潍坊市潍城区于河镇政府“转化点”滔天罪行


【明慧网2000年11月13日】一、打人凶手主要名单:

王新民、滁永生、杨振东、陈龙山、陈永华、谭春起、郭星跃、李云中、王世明、张建东、郭汉东、……

二、被打死、逼死法轮功学员名单:

玄成喜、张志友

三、被打伤的法轮功学员名单:李龙乾、张风英、张怀祥、李玲云、李爱英、于秀华、徐淑珍、李建刚、孙可云、陈树彬、孟庆华、王桂芬、王桂兰、陈进学、陈进兴、张继明、陈文礼、高继升、高继芳、高继荣、陈红英、陈红玉、郭兰芬、郭玉兰、孙云霞、陈乐河、李素芬、丁学花、王春燕、张树才、李树兰、于言芹、陈文中、考静花、……

四、迫害地点:

于河镇司法所、兼综合治理办公室--即成立的所谓法轮功强行转化点

五、迫害刑具、方式:

胶皮棍、方木棍、圆木棍、电棒、皮棍、笤帚、……
用凉水喷、用烟烫、钉大头针、罚站、罚钱、夏天太阳暴晒、冬天冻、……

六、凶手材料:

1、王新民,男,50岁左右,家住潍坊市潍城区,原镇政法委书记。
外貌及特征:
胖高个,哭丧脸,酗酒如命,走路摇晃;贪污成风、好流口水;以权压人,出名"打手";恶名远扬,人人恨之。

2、滁永生,男,40岁左右,家住:潍坊市潍城区区委院内,现镇政法委书记。
外貌及特征:中等个,阴沉脸,戴一副近视眼镜;言行处世道德极其败坏,同学同事都恭其为"畜生";时常酒醉后照死里打人,影响极坏。

3、杨振东,男,30岁左右,家住:潍坊市潍城区于河镇委院内,现武装部长。
外貌及特征:矮个,粗胖,一脸横肉,形如其人,有"土匪"之形,打人之毒不亚于"法西斯",名声极恶。

4、陈龙山,男,25岁左右,家住:潍坊市潍城区于河镇七甲张村,现通讯员。
外貌及特征:矮个,青光眼,主子面前奉承表现,同事面前冷眼相看,专好管闲事,每次打人都"积极表现",打起人来就丧失人性,人人痛恨。

5、陈永华,男,30岁左右,家住:潍坊市潍城区于河镇褂角村,现镇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
外貌及特征:瘦高个,说话嬉皮笑脸,阴险狡诈,笑里藏刀,人称"笑面虎",在主子面前唯唯诺诺是奴才,在百姓面前横蹄马朝,因打人出色而升职。

6、谭春起,男,40岁左右,家住:潍坊市潍城区于河镇委院内,原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
外貌及特征:黑高个,阴险毒辣,好醉酒后打人,打起人来如家常便饭,名誉扫地。

7、郭星跃,男,40岁左右,家住:潍坊市潍城区于河镇委院内,现文化组织部长。
外貌及特征:中等个,有点胖,以动"嘴皮子"整人闻名,喝酒后暗中搞人。

8、郭汉东,男,40岁左右,家住:潍坊市潍城区于河镇郭家楼村,现司法所所长。

七、累累恶债:

1、99年6月,法轮功未定性之前,因中南海之事未解决明白,部分学员想到北京上访,被无理抓回,以王新民为首逼张志友、李玲云上缴2000元罚金,逼高继芳、高继容、李爱英上缴罚金500元,而这些上缴的"保证金"并未有任何收据全纳为己有。

2、99年7月21日开始,因中央政府把法轮功定为非法组织,故法轮功学员上访:

A、陈进学与其妻王春燕,孟庆华、郭玉兰、陈树彬、扬某某等9人在昌乐被便衣截回进行所谓的转化(罚站、罚钱、逼写保证、、、、、)

B、郭兰芬、丁学花及女儿在天津被拉回进行毒打,(动用木棍、笤竺、拳打、脚踢)李文中暗中从郭兰芬处逼要1000元罚金,贪为己有;丁学花的丈夫高继升在家,因怨其没看好妻子,把他拉到镇上毒打,背心都被血印透,还罚2000元保证金。

C、张志有与李玲云从北京拉回后遭毒打,身上大面积被打黑,还逼其写保证书,罚款2000元。

D、李爱英在家炼功,被无理抓去,动用两根电棍进行长达1小时的刑讯逼供,直到电到没电为止,嘴肿的说话艰难。

E、张怀祥、张树才、李龙乾等也因在家炼功,被抓到镇上毒打,用的木棍被打断多次,笤竺也被打散好多把,打的嘴等多处出血,身上肿的肿,黑的黑,王有健其妻被打的住院,到现在仍未恢复。

