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11月3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

2000年11月3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0年11月3日】

【大陆】海外起诉,防不胜防

近日,大陆某单位“在无知的情况下”签收了关于起诉中国某国家领导人的传票和起诉书,并将此件转到某某部处理。

该部一负责人称,本部采取了一系列严格的防范措施,为的是不使该起诉书和传票送达有效。现在可好,人家一步到位,直接突破了第一条防线。反正(签收)问题不出在本部门我们不承担责任。现在还不知怎么处理这件事呢。更令人头疼的是国外(法轮功)还要起诉江泽民,这可怎么防呢?真是防不胜防啊!现在,上上下下就为这件事而紧张,因为江11月份还要出访。



【大陆】湖北省某市弟子真相传单遍布大街小巷

2000年8月20日凌晨,湖北省某市数十名大法弟子开始了向世人讲清真相的努力。1200多份传单发向了该市大街小巷。随后,在10月14日,在受到外地弟子的鼓励下,学员们在一夜之间,把9000份传单分发向各处。我们有的挨家挨户地发,有的将传单置于公园晨练处,有的将传单张贴,做得很圆满,更多的弟子受到鼓舞。



【大陆】烟台将以人口普查为借口对大法弟子大搜捕

近日,山东烟台市已开会决定,对芝罘区和栖霞市等地大搜捕,提醒大法弟子注意:以防它们借人口普查之际进门抓人并抄家。



【大陆】莱阳弟子直斥恶警察

10月23日晚8时许,莱阳开发区公安局刘宏涛等十几人,开了两辆车包围了和平村大法弟子魏洪莲(化名)的家,并提前将魏家电话线卡断。魏没有给它们开门,并上了屋顶,大声向周围围观的邻居揭露他们的阴谋和罪恶,点着它们的名字说:“刘宏涛,你们这么多人来干什么?我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你们凭什么这样对待大法学员。邻居们,你们都看见了吗?就是这些公安,当初我被关押时,它们翻墙进入我家偷走金银首饰和钱,他们知法犯法,根本不配作警察。”刘宏涛一听魏直呼其名,吓得灰溜溜地钻进汽车。

魏洪莲正气凛然地大声说:“你们听着,谁今天敢上来一个,我就拿石头砸一个。”一个警察说:“那我就先毙了你。”魏马上说:“好,你们警察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先把姓名报上来。”那个警察吓得没敢吱声。

事情僵持了二个小时,碍于周围的人太多,警察没敢下手,魏洪莲一直在屋顶上大声地向围观的群众揭露它们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恶,最后它们只得撤人。最近几日,大量便衣活动在魏家周围和其亲戚家。现在魏洪莲一家三人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大陆】一人作恶殃及全家

山东莱阳开发区公安局干警刘红涛,经常参与抓捕殴打大法弟子的行动,作恶多端,它的父亲现已患上肝癌,痛苦不堪;它的妻子怀孕多次,但无一婴儿存活,最近它的妻子又得了一种怪病,严重遗忘症,经常前面说着话,后面就忘了是什么。这真是一人作恶,殃及全家。警告所有直接或间接残害大法弟子的恶人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冤有头,债有主,所作的恶事迟早有一天会遭报应,尽早悔过自新,为你自己、家人和后代积点儿善德吧!



【大陆】北京市恶警录

北京市顺义区北务派出所政委史建峰、郭家务书记李宝军野蛮殴打大法弟子,违法乱纪

10月6日,郭家务村两名大法弟子去天安门广场证实大法,目睹了11时左右警察在广场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的场面。事后,二人正在广场坐下吃东西,被便衣过来盘查并被抓到前门派出所。下午2点左右北务派出所政委史建峰、郭家务书记李宝军和司机三人开车来接。史建峰把两人用一个铐子铐得紧紧的,直到勒进肉里,在车上,史揪住两人头发不停地往下乱按乱撞,疯狂地说:“我就是魔,把你弄残了脱官衣认了!这还不到一半,到派出所让你学狼叫唤!”

到派出所,史建峰和李宝军又给两人手指也加上了小手铐,用8股电线在背后拴住双手吊到铁架子上,脚离地1尺多,半个多小时才放下来,史还不解恨,又狠狠地踢了他们几脚,傍晚史又把两人的头发剪得乱七八糟,才送到分局看守所。

恶毒凶手史建峰、李宝军,你们的罪行已公之于众,法网恢恢,恶有恶报!

北京市劳教调配中心滥施淫威、侮辱人格

北京市被判劳教的大法弟子从看守所被运往劳教所的途中,要经过一个中转站──北京市劳教调配中心。这里可不仅仅是“调配”而已,它更重要的差事是给大法弟子“施下马威”、“立规矩”,严重侮辱大法弟子的人格尊严。

下车后要经过几道门。刚迈进第一道门,一声狂吼:“低头!”能吓人一跳。还没反映过来,三根电棍已齐向头顶、颈部击来“你XX不知道怎么低?!”头发烧焦了,过后手一抓,大把往下掉。又过一道门:“蹲下!”还不知怎么蹲,电棍和骂声已齐至。原来是要你两手抱在头后,头要埋在裆内去蹲。其后,让大法弟子脱下衣服,只穿一内裤,在7月份毒花花的太阳下,水泥地上,暴晒多半天,晒成了一个“红人儿”,有的学员脚掌和脚跟着地处,烫起了两个大水泡。

每时每刻要求学员们双手扣腹,低首垂目,不得有1秒钟的抬头和平视。警察手提电棍在学员身边溜达,说着:“只要你的目光和我的一对上,你就要倒霉!”出入各道门,都要喊“报告”,不论去打饭,还是去厕所等,都必须“走直角”到达,稍有差迟,就电棍相加。有学员不堪受辱,“不服管束”就不放行,让他继续在这里受折磨。

为此,学员们大声质问:我们不是罪犯,我们是善良的好人,为什么要用残酷的暴力逼使我们接受耻辱?!



