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里难包火 善恶终有报

——山东临沂临沭县恶势力迫害法轮功学员真相

【明慧网2000年12月14日】 自99年7月份以来,法轮功被疯狂打压,真相被肆意歪曲,以修“真、善、忍”为本的广大法轮功学员遭到空前迫害,而临沭县恶势力更是采用威逼、扣押工资、开除公职、巨额罚款、监控、非法拘留、拷打、株连亲朋等各种毒辣手段对广大法轮功学员进行残酷迫害,2000年以后迫害更是变本加厉,骇人听闻,现仅举几例:

1、 看守所中的酷刑

春节前后去北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在看守所中,许多学员经常在近零下十度的低温下被铐在柱子上,赤着脚站在雪地里,一站很长时间,赵华与袁书照被无端戴上大镣,行走困难;史运刚(是白族中学教师)等人还被捆住双手、双脚,跪在冰冷的地上,嘴里被强塞进拖把杆,一跪四、五个小时,学员李波(是医药公司职员)在提审时,打他的棍子被砸成三截,一个月后,大脚趾头仍然青肿,脚趾甲象要掉了一样;学员任征仕提审时被电击了整整一个下午,整个脸上被电出了燎泡,然而恶毒的公安却在以后的提审中专门戳破他的燎泡,专击燎泡内部,令其痛苦难当。

2、 强送精神病院

孙卫东(县财政局职员),李善斌(白族中学教师),张萍(晶体管材料厂职工)三人
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从看守所出来后,又被强行关进临沂市精神病医院,强行注射药物,实行“电击疗法”(如他们不配合“治疗”,则用电击昏后强行注射)达一个多月,而他们都是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人,在单位都是优秀工作者,孙卫东和李善斌都是大学生。

3、 名为学习班,实为渣滓洞

2000年6月16日,因坚持修炼法轮功,李波、何如尚、李善斌、袁春鸣、任征仕、
孙卫东、石运刚等8人被强行带到县民兵训练基地,参加由县政法委、公安局举办的“军训式”学习班,开始了24天惨无人道的迫害。

(1) 所谓的军训。

开始每天8小时摧残,后来每天12小时完全超出他们体能极限的
迫害式军训,逼迫他们不停地滚、爬、跑,保安则在后面拿着钢鞭、电棍、木枪、竹竿、扫帚等刑具,不停地辱骂、毒打,要求加快,加快,再加快,根本没有限度,烈日炎炎的中午也不准休息,强迫他们在柏油都被晒化了的马路上滚爬,一直到沥青变黑。粘稠滚烫的路面象油锅一样烤得他们全身代谢紊乱,大小便不正常,小便呈血红色,而此时却经常禁止喝水,保安则在后面用刑具驱赶,钢鞭、木枪、竹竿象雨点一样抽打在他们身上。有一次一保安驱赶袁春鸣、李波时,竹竿的前节竟被砸得稀烂,学员被打得惨不忍睹。爬行时经常强迫他们光着上身,说是共产党的衣服不能穿,他们在地上翻滚时,五脏六腑象要翻出来,直想呕吐,不能进食。学员膝盖上,胳膊上结了疤又磨去,又磨出新疤摞陈疤。何如尚的左腿肿得足踝已看不见,脚后跟磨出了洞,先滴血后淌脓,袜子粘在上面,怎么也揭不下来……,在滚爬得筋疲力尽时,罚站马步,直累得全身抖动,教官则在后面拿木枪猛戳腿弯处,前面保安则拿扫帚不停地抽打双手,一个劲地喊:下蹲,下蹲,再下蹲……,由于不分昼夜地毒打,折磨滚爬,他们穿的新军服有的换了两次,有的破破烂烂,成了褴褛的乞丐服,衣不遮体,李波的那身更象烂抹布一样被丢在了水池边上……,就这样没完没了地对他们进行非人的折磨。

(2) 晚上的科目。

经过一天迫害式的所谓“军训”,学员们晚上也不得安宁,保安们每晚都要喝得醉醺醺的,酒后魔性大发,专门以整治、毒打学员取乐,还训练过“掌嘴”一次,何如尚和李波在训练场上被多名酒气熏天的保安象蝎子一样围住,不由分说将李波用木枪、扫帚等打得浑身伤痕累累,接着又用电棍对他二人逐个电击,李波被电击了半个多小时,直到下雨才罢手。又有一次晚上李波被单独叫出,几个保安围着他毒打近两个小时,腰内部被踢成重伤,尾椎骨象被木枪击断了一样,浑身不能动,得知这一情形,丧失人性的保安在以后的毒打中却专击其尾椎骨处,令其痛不欲生。何如尚一次被一教官叫出去,不问情由,一下子被半空摔倒,头重重地撞在地上,几乎昏死,怎么也站不起来,却又被一把抓起,重重地打了记耳光。还有一次何如尚被两教官按住,强行灌酒,导致呕吐不止,任征仕被罚“倒挂金钩”,“老虎爬凳”,被折磨得四肢发抖……

(3) 限食禁水。

烈日炎炎的中午,学员们被折磨得不象人样,汗都淌光了,渴得几
乎虚脱,而此时却禁止喝水。学员们还被限制食量,不让吃饱,整天在饥渴中忍受着超负荷的“军训”,残酷的折磨,一次饥渴难忍的袁春鸣竟将一块保安扔在地上好几天并且爬满苍蝇的烂西瓜皮拾起吃了下去,引起夜里腹中剧烈的绞痛……

(4) 精神折磨,株连亲朋。

采用威胁、恐吓手段强行将学员亲属带到“训练场”,逼迫他们毒打自己的孩子。学员的父母们怎么也想不到以往打孩子都是为了让孩子学好,而今天面对修“真、善、忍”一心想做、一味要求做好人的孩子,却不得不痛心下手,打在孩子的身上,痛在父母的心里……

精神恐吓。一位公安局副局长公开威胁何如尚:“你再坚持,赶明天派一个人把你干掉,谁知道?”一位姓文的政保科人员指着这几个学员,对其他保安说:“把他们拉到一个地方一顿砸死算了。”还有一位人员曾发狠要用电网毒害学员,一天深夜,一位喝得醉醺醺不明身份的人拿着打火机要烧学员的眼睛……

(5) “训练场”的保安人员采用流氓手段逼迫学员踩、踏李洪志师父的照片,否则
就招来一阵子侮辱、毒打。有一次,学员袁书照竟被逼迫得大叫一声向后跌倒,昏死了过去,一天一夜方才苏醒,精神几乎崩溃。

这就是江泽民竭力推行的所谓转化“学习班”,邪恶的势力就是这样不择手段地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惨无人道的空前的迫害,以期达到如他们所说的“名誉上彻底搞臭,肉体上彻底摧毁,精神上彻底崩溃”法轮功学员的目的。然而他们却打着“领导亲切的教导,深情关怀”的幌子欺骗着公众,暗地里残害着这些修“真、善、忍”的好人们。

由于邪恶的迫害,还有许多学员被停薪停职,巨额罚款,生活无着落,有许多学员被反复非法关押,由于邪恶的迫害,许多家庭陷入凄风冷雨、支离破碎的处境之中,许多学员流离失所……,善良的人们,你们知道吗?

24天魔窟般的学习班结束了,两个仍坚贞不屈的学员又要被非法关进监狱,进行无限期的关押。当得知这一消息时,两位学员竟高兴地笑了起来,相对于学习班而言,监狱—这个被称为人间地狱的地方,此刻在他们心中却成了幸福的乐园,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经受住了严峻考验,没有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善良的人们,请您想一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山东大法学员
2000年12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