F、在打罚的同时,还抓所有炼功的学员开批斗会,逼念报纸,记者采访逼着学员说假话,骂老师,骂大法,逼着交书,等一系列残无人性手段。

3、99年12月初,以王新民为首的败类们又一次对大法弟子们进行迫害:

先把张风英、李龙乾、陈进学、李爱英、陈文礼等抓到镇上,威胁他们拿钱放弃炼功,如不答应就进行毒打。而后又抓其他的学员,逼迫他们凡继续炼的50多名学员每人交600元,如不交者一律关押、毒打,钱以后再给。其实,邪恶的谎言完全是骗人的,善良的学员被骗交的保证金被以王新民为首的败类们贪为己有,它们吃喝玩乐用的全是法轮功学员--这些善良的老百姓们辛辛苦苦挣来得血汗钱,就这样被它们无端地挥霍了,而王新民一人就利用这些保证金堵上了自己在基金会几万元的欠款。

4、99年12月初,孟庆华,李玲云进京上访,在潍坊市车站被强行拉回镇委,当晚,把他们绑在派出所树上直到天亮,长达4个多小时,零下3、4度,全身都被冻麻,失去知觉,然后又遭毒打,打的死去活来。张志友、陈进学、陈文礼、李爱英、陈进学的妻子也被怀疑与二人有来往,也遭受毒打,还逼他们互相打,每人上缴1000元保证金。

5、2000年1月,李龙乾因进京上访被抓回镇委,以王新民为首的败类们在酒足饭饱后对其进行了一次令人发指的毒打:用电棍,胶皮棍等刑具丧失人性的不住的持续一个多小时毒打,腿部动脉血管等好多被打断,血淌了一大滩,就是这样他们仍继续打。有一帮凶陈立国因不忍心下手,还挨了王新民的踢,打晕了又泼上凉水打,最后泼上凉水也没醒,才送到医院去抢救,4个小时没血压,医生都害怕能不能救活,经长时间供氧才脱离危险。另一面又欺骗家属不让看望,还逼他交纳5000元保证金,不交就关押。同时利用这一套法西斯式的高压方式对潍坊抓来得李建刚、孙可云、于言芹等4位学员进行打罚,其实它们的目的就是为了赚钱。

6、2000年2月份,又凋来一位更为邪恶的败类滁永生接管王新民之职,当即下令,威胁法轮功学员:如果再继续炼功,再进京上访,家里凡是喘气的都给弄来;凡是能挨住打的,罚起钱的就去,出去后胳膊腿都给打断。其邪恶凶狠肆无忌惮。

7、2000年4月份,大法弟子张怀祥为证实大法步行上访,身无分文,顶着寒沙狂风,昏倒数次再爬起来,每天120多里路,没白没黑,整整9天到达北京,千辛万苦,不远千里,他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说句真话,说句公道话吗?而迎接他的是以滁永生为主的败类们的毒打:让他爬在地上,用胶皮棍、木棍进行毒打,这还不够,王新民又用大头针往他指甲里摁,滁永生用烟头往他手背上摁,一天连续3、4次的打,身上皮肤被打的黑紫,肿的老高,打够了又把他送去拘留,拘留完后又毒打、、、、、、同时陈进学与妻子、陈进兴、陈文礼、张继明三更半夜被拉到镇上,因怀疑他们与张怀祥有来往,采取同样的打压罚,迫于邪恶的淫威,每人被迫交了2000元,张怀祥因交不上钱,逼其每天到镇政府干活,期间李玲云、李爱英、陈树彬步行12天到达天津,被拘留15天后拉回镇委,它们用同样的卑鄙手段毒打他们,连续3、4天,每天至少2、3遍的打。李玲云被打的一走路都摔倒昏过去,臀部也被打的鼓起大泡,不断流脓流血,回家都是让人背回去的,本属城关街办的陈树彬也被强行拉到镇上代管,这样就可捞得1000--2000元的好处费。张志友因妻子上访未上报政府,也被拉去遭受毒打,打完后还逼其上缴2000元罚金。

8、2000年6月,它们把几名法轮功学员抓来进行威胁,其中陈进学与王春燕正值麦田浇地,未按时去,被它们强拉到镇上,索要500元罚金,没钱交就扣押,最后罚了50元现金,在它们转身回去之时,滁永生对王新民说:这回又有酒钱了。丑恶的嘴脸尽显无疑,连50元钱都不知廉耻的索要。王桂芬与城关的于秀华、徐淑珍步行进京到沧州被抓回后,也如是采取要命毒打,打昏后再泼上水,用电棍电,王桂芬当场被打的住院抢救才脱离危险,每人还罚了2000元。于河因又一次所谓的教育转化,与城关街办(打死陈子秀的地方)进行黑帮交易,捞得一笔相当的黑钱。3位60多岁的老人竟遭受如此残酷毒打,实在是天理不容啊!这样的心还能是人的良心吗?和狼心狗肺有何差异呢?

