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科学的出路在哪里(一)


【明慧网2000年12月5日】 20世纪,人类的科学技术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尤其是近50年来,人类的科技发展速度突然加快,人类发明了原子弹,航天飞机,电子计算机。计算机进步的速度开始以天为单位计算,其惊人的速度连人自己也会产生怀疑。起步较晚的生物科技,短短几年内,就掌握了测试人类基因排列次序的手段,基因密码的破译似乎指日可待。科学前沿的一些术语“基因”呀“克隆”啊,也成了老百姓的时髦用语。

但是人们并不满足人类昨天的辉煌,期待着明天有更多的奇迹。人们说,是人类的不满足促进了社会的发展,促进了人类的进步。

但是对于一些颇为冷静的科学家来说,对此也许没有那么乐观,甚至是不安和悲观。当然,这种不安和悲观同样来自于科学。

量子力学研究的结果表明,我们人类的大脑正在受一种我们现在还不太了解的来自外太空辐射的影响,这种辐射是否受有意识的种类的控制还不知道。目前这种辐射量越来越大。它能促进人脑细胞的发育和突变,并不断产生各种稀奇古怪的想法。这种突然的加速运动是福是祸,我们人类尚无从知晓。基因科学的发展更令人担忧。

人本是“阴阳相合”的产物,如果有一天“克隆”人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人类的道
德理念、生活次序将要重新建立。基因密码是不可逆转的,一旦被破坏,就象一张被烧掉的纸,再不能复原。美国已发明出一种高产的基因作物,第二代会自然死亡(你必须不断地购买他的产品)。很难说是否或许有一天,人吃了大量转基因产品而改变了某种基因,就象被改变了基因的农作物一样,突然全部死亡。

现代工业的迅速发展,给人类带来了方便,也带来了弊端。19世纪人类发明了汽车,到了21世纪,汽车排放的尾气已成为大气污染源之一;材料科学的发展,满足了工业产品使用性能的需求,但大量的聚合材料是不可逆的,废旧材料的处理也成了急待解决的难题。

有的科学家说,利与弊、乐观与悲观交织在一起,就是当今的科学。

此外,在对宇宙与生命的探索中,对于诸多宇宙现象包括人体在内,科学家们也同样感到迷惘。

外星人不断“造访”地球;人能工作的脑细胞尚不足10%;气功师身上奇异的发出各种射线,产生不可思议的能量。

人的思维一刻都不能停止,世界上的很多事情,人只可以想象,却很难实现。

宇宙究竟有多大?最小的物质可分到什么程度?量子力学和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在这两个极端问题的研究上也陷入了停止。

哈佛大学理论物理学家、哲学家约翰·李来华先生在谈到人类探讨宇宙的两个极端(最大和最小)问题时谈到,目前有一种理论叫超弦理论,超弦是一种儿童玩具,也是一种假想的最微小的粒子名称。弦有多小呢?我们知道原子核是由中子和质子组成,它们是由更小的夸克组成。弦有多小呢?如果和质子相比,它们之间的距离就相当于质子和整个太阳系。再比如,两个弦之间如果相距两米它们之间的真正距离人就无法想象了。如果想要深入到弦的世界,我们必须要建一个圆周一千光年的粒子加速器。而整个太阳系也不过一光年就绕过去了。人造不出这么大的粒子加速器。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超导高速对撞仪的周长仅仅54公里。

在谈到探索宏观宇宙时约翰·李来华又说,以人类的血肉之躯,就是有一天我们发明了长生不老药,即便发明了每秒100万公里的超光速宇宙飞船,去宇宙旅行,也要花3000年才能到达离我们最近的星座——半人马座阿尔法星。

显然,人的想象力和技术能力已经到了极限。也就是说,看到宇宙的本质、真相,已经超出了人的能力范畴。

人类的科学真的走到尽头了吗?

中国有句话叫做山穷水路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在诸多的问号面前,我们有没有这样思考过,除了当今人类发展的这条科学路线之外,是否还有另外的科学路线可走?

其实答案已经有了,李洪志先生在他创立的法轮功(亦称法轮大法)和他的著作《转法轮》,对上述问题做出了精辟、深刻的论述和圆满的回答。

在《转法轮》一书中,李洪志先生以他全新的理念和论述,不仅给人类指出了一个重新认识人体、宇宙奥秘的方法,并且提出了揭开人体、宇宙奥秘的手段。阐述了人演变为高级智慧生命的全过程。展示了一个当今人类科学发展路线之外的又一个全新的科学领域。书中李洪志先生以通俗易懂的语言,精辟、深刻地阐述了如下内容:

一、超常的理、超常的事物要用超常的思维方法去认识;
二、人的思想、精神包括德是一种物质存在;
三、宇宙中存在着比人更高级的智慧生命,即西方人所说的神,东方人所说的佛、道;
四、人不能认识到高级智慧生命的存在,看不到宇宙的真相,是因为人的先天本能与本性被后天形成的旧思想、传统观念和依赖于人所创造的工具所抑制。人原本也是宇宙间不同层次的高级智慧生命,是因为人偏离了宇宙真、善、忍的特性,违背了他所在层次的宇宙规律,而掉到人类社会中来。
五、人通过修炼,改变、放弃你后天形成的观念和你所有的欲望、执著之心,符合了宇宙真、善、忍的特性,人的先天本性和本能将得以恢复和释放,可以重新成为高级智慧生命,返回你先天生命之所在,即返本归真。

