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位老姐妹的喜与忧

【明慧网2000年12月26日】 有缘能看到此信的人:

您们好!我叫王玉莲,女,64岁,石家庄市某公司主治医师,现已退休。我家姐妹五人,我排行老四,姐妹五人先后都修炼法轮大法,生活其乐融融,可从去年7月直至现在,我们这些老姐妹们心里从未安稳过。

先说我吧。我从医多年,但身体却弱不禁风,曾患乙肝、甲肝,多方医治,花了国家大量医药费也未能治愈,后转为慢性肝炎、慢性结肠炎等,常年便秘、腹胀、肝区痛,全身乏力,走几步都累。白天上班、晚上下班在家输液是常有的事,家里常年备有灌肠筒和输液的全部设备;腹胀严重时坐不下,吃药也无效,只有肛管排气才能缓解;因患慢性肝炎,解毒功能差,常出现找不出原因的中毒症状,只有及时输液加药物治疗才能保平安。身为"救死扶伤"的医生,自身的病症还无法医治,30多年里时轻时重,苦不堪言,痛不欲生。

95年5月我有幸结缘了法轮大法(这之前我不信佛道神),当时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走上了修炼道路。短短时间内奇迹出现了,我突然不能吃肉了,所有肉类都不能吃,闻气味都想吐,除了肉类之外,吃什么都香,有滋有味,食量倍增,全身轻松有力,走路健步如飞;后来,按大法的法理指导深入实修,我所有的病症完全消失,不治自愈--正应了师父讲的"无所求而自得"。直到今天,五年多的时间内我从未花过一分钱医药费。

96年回老家探亲,姐妹们见我变化如此之大,也都走上了修炼大法之路。大姐年近八十,修炼后身体所有病痛全部消失,今年夏天从一米多高的窗台上摔下来,竟连皮都没破,平安无事!二姐、三姐、小妹同样是深深的受益者,二姐病症明显好转,几年里不须用药;三姐患高血压几十年,多次出现高血压危象,血压持续在220-260汞柱,舒张压150汞柱,常年眩晕、耳鸣、恶心、呕吐,每天得吞服大把大把的药片,96年冬修炼身心后症状消失,不药自治;小妹曾患妇科肿瘤,做过大手术,又患肾病、肾结石、内耳眩晕综合症,经常发作,一发病就得躺很多天不能动,眼都不能睁,修炼后药费全部给国家节省下了,一分钱未动。

我们姐妹五人年轻时工作忙、工资低、家务负担重,积累了那么多慢性病,身体不好,脾气随之也不好,各自家庭矛盾百出,生活的重担压得人生不如死……走入修炼行列之后,明白了做人的目的,都想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好人,做事先考虑别人,奇迹出现了,五姐妹的身体逐渐健康硬朗起来,家庭生活和睦幸福起来。我们在一起时纷纷感叹--法轮大法是神奇的,是超常的人体、生命、宇宙科学!李老师是在人类最危难的时候出现的觉者,他是来救渡人、挽救人的,唤醒人沉迷太久的本性良知,带领迷途的众生返航,回归个体生命那美好的家园……

是大法使我们重获新生、重见光明,我们心灵深处被震撼着,感化着……我们是太幸运了,所以我们也要毫无保留地把这最美好的一切告诉给人,告诉给这同来一世的朋友们,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毫不在惜,因为我们同是这宇宙中的芸芸众生。可99年7.20到今天,由于江泽民不顾事实的一纸纸恶毒的命令,全国上下开始抓捕讲真相、诉冤屈、修炼"真善忍"的合法民众。还为此牵连了无数家庭、单位、亲友,"文革"风暴又卷土重来,制造了一起又一起特大冤假错案。

