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七岁儿童的苦难经历及证言 【明慧网】

一位七岁儿童的苦难经历及证言

【明慧网2000年11月10日】我叫陈正,93年10月出生,在我六岁和七岁的时光中,是我最痛苦和最难忘的,直到现在。我在此真诚的向全世界的好人呼唤:“请支持、帮助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因为我们的处境都是很危险的,特别是狱中的学员,他们的处境更危险!”

现在我把我所见真实情况向世人告知:99年7月22日后公安一直骚扰我们的生活,8月初,在我同意的情况下,妈妈带我去北京。8月19日在天安门广场打坐,公安把我们带到天安门派出所,在派出所有一位同修阿姨不讲姓名,她不想连累家人及单位,警察就把她一人带入房间关上门打,后来同修制止,警察就把制止的同修也带进屋里打,只听见“叭叭叭”的打耳光的声音,他们没有怨恨,善意对警察讲:“这样对你们不好,我们都是善良的人。”警察讲假话,大声叫道:谁亲眼看到我们打人啦?!当时想起幼儿园的老师说警察叔叔是好人,是保护我们的,这时我才知道幼儿园老师不知真相而被蒙骗了。我见的警察是坏人,比坏人还坏,他们公开骂人、打人,一点礼貌都没有。我当时告诉妈妈警察叔叔是魔。在里面他们不让大法弟子大小便,不给饭吃。从早上9点关到晚上10点才开始让各省办事处的人领人带走。

后来那位不讲姓名的阿姨又被他们打得昏过去了。我听到他们在外面讲摸摸她的鼻子看还有没有气,那人说还有气。他们就把阿姨抬到狱中,当时阿姨什么都不知道了,一动不动地在地上躺着。我吓得直哭,过了很久阿姨才醒过来。慢慢从地上坐起来,脸上青青的,是警察打的。阿姨对我笑笑叫我别怕。在那里,我感觉象地狱一样,那些警察无所不干。他们见阿姨醒了,又拉去打,叫阿姨讲姓名,阿姨还不讲,他们又打阿姨,我听到那“叭叭叭”的打人声,心中好担心阿姨,又好害怕。后来他们又把阿姨打昏了,警察过来叫妈妈捂着我的眼睛不让我看阿姨,他们看我吓成那样,所以不让我看,他们又把阿姨抬到狱中,阿姨一直昏迷着……后来驻京办事处的人把我和妈妈接走了。后来阿姨不知怎样了,可我们心中一直挂着……。

回到家我一想起警察就反感、害怕他们,从那以后我不再相信警察了,他们让我看到了他们的邪恶,他们不遵守纪律,不讲礼貌。

今年三月份妈妈问我能否去北京证实大法,我想起警察的邪恶就说不去,因当时我真的不想再见到他们,叫妈妈自己去。

20多天后妈妈回来了,讲句真话就吃了20多天的牢狱之苦。妈妈消瘦了,但精神很好,看到妈妈的勇敢和正气,我请妈妈放暑假带我去北京护法。

今年7月我们又来到北京,见到好多大法弟子,他们放下一切美好生活,为了中国政府好,为了老百姓好,他们来善意请愿,“不怨不恨,不记不报”。

7月15日我与妈妈在天安门拉“真、善、忍”横幅,警察来了由于人太多,没有抓我和妈妈。7月20日,我要求妈妈再带我去天安门请愿,20日早晨9点多,我与妈妈拉开“法正乾坤”横幅,高呼“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警察恶狠狠地把我们带上车,在车上,妈妈善意对警察洪法,警察就把我的手反背着扒我的手,另一只手拽我的耳朵,我痛得大哭,他仍不放手,要妈妈停口才放我,大法弟子们见状大声正气说:“不准伤害小孩!不准打小孩!小孩无罪!”警察就关上车门,拉上窗帘,使劲打妈妈,把妈妈打的脸肿了,又打头,打耳朵。大法弟子们都叫他们停手,大法弟子们把我和妈妈保护起来往车后座推。我见一位男学员头被打破了,流血了,警察又使劲用脚踢女同修的肚子。打了好一会才停下来开车送我们去天安门派出所,到那已有很多大法弟子在那里,都不讲姓名,我们也不讲姓名。警察又威胁我,叫我讲是从哪里来的,想教唆我骂大法骂师父。我没搭理他们,他们没办法,就说:“你说一句不炼法轮功,就放你和妈妈回家”。我什么也不说,也不搭理他们。他们又对我旁边的小哥哥功友说:“你是哪所小学的,讲一下你学校的地址。”小哥哥好有智慧,他告诉他们:“我在中国小学上学。”警察气得哭笑不得,最后他们没招了,一大车一大车运走了大法弟子。

后来他们就开始把小弟子们分别带到屋里盘问、恐吓、威胁。那位9岁的小哥哥一直不讲,最后他们对小哥哥大打出手,把脸都打青了。小哥哥哭得好大声,后来就讲了地址。警察对我们小弟子又吼又叫,简直不象人样啦!他们不给我们上厕所,不给饭吃,到晚上10点多大法弟子陆陆续续被送到各个派出所。在那里我见到有哥哥姐姐、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他们非常善良,处处做好人,做好事,走时周围的垃圾也要捡干净。我问妈妈:为什么政府这样对待我们,我们没做什么坏事,为什么……

晚上我肚子饿得实在不行,同时感到在那里好可怕,警察的脸上没有笑容,没有善意的语言,只有打骂声……。我很难受,哭了起来,他们见实在问不出我们的姓名也烦我的哭声,就把我和妈妈放了。到街上,没有证件住不了店,我和妈妈就去了一位同修老奶奶家住。第二天还未起床,警察查房,知道我们是大法弟子就把我们和奶奶带到派出所关起来了。在那里又热又脏,警察说放我们有条件,就说一句不炼法轮功。我们不答应,他们就不停地打我妈妈的头。过了一天我开始流鼻血,他们报告给上司,上司就到狱中逼着妈妈讲不炼法轮功,妈妈坚决不同意。他们诱惑:说一句不炼就放了你们,那么回家关上门炼没人知道就行啦。我们不搭理他们。他们又叫我骂师父,我实在忍不住说了他们一句:你们警察就是王八蛋!后来妈妈批评了我,说师父讲“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我心中很难过,我们没犯法,又把我们关起来,在那里关3夜2天才放了我们。

回到家,当地警察又骚扰我们,并说只要说炼就要关我们,我们只好离家出走,一家人各奔东西,但是我们记着师父讲的“以苦为乐”,无论在哪里我们心中都装着大法,装着“真善忍”。

还有,我是99年4月开始修炼的,修炼以后身体健康,很多人夸我好乖,我就告诉别人我是学法轮大法后变好的。

师父好!大法好!大法弟子好!

小弟子:陈正(陈正母亲帮助整理) 2000年11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