倒行逆施还在于:面对如此腐败的吏治,泛滥全国的黄、赌、毒束手无策,甚或睁只眼闭只眼,对善良人民的镇压却是手段百出花样无穷。

说江泽民昏庸倒行逆施还在于:原以为对付法轮功,几天便可大功告成,却不料遇到了及其顽强的抵制。法轮功学员的和平上访请愿从未有一日停止。在残酷的镇压下,这群看似安祥、温和的修炼者表现了惊天地,泣鬼神的气概。直面苦难,义无反顾,为护法为助师,直将生命等闲。“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如今的江泽民已是骑虎难下、焦头烂额。

至于江泽民的暴政、残民大概只有文革可以望其项背了。江泽民经历过历次的运动,包括文革,应该知道这些政治运动有多么地祸国殃民。但他出于对自己权力的担心,竟置人民的死活于不顾。在镇压法轮功的命令下,全国公安及地方上的败类魔性大发,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江某把凶暴、残忍、卑鄙象瘟疫一样传播全国。在这道德人心江河日下的今天,无风不起浪。更何况有江某的公然撑腰,人渣、败类们一轰而起,对法轮功的迫害肆无忌惮,各种刑法无所不用其极甚至闻所未闻。他们的恶行罄竹难书。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暗室之过,神目如电”,更何况这光天化日之下的滔天罪行。我们相信会有清算的一天。且不谈这些恶棍将来的层层销毁,就在常人这一层,也难容它逍遥法外。

“苛政猛于虎”,这是千百年来在专制暴政下的中国人民的沉重的叹息。经历了文革余劫的中国人民,满怀期望注视着这届政府,希望他们是开明的、与世界接轨的新政府,却不料江泽民上台后私欲、权欲恶性膨胀,一手遮天,导演了这场大镇压。人们思考生命的意义,希望通过修炼,使生命有美好的归宿。想不到这么单纯、善良的愿望,居然也能招致这场旷日持久,惨无人道的镇压。

江泽民的倒行逆施,已是人神共愤。

在此,我们要求江泽民停止镇压法轮功学员,公开认错,严惩凶手以谢天下、以平民愤。

江泽民的所作所为,已公然践踏宪法,践踏人权,凌驾于国法之上,残害断送了五十多条生命,使无数家庭妻离子散。对于参与这场镇压的人们,请你们不要再助纣为虐。中国有句古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弃恶从善才是唯一的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