【大陆】北京市团河劳教所继续残害大法弟子

为了表现自己“转化”大法弟子的“功绩”以讨好上司,北京市团河劳教所的警察、官兵不择手段从精神和肉体上折磨、残害大法弟子。

坏人管好人

为了对付这群世界上最善良的好人,团河劳教所的警察和犯人站到了“同一战壕”,他们挑选犯人中一些较壮较恶的,称作“包家”,四个人“包”一个,昼夜轮番看管、折磨大法弟子,可以任意打骂、罚劳动、不让睡觉,叫“熬鹰”。还可以随自己高兴去警察面前告状,如“进出没喊报告等”,而警察就会言听计从动用电棍去教训我们学员。有一名大学刚毕业的二十几岁的大法弟子因不写悔过书,被有警察撑腰的“包家”百般折磨:强迫他完成超他能力几倍的劳动定额,整夜不让睡觉,白天该干什么还得干什么。坐在小凳上时不许靠墙、床,有时夜里坐着睡着了,刚一合眼,就被吼醒。“包家”还逼他用手、用自己的洗衣粉一遍一遍地刷洗痰盂,已洗六、七遍,很乾净了,还说不乾净。有时会因一点小事被“包家”大打出手,别的大法弟子一阻拦,就会被告状受苦,没几天,这位学员被折磨的瘦弱不堪,眼睛大大的。这些犯人得意地说:“现在的政策就这样,让我们坏人管你们好人!”

精神轰炸

最难过的难不是沉重劳役和“大夜熬鹰”,而是强行“转化”,警察不分白天和深夜,叫学员“谈话”;“转化”大会满堂灌的是攻击大法和师父的谎言,逼学员违心写“悔过”,写“揭批”,上台“宣讲”。一个警察骂骂咧咧的叫嚷:“知道你们这些悔过书没一个是真的,这形式也得给我走!”有一位大法学员因不忍听攻击大法的反面宣传,在“转化”大会上挺身而出站起来说:“不要这样说我们师父!”被警察窜上去抓走,电击了1个小时,并逼迫他到各班去“收回自己的话”。另一位大法学员当众高声叫道:“大法弟子***(自己姓名)要求绝食!不能这样对待我们学员!”被警察们把他双臂成“一”字捆住,拼命打、电、灌。有一位大法弟子宁死不“转化”,所受折磨更不必说,有时我们的学员竟被12根电棍同时电击,死去活来。

物极必反,当残酷的精神和肉体折磨达到极点时,反而使一些在高压下违心地写了悔过书的大法弟子认清了魔难的实质,彻底放下生死之念,神的一面在正法!他们纷纷找警察,收回“悔过”,主动向周围人洪法。面对卷土重来的“熬鹰”等折磨,他们正信坚定,勇敢面对,一正压百邪!

警告团河劳教所的恶警察们,你们不要作恶太过,你们的罪行已公诸全世界,法网恢恢,血债终要清偿,只有弃恶从善,将功补过,才是你们未来生命的一线希望!

承受巨大痛苦而不失大法弟子本色的功友们,向你们致敬!亿万同修牵挂、关注、支持着你们!大家怀着谢意受着激励,前赴后继,汇成了巨大的正法洪流!

仍然躲在家里不敢走出人来的学员们,你们已经知道了,师父一再拖延结束的时间,是在等你们哪!你们没感到师父的伟大期盼多殷切么?你们不觉得身陷囹圄和流离失所的功友们在痛苦中等待得太久了吗?



【大陆】河北深州市对全市挂名学员进行突然搜查

自2000年8月以来,江泽民之流对法轮功学员开始了又一轮大规模镇压。河北深州市(深县)610小组对全市挂名学员进行突然搜查,实行明查暗访,秘密监视,电话监听等卑鄙手段。9月1日晚10点左右唐奉乡司法所由乡政法委书记刘金领,所长扬文芳,副所长赵建义带领10名人员,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和手续的情况下对该乡赵禅院村赵书赞(大法学员)家进行非法搜查,家里的东西被翻的乱七八糟,结果搜到老师经文和大法资料及该学员给市政府领导写的信,并当即把该大法弟子带到乡司法所进行审讯逼供,问经文从何而来。因该学员不说而遭一夜毒打,然后被非法关押11天放回家。至今被暗地监视。

深州市医院大法弟子李向红自去年(99年)7.20进京护法以来,至今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大陆】甘肃省白银市非法搜查、入室监控、查抄大法资料

10月20日下午,在无任何理由、任何证据的情况下,甘肃省白银市公安局白银分局在政保科长张明才(该警察先后劳教4名、非法长期关押一名、拘留数十名大法弟子,作恶累累)的统一指挥下,分局政保科、四龙路、公园路、人民路等派出所、政法部门再次作恶。他们非法搜查、入室监控、查抄大法资料。当有弟子质问为何要这样时,它们居然回答:“你自己知道。”

在这次罪恶搜捕中被抓的大法弟子有:

王考彩,女,50多岁,不识字(其丈夫、儿子因坚修大法,北京上访后被劳教,一家三口皆遭迫害)。

王惠,女,30多岁,白银公司职工医院职工。曾因北京上访被非法拘留48天,由家人保释后,第二次被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