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邹松涛家中


【明慧网2000年11月26日】 闻听大法弟子邹松涛在山东淄博王村劳教所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心里沉重如山,不觉中泪水已充满眼眶,平静的心实在难以平静。又一个堂堂正正、光明磊落、无私无我的法轮大法弟子惨遭邪恶暴徒的毒手!世人们啊,你们都在干些什么?

我的思绪中记起了往日的邹松涛。他很早就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对整个青岛地区大法的洪扬、大法弟子的整体提高以至目前的讲清真相、证实大法都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记得三月份去过他家,融融(松涛的女儿)总是哭闹个不停,妻子张云鹤(也是大法弟子)"责备"他说:"你怎么看的孩子,她总哭,你没听到吗?"小邹憨憨的一笑,接着就抱起刚出生几个月的孩子,俨然是一位慈祥的父亲。他们家庭幸福美满。还记得四月底最后一次与小邹见面的情景。那时在一个法会上,小邹说:"我们许多学员说到北京去正法,其实正法的只有师父。我们应该是去证实法,这次法会的主要目的是共同提高上来,希望那些没走出来的学员认识到相互之间的差距,都走出来证实大法。"许多大法弟子在此次法会后,逐渐提高了上来,不断走出来证实大法,走出了决裂人的关键一步。我也是其中一个。

邹松涛去世后,我们又见到了张云鹤和融融。云鹤面色忧郁,心情悲恸。我们共同谈起了邹松涛的一些事情和淄博王村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邪恶迫害。

淄博王村劳教所对大法弟子进行了极端邪恶的残酷迫害,男学员用十几条电棍电,一电便是几个小时,女学员被关在水牢里通电。目前淄博王村劳教所任何消息透露不出来,除非再有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

融融见到我们高兴得不得了,一会伸手拉这个,一会伸手拉那个,多么可爱的孩子啊,她还不知道今生再也不能见到爱她的父亲了。她的父亲,我们的功友邹松涛死的是如此的悲壮!……

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我真不敢相信一个活生生的人就那样变成了一具尸体!28年来他没享一天福,总是在吃苦。

我们记得小邹组织最后一次法会是团岛法会。当时有四十多人,便衣突然闯入开始抓人,四十多人都被带走。小邹因与其他学员联系,晚到了一会,幸免被他们带走。后来被抓的学员在警察的审问下把握不住,供出是小邹一人组织的法会。法会场所的选定、实际的安排和通知学员都是小邹一人忙活的,他真是一切为了大法!云鹤回忆说:"松涛是替大家在承受,组织法会肯定要有人找场地,安排时间,通知学员,他们把难都加到了松涛身上,由他一人承受,……"

我们看了小邹去世前给张云鹤的最后一封信,她把信上的真实含义解释给我们。“好好教育好孩子,让她走正路。”他是希望也让孩子修炼大法,走正路。“原在十大队后转到九大队”说明被迫害的大法弟子很多。“队长们害人很卖力,昼夜加班,脸色很难看。”说明这些邪恶的败类们对大法弟子昼夜折磨,手段极其残忍,恶毒,是九大队队长迫害死小邹的。

这时融融突然用手指着那封信,大喊:"爸爸,爸爸!"云鹤轻声问:"爸爸在哪?""……,爸爸在天上!"

"我很好,千万不要为我担心,我一直在走自己的路。师父为我们吃了很多苦,我永不能忘。希望大家都好。"小邹直到最后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一直在走自己修炼的路,同时希望大法弟子真正提高上来,都能功成圆满!11月4日大法弟子去小邹家收拾东西时,看见窗外有一串佛珠,金光闪闪。

最后我说:"听到小邹的事我很痛心,难过,但我希望你不要这样悲伤,小邹看见了也会很难受。希望你能走出这段阴影!""相信我,我一定能挺过来!"她说。融融向我作着鬼脸,我要去抱她,她摇了摇手,又用手拍着母亲的头,似乎在说:"想开点,不要难过。"笑容在她那纯真的脸上荡漾。

松涛,你真不愧是真修弟子,不愧是法轮大法的勇猛精进者,不愧是一个了不起的大觉者。云鹤,你也是!我为那些受过松涛帮助的却走不出人来的弟子而痛心,小邹为我们承受了太多的苦难,许多常人甚至大法弟子都难以承受的致命的迫害,我们在干什么?!就象其妻云鹤所言:"我为众生的麻木不仁而痛心!"正如师父所言:"那些在魔难中遭到迫害的弟子就是在痛苦中等待他们哪!等待着他们走出人来。"

王村劳教所是继马三家劳教所之后的又一个邪恶势力的黑窝,对大法弟子犯下了滔天的罪孽,"不能使罪恶再延续了",我们应该主动去运用宇宙大法镇邪、灭乱之伟大法力,窒息邪恶,除尽邪恶势力的黑窝。

觉悟吧,真修的大法弟子,用生命来兑现我们神圣的誓约!
觉悟吧,没走出人的学员,师父在慈悲地等待着你们!
觉悟吧,尚存良知的人们,冲出欺世谎言的蒙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