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悟法理、严守心性才是冲破监狱铁门的关键

在重大问题上分清修炼人和常人行为准则的界限

【明慧网2000年8月25日】 师父八月九日的经文《理性》发表后,哈尔滨地区一些人拿着经文送到监狱里说是要劝学员出来,这种做法是很不恰当的,绝大部分学员能够从法上去认识、辨别,不为所动,但也有个别学法不深或者执著心不放的学员产生了疑惑,准备写保证,或者做类似不该做的事情。对于修炼人来说,这是在修炼上的重大原则问题,不能想当然,而是要站在大法的基点上正确对待。

师父在《理性》中说:“走出来用各种方式证实法是伟大的行为,但决不等于非要被邪恶所抓走,……”前一段确实有个别学员认为只有进监狱才是了不起的,认为被判刑是说明你行了,甚至有人执著于进监狱。当警察带走身边的学员时,他也挺身而出说:我也是大法弟子,也跟着一起进监狱,把进监狱当成了修炼提高的必要环节。这是对大法修炼和目前正法天象的严重误解。正如师父所说,“证实大法才是真正伟大的、是为了证实大法才走出来,既然走出来也要能够达到证实法,才是真正走出来的目的。”现在“走出来的目的”这个问题已经讲明了,我想:我们不能抱着个人的执著片面地理解法,不能从而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更不能向邪魔投降,屈从于邪恶。因为“被从监狱释放”同样也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目的是要证实大法,是要让天下人知道大法的真相。

那么,具体到已经落入监狱的大法弟子是否可以通过写“保证书”等等向邪恶势力妥协的方式暂且走出监狱大门呢?我们理解,这是绝对不行的,因为这在法理上是绝对讲不通的。

我们修炼的人知道,人无论做什么说什么都会在另外空间留下纪录,真实生动,经过多少漫长岁月之后还会历历在目。无论人的肉眼能否看到,那是一个生命真实经历过的客观历史,无法掩盖,无法增删和修改。修炼的人更是如此,修炼人的一切行为正在一一写入自己那部可能流传万世的修炼的历史。在道德被人遗忘、蔑视的现代社会,常人经常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或者达到什么具体目的,使用说谎、阳奉阴违等“聪明”、狡猾的办法蒙混过关,进行“现实”的交易。人们变异后的观念对这些已经习以为常,认为没有什么不好。可是,无论常人怎么想怎么做,那是常人在他们心性层次上的作为。

修炼过程中的人是神(修好的部分)人(尚未修好的部分)同在的,这两部分属于同一个生命。那神是自觉自愿地严格按照自己心性所在层次的宇宙特性思想行事的,因为他已完全同化在那个境界的大法中,成为宇宙大法真实不破的一部分表现,绝不能按照常人的行为标准做事;而尚未修好的人的那一部分呢?虽然还是人,但已经不再是能够混同于常人的那种生命,因为他是正在被修成神的生命,正在努力同化到大法中去的生命。师父讲过一个理:“一个修炼的人天上是不把你们当人看的,他们认为你们是神,你们圆满了将是未来不同层次中的神。”(《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神是身神合一的,形式和内涵是统一的,那么一个伟大的神怎么能向邪恶势力和人间的败类写什么它们需要的“保证”呢?如果给破坏大法的人写了什么“保证”,即便师父想再给你机会走向圆满,你能够格吗?如果天上的神问:你是怎么修上来的?怎么交待?写过一次“假保证”?那是玷污在自己修成的那位纯真的神啊!如果说这次因此而失去万古机缘,不能走向圆满,但未来可能还有机会修,可是这样的机缘要再等多久才有?这样的污点将来要再吃多大的苦才能洗清?

抓我们是错,被关押是错,判刑罚款更是错。全是他们的错,而不是我们。当我们不抱着进监狱的执著,在走出来证实大法的过程中被抓、被关押时,这或许也是我们修的过程,消去自身业力的过程,正悟那一层法理的过程,用大善,大忍的胸怀晓之以理、让邪恶之徒在宇宙大法面前暴露出自己的不正的过程,以及救渡那些被救渡的众生的过程。我们不要悟偏法,当你正悟到那一层法理,并敢舍去常人之心时,监狱的铁门会关不住你了,否则天上的众神、你的护法神都不能答应。不管眼前的虚幻给你演化出什么暂时的理由,不要被他们迷惑,更不能向邪魔投降。“走好每一步,不给自己已证到的一切抹黑。”(师父新经文《去掉最后的执著》)

同时,我们还应当吸取以往的经验,用在大法中炼就的“火眼金睛” 识别借着各种伪装打进来的特务,识破他们破坏阴谋的种种 “新包装”,按照师父的教导,“去掉最后的执著”,不给邪恶任何空子可钻。

以上为个人所悟,郑重写出,诚恳地请有关同修考虑。

大法学员
2000.08.20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