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护法记

【明慧网2000年12月30日】12月5日上午11点多,石家庄市中学教师、大法弟子刘丰母女和另外几名同修到北京依法上访,可在极少数邪恶之徒的控制下,上访的正常渠道被堵死,为了让所有受蒙蔽的世人了解我们修炼法轮功的真实情况,都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大家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来到天安门广场打开横幅,她打开横幅一边跑一边喊“法轮大法好”。

便衣象疯了一样冲上去打人抢东西,把人摔倒在地上后用脚踩住好几个女大法弟子的脸,狠命地打。当时广场上游人很多,也有一些外国游客,有的外国游客因拍照,被做贼心虚的便衣把相机踩碎了。两个便衣架着刘丰把她拖到警车上,刘丰大喊着“法轮大法好”。她的女儿,一个12岁的小姑娘――刘小雪,提着装有食品的书包,也被公安抓住随即也带到了警车上。转了两个公安局最后把她们关到一个派出所。

这个派出所共收了6名大法弟子,都是女的,两个十来岁的小女孩,两个中年妇女,两个老太太。送去之后就提审,大法弟子都不说姓名、地址。当提审刘小雪时,该所所长和另外几名警察,威胁孩子:“你再不说姓名,把你和大狼狗关在一起,”这位小弟子毫无惧色。警察又威胁她:“你还不说,把你和隔壁犯了毒瘾正在嗥嗥叫的犯人关在一起。”孩子还是没有说。

提审刘丰时,警察问:“警察对你们施行暴力了没有?”
刘丰回答:“打人了”,当时她脸上还留着警察在天安门踩的脚印。
警察问:“在哪儿打的?”
刘丰说:“在天安门广场。”
警察说:“那很正常,警察在逮捕犯人时,可以实行暴力这不犯法。”
刘丰说:“我们没有犯法,不是犯人”。
警察说:“我不跟你辩论这些,我只是执行公务。”
当他让刘丰签字时,刘丰坚持申辩自己没有犯法。警察说:“你爱写什么写什么,这跟我们没有关系。”

当大家都被提审过一遍以后,警察没得到他们想知道的信息。他们把大法弟子关进一个铁笼子里,该所所长对大家说:“你们不说姓名,就把你们和艾滋病病人关在一起,”不一会儿,这个没有人性的所长把一个吸毒的艾滋病病人(男性)推进了这个都是女弟子的铁笼子里。后来在一次提审中,警察用狡猾的办法套出了孩子的话,并于凌晨三、四点钟把刘丰送进了河北驻京办。去了之后就给戴上了手铐,还翻包搜身,刘丰带在身上的450元钱都被搜走了。警察说:“抓你们的费用都得你们自己出。”贪心的警察还把小姑娘衣服兜里的糖果也拿走了,把孩子书包里的饼干和巧克力也全部拿走。他们把小姑娘铐上之后,孩子突然想起了在学校里学的法律常识:不满十八岁的未成年人不得判刑和拘留。况且孩子认为自己拿着一书包饼干和巧克力在天安门走走也不犯法,于是给妈妈说了。当时正好警察吃完中午饭往回走,刘丰跟警察交涉,结果两个警察用拳头猛击刘丰的头和脸。其余的警察都在围观。而且他们不但不听,还把刘丰和她12岁的女儿铐在露天里一个僻静的地方,铐到栏杆上之后,警察还发疯似地打刘丰,他们打一巴掌,刘丰就喊一句“法轮大法好”,他们打了好长时间才住手。那天北京的天气很冷。他们把刘丰母女用手铐铐得很紧,整整一个下午,当单位来车接时,解开手铐,刘丰的两个手腕上嵌进两道深深的血痕。孩子的手变得僵硬,失去了知觉。

当刘丰被接回当地的彭后街派出所后,孩子被放回家上学,刘丰被关押了一星期后,又被以“带头绝食”的罪名送往新乐关押。

刘小雪回校上学(石家庄市某小学六年级学生)后,她自己编的画报,参加学校的比赛获了奖,当时有5名获奖的,除给一个“小小创作家”的称号外,还有获奖的证书。而惟独没有给刘小雪。同班的大队委员找到老师,老师理都没理。刘小雪找到老师说“既然不给我证书,把我的画报还给我好了。”可是老师说,“你的画报编得很好,但你去北京就是犯了错误,画报先留到学校保存吧。”

另:当时在驻京办还有三名女弟子,听她们讲,她们在一个派出所被脱得只剩下一件秋衣秋裤,警察对着他们吹电扇,真是残忍至极。

在北京的派出所,还有一个13岁的东北小姑娘,在火车上打横幅时,警察上去就打她的脸。

大陆弟子整理

(此文中所用弟子的姓名均为化名。)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