面对铺天盖地的谩骂攻击和疯狂的打压迫害,我们姐妹五人面临新的抉择--二姐7.20后迫于压力,不敢再修炼了,她自己也说身体又恢复到从前的状态,春节前后花去2万余元的医药费仍未见效,现在一瓶接一瓶地服药(每瓶药70多元);大姐、三姐还在修炼,同时向周围的人讲真相,默默地做一些事;小妹去年10月千里迢迢,从祖国的南端深圳赶到人民的首都北京,依法上访,想向党和国家反映自己修炼的真实情况,结果未到信访局,在大街上就被抓了,为了不牵连别人,她拒绝提供姓名地址,在北京被非法关了二十多天,受尽折磨,押回深圳后又非法拘留15天,逼单位领导和家属出面担保才放了人,从此在家偷偷地学法炼功,既没上访又没出去炼功,自以为能保平安。可2000年11月初新罗湖分局和派出所公安突然闯进家中抄家,抢走大法书籍,未通知家属便强行把小妹带至派出所,要求写"保证书",被拒绝后又强行送至拘留所,已无理拘禁1月有余,现口头通知家属:如再不写"保证"就送劳教(据悉,已有一同修因拒写"保证"被劳教),执行强行"转化"。很难得的一次探视机会,还只准两人进去见面,见其状:蓬头散发、面容黄肿、赤足。她老伴见状泣不成声,担心太太会被折磨死在牢房里,毕竟大家都经历过"文革"……年近60的老年妇女,现已被非法劳教三年,仅仅是对国家负责说说真话、炼炼使她身心健康的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的好功法,就这样对待?面对手无寸铁的老大娘如此张牙舞爪、大动干戈,天地良心,于心何忍?!老太太不愿放弃使她获得新生的法轮大法,就得受皮肉之苦,受牢狱之灾,难道使人回到从前病魔缠身的痛苦中你才心满意足?谁在毁灭新生?谁在与人民为敌?不正是江泽民这个邪恶小人吗?

去年10月中旬,我去早市购菜,见路边有人在炼法轮功,我非常想炼,早忘掉了一切,放下手中提包、脱掉外衣,刚开始炼就被公安抓走,在石家庄市兴华街派出所非法关押两天多,逼单位领导出面保释后放回。第二天又被传唤,在该所无故关押2天后又非法拘留15天,放人时兴华街办事处不让回家,逼我写保证书。我刚提笔写时手就哆嗦起来了,全身都开始哆嗦,失控地嚎啕痛哭起来,在场的人都愣了。单位工会主席出去了,其他人也出去了,只剩下我儿子和我……办事处书记韩胜利便让我先回家,说休息几天后再写。回家后第三天就被家人接回深圳,说不忍心看我这个老婆子挨整,要保护我……回想起来,我对不起大法,在压力面前,我动了违背修炼人心性标准的念,愧对师尊。从那时起,我心中深深地自责:师父啊,您还承认我是您的弟子吗?……我生活在获罪感中,心在滴血,我决定回石家庄,善意地向世人讲清真象,把自己亲身修炼的情况告诉国家和人民!回石后挥笔写完上访信便直奔北京。

2000年2月12日我在信访局门口无故被抓,押到驻京办,被单位和派出所来人押回石市,非法关押4天后,又拘留15天,兴华街派出所和办事处趁机勒索现金,要单位交二万元才能放人,单位只好交齐全部款项。这就是媒体宣传的"中国人权最好时期"发生在我们普通一家人身上的真实故事。

事还没有完,2000年5月9日我被兴华街办事处骗至派出所,无故关押9天;7月份又被该所强行抓走非法关押7天。国庆节前后两次打电话限制外出,11月下旬又到家里来逼迫我写保证,扬言不写保证就给处分,我是坚决不配合他们这种扰民生事、目无法纪的违法行为的,更不会写什么保证。历经威逼利诱的考验,我暗下决心,我的保证只写给师父:弟子永远跟随师父!法轮大法我修炼到底,永不放弃!

烈火真金,越打压越坚信,风雨不动安稳如山。虽然我很渺小,甚至微不足道,但我会用生命去捍卫宇宙真理,奉献永生,直至穷尽。

今天我写出此文来,是希望您能明白点什么,为什么在如此打压下法轮大法弟子坚定不移?坚贞不屈?是因为每个人通过修炼千真万确地亲身体悟到了"佛法"的博大、永恒、神圣,他的内涵远远超越常人的科学。

人啊,我的朋友,佛法就在你我面前!那是我们纵横追寻了无数久远历史后苦苦寻觅才找到的真理,是我们跋山涉水徒步苦行的终极目标,是我们生命心灵最深处埋藏的渴望已久的归宿,是我们同来世间此行的目的!如今,在大是大非面前,朋友,请你清醒!在决定宇宙中所有生命何去何从的问题面前,人啊,请您迈出那艰难而宝贵的一步!善恶分明维护正义,见义勇为应是普天下每个人应该做的,何况这关系国计民生、个人安危、民族兴亡、宇宙未来的美好……

祝福你们,愿"真善忍"走进每一个人的心里。


王玉莲
2000年12月8日

注:编者已将学员姓名改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