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法弟子家庭被迫害流离失所的故事


【明慧网2000年11月5日】 四川温江县金马镇柳林乡的法轮功学员黄天明一家3口人,95年7月学炼法轮大法。全家学大法不长时间,黄的慢性肠炎、慢性支气管炎、腿关节炎,妻子的严重妇科病,女儿的高热病,全部消除干净。全家种责任田3亩。因全队干群问题严重,常有社员不上公粮。他们家由于学了法轮大法,每年主动上交公粮。家庭菜园也种得很好。黄在两个厂上班,月收入上千元。女儿上学成绩名列前两名,历年被评为大队长。真是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

99年12月30日,黄正在厂里上班,突然被镇派出所抓去关押了48天。爱人由于进京上访,向中央政府说明法轮大法不是邪教,也被关了45天。12岁的小女儿一个人在家过春节,没有买一两肉。镇派出所的两个警员三天两次到家,逼他女儿说出同修的名字,威胁说,不说就不让上学。有几次警员直接到学校去吓唬女儿。女儿始终不怕它们的威吓。全校师生都知道此事。

2000年6月29日下午5时,黄正在家干农活,突然来了两名治安员,两名派出所警员,没有出示任何手续,不由分说强行把黄抓上警车。一名警员一上车就凶狠地朝黄的脸上打了两拳。它们将黄在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7月28日,黄从看守所释放后,乡政府的杨部长、周宏伟书记不准黄回家,并用手铐将黄反铐在政府院子的树上,用烈日暴晒。杨部长说要交罚款好几千元,要写保证,还要录音骂李老师。黄不答应,就又将他铐在办公楼的楼梯上站立到晚上2点。后来天下大雨,雷电交加,才转铐在室内椅子上。

乡政府书记周宏伟说:现在中国政府根本就不讲人权,人权是外国人讲的。今天是政府说了算。说个不好听的话,今天把你打死了,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就是将来法轮功被平反了,最多赔你点钱。人都死了,给你钱起啥作用,有啥意思?你还是识时务为好。见黄不为所动,它们又开始进一步的迫害。

7月29日晚上8时半,一个黑帮成员公然堂而皇之地走进乡政府对黄说:你认识我吗?黄说不认识。那黑帮凶手就开始大打出手。用一大捆带毒针的活麻围在黄的脸部、胸部、背部,再用约一寸粗的斑竹棍暴打黄的头部、背部,抓住头部往钢化玻璃板上猛撞,用脚乱踢乱踩,把黄的头脸打得充血肿大,眼睛看物都困难,面部变形难以辨认,浑身伤痕累累血肉模糊。当地村民都知道政府惨无人道地镇压修炼的人,做好人也要挨打!

乡政府干部知法犯法为所欲为,利用手中权力暗地里雇佣黑帮打手无数次到黄家闹事,威吓砸烂门窗玻璃,赶走为黄看家的姑父。短短半年时间,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变成了荒凉凄惨、妻离子散的悲惨景象。乡书记周宏伟推脱责任说:我对黄很好,没打黄,是黑帮陈刚干的。

目前黄功友是死是活不得而知,妻子女儿也去向不明。女儿本应在9月1日去上学,但现在不知在哪里流浪。这就是杨部长、书记周宏伟的“杰作”。事实摆在世人的面前,让世人看清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一个遵纪守法和睦善良的家庭被邪恶势力迫害成这样,应该让全世界的好人都知道这些邪魔的所作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