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城问询报:找到实践他们信仰的自由

--法轮功的追随者们,包括两位曾在中国遭受监禁的修炼者会聚在库帕河边


【明慧网2000年12月2日】 在龙虾湾餐厅附近的库帕河两岸,陈儒唐(音译)和陈宁芳(音译)发现了一个可以自由炼习法轮功的地方。

在他们的祖国中国,公开展示他们的精神信仰在去年遭到了禁止,但是法轮功已广为流传--有些人说这还是由于政府的镇压--陈氏夫妇在这里找到了他们精神上志同道合的朋友。

星期六的早上,大约有20个人来到了库帕河边炼习法轮功特有的五套冥想式的功法。这群人,包括非亚洲人,用了大约两个小时炼完“佛展千手”,“贯通两极”等几套动作。

陈氏夫妇都是音乐家,他们持六个月的旅游签证来马尔屯探望他们住在这里的女儿陈英。他们说星期六的聚会使他们回忆起他们在北京的公园里可以自由地修炼法轮功的日子。

“看到这么多的功友可以自由地炼功,我们真的很高兴。”59岁的陈宁芳说到。

象其他成千上万的中国公民一样,陈氏夫妇由于拒绝背弃法轮功而遭监禁。还有许多人被殴打,有些人被迫害致死。

虽然法轮功中包含有佛道两家的古老修炼原则,但他是由李洪志先生于1992年创立。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是一个传奇人物,在中国传法几年后移居纽约的皇后街区。

现在,法轮功,也可以翻译为“法轮修炼大法”,称不仅在中国,在澳洲、欧洲和整个美洲各地都有其追随者。

一个中国移民,杨景端,在费城的托马斯.杰弗逊大学医院完成了精神病学住院医生实习期,是库帕河炼功点的固定成员,他说,从表面来看,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有两个原因,其中一个更具实质性。

表面上看,杨说,法轮功修炼者的总人数┄估计在七千万到一亿之间┄对政府的统治是一个威胁。

杨说,中共政府对宗教信仰耿耿于怀;而法轮功相信精神力量和来世。

但是,他说,更重要的是中国的领导阶层一贯的保护统治权力的方式。杨说,有一群核心的掌权者总是极尽玩弄权术之能事炮制所谓对社会和睦和国家安全的威胁以保住他们的权力。

随着中国人民不断地接受西方文化和技术,这些弄权者使用那种过时的伎俩就力不从心了。杨说,因此法轮功成为了一个新的“敌人”。

陈氏夫妇就是这样的假想敌。二月份,他们到北京的一个所谓“信访局”的地方上访。

“设立信访局的目的本来应该是让人们表达他们的意见,”陈宁芳说“政府中的某些人不理解法轮功,我们觉得我们必须向他们做出解释。”

当弄清陈氏夫妇是来反映他们对政府处理法轮功的不满意见时,局里的安全部门给当地警察局打了电话。一个警察闻讯而来,把陈氏夫妇关到了北京的一个拘留所,在那里他们被监禁了一个月。

陈氏夫妇说,当他们质问狱卒为什么拘留他们时,他们被告知“是上面下达的命令。”

然而陈氏夫妇没有对逮捕他们的人恶语相向。陈儒唐说法轮功使他能够平静地面对在社会中经历的“逆境”。

河边的炼功只是法轮功的一个方面。另一方面,被视为同样重要的是修炼『真、善、忍』(译者注:法轮功以修炼真、善、忍为本,而“动作是圆满的辅助手段”)。追随者们说,这三者的有机结合被视为宇宙的特性。

陈英(音译),32岁,已经坚持到库帕河边炼功一年半了,或者说大概自从人们开始在这里炼功,她就来了。她说,夏天和春天的时候,更多的人出来炼功,那些刚刚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人有时不好意思或不愿意到户外炼功。

象许多修炼者一样,陈英相信修炼改善了她的健康,教她如何更好地面对压力,并且使她的精神生活更加深入。

她说,“我感到我找到了真理”。

艾米丽.梅尔斯,22岁,一个斯沃斯摩尔大学的宗教专业的学生,最近的一个星期六加入了陈氏夫妇的行列。

“他帮助我过上了一种平和而安定的生活。”梅尔斯说。“在很多方面,我对别人的需要和使自己受益的东西更加敏感。”

梅尔斯自幼被培养成为浸礼会教友,她称她的基督教修养是她修持的“极好的基础”,她从中可以辨别世界上的宗教教议的原理。

梅尔斯和斯沃斯摩尔大学里的少数人一起修炼法轮功,她一直关注有关在中国的法轮功修炼者的报导。她说她打算回到河边的星期六聚会和陈氏夫妇一起炼功。

在这里看到陈氏夫妇展示他们的信仰“真的很有意义”,梅尔斯说。“它反映出所有真相的其中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