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法女弟子被关押、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0年11月18日】 10月26日我去天安门和平请愿,被天安门的便衣警察抓上警车。当时,我喊:“法轮大法冤枉!”“法轮大法是正法!”起初被拉到天安门分局,而后被押进大客车。车里两侧有武警、警察,车里约有40余位大法弟子。车开了大约两个小时,等到下车后才知道是怀柔看守所。下车后看到有40多个男弟子被毒打、后背被编号后,抱头蹲在那里。我们女弟子下车后也遭到毒打,有几个弟子不服,被连拖带打地拖到了一边。后来有一个抱着才五、六个月的小孩的弟子被打,结果打到了孩子身上,孩子惨叫不断。我因为对他们的行为表示愤慨,遭到第二次毒打。进看守所后,我们被强迫滚板、照相、搜身,然后被送进牢号。

第二天第一次提审时,我就向提审我的警察揭发了江泽民的罪恶,讲清大法的真相。之后问我姓名、住址时,我坚决不说,只说我是证实大法来的。第二次提审时,我还是坚持不说,结果提审我的警察抓住我的头发拳打脚踢。第三次提审换了个警察,他强迫我蹲马步二、三个小时,直至我坚持不住趴在地上,此时我已经绝食绝水三天。到第四天,看守所所长酒气冲天地冲进牢房问:“你们是不是绝食、不报地址?”然后双手各抓一根电棍对着大法弟子的头部、脸上乱电一气。又把一个大法弟子摔到床下,用脚踩在大法弟子身上,再用电棍电她的头、脸。用刑过后,又叫犯人把我们拖出去,折磨我们(俗称“坐飞机”)。完后又拉回去强行灌食,我拒绝配合,结果他们四个人强行把管子插入我的鼻孔,结果管子横在气管内,差点使我窒息。这种窒息已有两次,每次插管四、五次,鼻子插得鲜血直流。绝食到第八天时,唐管教和楚管教把我叫出去,说是搜身,实际上是强行扒光我的衣服,让我一丝不挂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冻了三个小时又进行毒打。绝食到第十一天的晚上,因我们炼功,被他们强行拖到男厕所。厕所里充满了凉水,让我们站在水里泡了四五个小时,才放回号子。第二天我和两个功友已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他们怕我们死在里面,这才放了我们。放我们前,看守将我们的钱全部没收。收款的女管教叫我签字,我不签,她就用脚狠狠地踢我胸口,当时我就晕过去了。她们吓坏了,后来那两位功友搀着我离开了看守所。当时我们身无分文,只剩下一口气,忍受寒冷、饥饿,从怀柔走到顺义,后搭车到东直门,沿路乞讨,哈着腰,就这样一步一步走到汽车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