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赵昕的正觉警醒着功友的误区

窒息邪恶,做一个正法进程中的神

【明慧网2000年12月19日】 赵昕去世了,又一位觉者为了助师正法,耗尽了自己所有的一切,兑现了伟大的誓言。

『你打死我,我也不配合邪恶。』赵昕的正悟和付出,用生命窒息邪恶,照见了一些功友在修炼中的误区,对我们是一个鲜明的警醒。

一、岳飞的【立而不跪】,和韩信的胯下之辱不能混淆

当年岳飞面对邪恶的迫害立而不跪,我们觉得这和韩信的胯下之辱并不矛盾,在理性上不能搞混。韩信的忍辱只是单纯的个人还债,没有别的问题,不是向邪恶投降。而对于邪恶迫害正义,岳飞的正气和正行,足以让后人照见自己的卑微。

今天迫害法的魔难中,我们做一个『不被邪恶带动的神』,还是『被鬼制约的人』?《在瑞士法会上讲法》:“表面上是越不好,可是表面上却越弱……你要抑制它就能抑制住……因为他没有根了。”宇宙正法已经正到最表面了,邪恶已经没有根了,难道不能在正悟中抑制它们吗?那些从魔窟闯关而出的功友,那些冲破层层邪恶迫害的功友,她们都没有【被邪恶带动】,更没有配合惩罚。正悟闯关中,大法在她们身上展现了奇迹。

我们当时没有怕?有。“世间大罗汉”,一点怕,就得掉下去,可是迈出“决裂人的一步”,你修掉了怕,魔就怕你了,“神鬼惧十分”。达到了标准,关就闯开了,业力随之消掉了。修出了境界的升华,不是单纯地受罪。

二、误区:一些功友的【配合惩罚】

一些功友被罚『做喷气式』、被罚跪、罚长跑等等各种体罚(被上刑被毒打和这是截然不同的),甚至还有借体罚对女学员的凌辱。为什么要屈从它,自己体罚自己呢?怕得病是在求得病,病就能压进去,好像一个道理。大法中明示了:“你自己求的谁都不管”。人心之下,大法怎能展现威力?这不是个人还债,效仿韩信的“胯下之辱”;这是邪恶借迫害学员来『迫害法』,来『考验法』!而学员的屈从――让它『轻松地得逞了』,在这一点上没有站在正法的一边。

《和时间的对话》中告诉我们:“做一个真正的神。”神能被低能的鬼带动吗?屈从惩罚就是被邪鬼制约了。神的一面被抑制了,怎么正法?

对比闯关出来的学员:那些【配合惩罚】的功友的难,和常人的难区别不大,磨过去了才算完。甚至加重了。『怕硬欺软、变本加厉』是恶徒的属性。《去掉最后的执著》中点醒我们:“学员自身的业力、对法的认识不足、在难中还有放不下的执著,在痛苦的过关中不能用正念对待等等,都是被邪恶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也是邪恶真正破坏法的根本借口……没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

放下生死,『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不被邪恶带动,证悟『两脚踏千魔』的境界,你看过关正法快不快!

三、窒息邪恶,做一个正法的神

不被邪恶带动,是基本的吧。正法中的神,应该反过来,窒息邪恶。

有人担心:不屈从惩罚,会承受得更大。这是人的想法。多少功友证悟到:『吃苦不是目的,在助师正法中提高是第一位的』,悟上的难度冲破了,难反而小了。有人说,放下生死,用业力构成的身体还命,消业有多快?正悟方能展现大法的威力!

换个角度,快点消业早点过关,不好吗?要说难大,石家庄井陉站长白玉枝,3年劳教,在恶毒出名的唐山河北第一女子劳教所,多少次放下生死,1年就堂堂正正修出来了。她何时被邪恶带动了?

当然赵昕的例子是极特殊的,一般人没那么大承受力,也没有那样的安排。但是她为正法的付出,也同时为别的功友铺了路。她拒不配合邪恶,用生命卫护大法而被迫害致残,证悟了自己的境界,多少邪魔被正法?常人中马上有了变化:几个拘留所马上放了一些学员,后来又陆续放了一些。尤其海淀拘留所,宽松了许多。

《在瑞士法会上讲法》:“我能最大限度地放弃我所有的一切,所以我能解开这一切。”悠悠数千年,到了最后的一步,我们还有什么放不下?还有什么怕呢?伟大的无私无我的境界,不是说出来的。

大陆学员
2000年12月16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