9、2000年7月20日开始,滁永生等败类们把陈进学、张风英、张继明、李龙乾、陈文礼等人抓去,强行关押,逼他们干活10多天,后放3天假期间,独自留下陈文礼,因其党委书记与滁永生私下有意迫害他。边毒打边用水龙头喷。期间陈红玉,王某某因上访从北京拉回毒打,还索要5000元钱,在王某某没来之前就把他家彩电抄走了。李文中还暗下把陈红玉藏在女厕所里,索要2000元钱,不让滁永生知道,互相之间勾心斗角,黑吃黑,鱼肉百姓,这难道是人民的公仆吗?孙云霞也遭受了同样的打罚,逼其丈夫索要5000元钱。

10、2000年10月5日开始,以王新民和滁永生为首的败类们对大法弟子们进行了又一次的迫害,其邪恶程度在潍坊乃至全国罕见,败坏至极实属空前,仅9天时间,就有2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10名大法弟子被数次打晕,1名被打的住院,长时间关押学员,高额罚款(10000元、5000元、3000元)

A、原属北关街办的玄成喜,因牵连其发真相材料,被于河拉去毒打,7、8个人如狼似虎的败类把其围住,扒光外衣,让他趴地上,采用一切刑具,连续40多分钟轮番毒打,打晕后再泼上水,还不过瘾,在它们酒足饭饱之后,又进行了长达2个多小时的毒打,直到打死为止,就这样,60多岁的老人被这些邪恶凶手们活活打死了。这些卑鄙阴险的败类们又伙同北关秘密召开黑会,诬陷玄成喜撞墙自杀,背着家属强行火化,逼其家属不能透露,而凶手仍然逍遥法外,继续做恶。

B、李玲云与丈夫张志友到北京上访,被强行拉至沧州,张志友因多次遭受镇政府败类们的毒打,迫于它们的凶狠毒辣,被逼无奈只好跳车,不幸身亡。在沧州被强行火化。即使李玲云丧夫,它们仍不放过她,现仍关押于镇政府,还逼其交5000元罚金。

C、李爱英与丈夫到北京走亲戚,正遇敏感日,在滨洲被强行堵截,她丈夫不炼功,但它们也不放过,对他进行了残酷毒打,直打的浑身发紫,然后打李爱英,滁永生等用胶皮棍等工具对她没头没脸的殴打,碗口粗的木棍被打断多次,逼问还炼不炼,她闭口不语,于是就更加抽打,打的牙都松劲,眼圈被踢的黑紫,头上电的都是小紫泡,身上又黑又肿,被打晕了,又用自来水喷醒,继续打,连续3、4遍,其邪恶至极难以表述。

D、被抓的其他大法弟子李庆芬、杨某某被打的大小便失禁,还逼她丈夫交了5000元罚金;李龙乾被打的尿血,大小便艰难;张风英牙被打掉好几颗,大小便失禁;高继升被打的难以承受,往墙上撞头,撞的血流不止,被强行铐在椅子上;孟庆华被打的站不起来,爬回关押屋中;高继容、陈红英、王桂芬、王桂兰、陈乐河都遭毒打,有的身上打的起泡,黑紫一片;丁学花因"不举报丈夫进京",被李云中、王世明等强行抓去,一气打的住院;陈进学、张继明、张怀祥、郭兰芬、陈红玉等也相应被打压。

至今,李龙乾、李爱英、张风英、李玲云仍在被关押中,不断遭受毒打,还要干活,交钱,扬言:每人至少一万,不交钱就劳教。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铁证如山,天理不容。你们的罪恶史已经为世人所知,你们已经成为世界罪人,你们的罪名已经推上世界舞台,你们必将接受世界公审!!!在事实面前,你们这些所谓的当权者还有良心吗?你们身为人民干部,理应为人民服务,为人民着想,对人民好,而恰恰相反,却视人民为敌人,把好人当坏人,贪污腐败的不去管,拐卖抢骗的不去抓,专打这些纯朴善良的好人,所做的事,败坏的程度令人发指!呜呼哎哉!真不是人干的事啊!这样的败类和鬼、畜生有什么差异呢?被打被罚的大法弟子大都是五、六十岁的老人,他们不就是讲句真话,说句公道话吗?争取一个合法炼功的环境吗?而且他们都是真心体验到修炼的真正内涵,都是身心受益的,而你们却大动干戈,劳民伤财,不计其余铲除这些善良百姓。请问你们还有人性吗?难道你们没有父母、没有亲朋好友吗?他们到底犯了什么法,哪条罪?你们这么打这么罚?可他们却毫不怨恨你们,反而劝说你们不要听信谣言,相信真理,难道你们就不为所动吗?我们相信你们会受到全世界人民的指责和审判!!!

潍坊市潍城区于河镇政府电话:0536--8169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