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本遏制,对邪魔说“不!”


【明慧网2000年11月25日】 经历了与马三家、天堂河、团河等劳教所那些转化典型的“谈心”,我对大法修炼形式产生了暂短的迷惘。经与同修切磋,再读师父《排除干扰》、《理性》、《去掉最后的执著》等经文,我于惊异中猛醒。原来师父早已把这一切清楚地告诉给弟子了,只是以前学法不深,体会不到。而今回看,清楚地看到自身的种种执著与宇宙中旧势力的邪恶,体会颇多。

首先认识到自身的执著,执著于听,想听听他们讲得有没有道理。结果,正如师父所说:“听了不好的东西就从耳朵往里灌。”在不知不觉、迷迷糊糊中,几乎认同了他们的观点,几犯大错。这是我一颗有求之心与主意识不强导致的:“你去听,你不是去求了吗?”“你不往耳朵里灌,它能进来吗?”也有同修存有好奇心,奇怪于他们如何迷惑学员。就这一念,一听之下,几乎也受蒙蔽。--有漏何以补漏?多学大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另外,我更明白要加强主意识,从大法的原文原意中去悟,决不能要其他任何东西。

其次,感受最深的是马三家这些人似是而非的语言背后有一种邪恶的本质。对于他们混淆黑白的歪理邪说,起初我认为是邪悟与正悟的差异,但经学习师父的经文,我认识到,它们实质上是与正悟在直接对立。安排这件事的是宇宙中旧的势力,它们利用那些人渣、小丑,以帮助学员提高为幌子,大肆宣扬“无形、无名”等禅宗的空理,实质是破坏学员的正念,迫害大法。对于禅宗,师父说的明白:“执著无存为真空,非物质空”“你无名、无像、无我、无存、全是空,吃饭喝水何故之?穿衣何为?挖其眼如何?”表面上,从不二法门的角度,应不与其多接触;而实质上,从正与邪的根本基点来看,应坚决予以抵制,根本不听其鬼话,不给其一点市场,从根本上窒息邪恶。正如师父所说:“你要真正修炼法轮大法,你就别去听。”从另一角度讲,它们(马三家那帮人)身上确实有阴性、黑色的物质存在,正如师父以前在经文所说:“但那人身上要真有东西就很坏,最好不接触。”

也有同修被其表面的伪善所迷惑,认为它们比自己善,从而产生了动摇。对此,我认为:一、不管表面如何,但他们是伪善的低级生命,伪善的面具下是一颗黑色邪恶的心。他们正如师父在《坚实》一文所说的,“展示或告诉学员一些他(它)们自己观念的认识”,“其实都是很低的东西和骗人的谎言”。有同修经师父点悟认识到:马三家那些人让他喝下的是甜美的毒药。二、作为大法弟子,我们修好的那部分立即被隔开了,人表面这块儿一直是剩下的未修好的那部分,这并不能说明我们不善或不好。真的当大法弟子的威德展现时,那才是真正的光焰无际。--我们是在大法中修的生命,应站在法的基点上,更清醒地、更大智慧地看待一切,从本质上认识事物,而决不能只为表面所迷惑。

而且这还牵扯到对师父对大法真信、正信的问题。我们任何人都不配去议论法,不能从左边、右边、上边、下边去看法,只能秉着正念,从正面认识大法,这才是真正正确的。师父在《转法轮》258页中说:“我这个人我不愿意说的话,我可以不说,但是我说出来的就得是真话。特别在这种情况下,我在讲法时我要是不讲真话,在这里说玄话,不能够有的放矢地随便乱讲,我就是在传邪法。”这段话的份量很重、很重!

目前,这些邪恶的势力仍在中国大陆肆虐,尽管时日不多了。有些单位以工作为理由,强迫安排在职或退休人员与马三家等劳教所的人接触。但这是正常的学习或培训吗?“我们人活着就有维持人活着的权利”顺从单位意愿前往马三家等地不叫顺其自然。其实,它是不是对邪恶的一种默许呢?《道法》中说:“你们也要明白“自然”是不存在的,而“必然”是有原因的。……你们认为这一切魔难都是必然的,就是这样的,产生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通过学法,我逐渐认识自己的不足。允许这种“帮教”形式的存在就是对邪恶的纵容。对邪恶的纵容是对正的因素的伤害。我们有义务运用智慧主动地消除邪恶,主动去除魔性,主动地维护正的因素,并在此中修我们的大善大忍,而不是主动地被邪恶牵着走。我对西人同修《去除魔性》及师父的评语体会更深了。

其实,无论表面如何为你考虑,实质上,单位的那些组织者充当的是邪恶的帮凶这一角色。当同修真的不为情份所动拒绝前往时,或许他们背后的邪恶就开始暴露了:“一切后果自负!”面对开除、收房子、送劳教等威胁,有同修一笑了之--人从来都没有自己说了算过,何况,舍尽一切为大法是大法弟子职责所在!即使回到人间这层法,他们这么强制性的限期转化就是对人权的践踏,是在亵渎法律与正义。

以上是个人体悟。回首从前,深感愧对师尊。无论如何,多少我是抹了一点黑的,教训是深刻的。写出此文,只想为天下同修提个醒:从内心深处认识大法,加强理性,正念正悟,从根本上窒息邪恶,主动去除魔性,勇于对邪魔说:“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