一、传统观念、旧的思想方法是认识新事物的巨大障碍,人只有在无任何观念、无任何目的的状态下,对事物的认识才是客观、正确的。

一个新的思想方法论的出现乃至被人们和社会所接受,无疑会面临着一场重大的思想革命及社会革命,同时,也肯定会无情地遭到旧的传统势力的抵抗、反对与扼杀。因为新的思想方法论的出现,会从骨子里冲击人灵魂深处极其顽固的东西,所谓革命就是新思想、新观念与旧思想、旧传统、邪恶势力的斗争,人类社会就是经过这样无数次的新陈代谢之后而发展起来的。

八十年代,我读过一本香港著名作家金庸先生的小说《侠客行》,作者在序中(大概)这样写到,人类今天的文明也许会将人类引向歧途,如果人类能有另一套发展路线来代替今天的文明,也许人类的文明会更加辉煌。基于这种思想,作者在书中描述了一位不通事故、思想纯洁的善良少年,破译武林秘密、大智大慧的故事。尽管这个故事是虚构的,但它给我们带来很多思考。

九十年代,我有幸得以修炼法轮大法,有生以来,第一次接受现代科学知识之外的一个全新概念。李洪志先生在《转法轮》的论语中高度概括了法轮大法的中心思想。以下是其全文:(略)

有人说《转法轮》是一本“天书”,书中的内容与当今科学理论完全不同,但法理深刻,奥妙无穷;还有人说《转法轮》是一本“奇书”,如果你全神贯注的读上一两个小时,你会有周身发热、全身通畅的感觉;而我说《转法轮》是一本读不完的书,因为我每读一遍都有不同的感受,都有新的认识。不断的读,不断地有新的认识产生。

在修炼法轮大法的过程中,我的思想方法有了改变,我的智慧也受到新思想的启迪。

当你去观察一个事物的时候,如果不带有后天的观念,不带有某种目的,那么,你观察到的事物往往是比较客观真实的。这是我修炼法轮大法后接受的思想之一。

2000年9月,我在实验室观察到,在(健康)鸡的肝脏细胞中,有大量的原核细胞存在(此现象目前正在研究当中)。原核细胞包括没有细胞膜的病毒是人类目前认识到的最简单的生命形式。我观察到的这一现象,是教科书和目前最前沿的科学领域尚没有提到的。

按照法轮大法对宇宙的认识,宇宙中不同层次都有不同的生命存在形式。而我的发现并没有超出当今科学对生命的定义。如果再深入几个层次,生命的表现形式早已超越科学所能认识的范围,用现在的手段也探测不到。

因为科学手段的有限,我们能够了解的世界还太小。我观察到的这一现象,是基于一种对生命的认识,从而采取了符合生命规律的手段。并不是什么科学手段的进步。

我记得一位有成就的科学家讲过这样一句话,当你不带有任何观念和框框走进实验室的时候,成就离你已经不远了。我原本不是学生物学的,因为工作的需要,开始介入这个领域。有人说,就因为你不是学这个专业的,没有那么多限制,你才有这个发现。这句话也许会给我们一些启示。

当你被一个框子框死的时候,你很难看清事物的全貌。其实,早有很多名言警句提示我们,如: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当事者迷,旁观者清;还有一句话叫做退一步海阔天空。什么意思呢?退一步,跳出去,你会在多角度观察事物。当你迷在其中时,你是一个点,你被别人观察。当你站在局外,站在高处,你看到的是二维、三维空间,是你观察别人。尤其是在你没有任何观念和目的的时候,你观察到的事物往往是客观真实的。

然而,人的思想观念是在漫长的社会历史活动中形成的,一个人从儿时到成年,一直接受着现代知识的教育,并以此赖以生存。漫长的岁月过后,人们都被自己多年积累的所谓经验、掌握的传统理论知识、取得的成就而束缚。就如人类科学发展到今天,有几千年的历史,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科学理论体系和认识事物的思想方法,长期以来都是一成不变的按照这一理论体系,依赖、借助人所发明的工具,来研究物质世界,推动人类的文明。人类今天的科学方法在人的眼里一切都成了当然和必然。所以说人很难跳出人类自己所界定的世界。

但不管我们持有怎样的思维方法,怎样认识今天的人类科学,科学所依据的应该是事实。

近年来,许多国家包括中国,都开始了边缘科学的研究,其中之一就是气功。气功师所能发出的能量是仪器能够测试得到的,可是现代物理学或人体科学又不能给予解释。但这一事实足以引起科学家的兴趣和研究热情。

清华大学高能物理学教授陆祖荫与副教授张天保等人在1987年9月份,与当时影响较大的气功师XX合作,做了一系列严谨的科学实验,其中之一是XX发放气功外气,对原子核半衰期产生了影响(其实验论文《气功外气对241AM放射性衰变计数论的影响》见《XX气功科学实验纪实》一书,中国友谊出版社公司出版)。

在1993北京东方健康博览会上,李洪志先生推出的法轮功受到极大的欢迎并引起巨大轰动。李洪志先生也因此而获得93年健康博览会的唯一最高奖项——边缘科学进步奖。此后,李洪志先生不断受到中国各地气功协会的邀请,在中国气功科研会的支持与组织下,李洪志先生在中国大陆历时四年传功生涯。1996年以后,李洪志先生又先后在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等国家传授法轮大法,其弟子遍布世界各地,遍及各种肤色的种族,人数达亿人之多。自1996年5月22日以来,李洪志先生先后受到美国和加拿大的十几个城市的各种褒奖,各地学员开展的弘扬法轮大法的活动也受到地方政府的鼓励。

应该说,从80年代气功在中国大陆上的兴起,到90年代李洪先生传播的法轮大法在中国乃至世界各地掀起大规模的修炼法轮功的群众性活动,是人们接受新事物,崇尚新科学,向往美好未来的一种高境界的健康行为,是人类文明的进步。

当然,任何一个新生事物的出现,都会有接受、不接受或反对的。有人认为气功尤其是影响最大的法轮功,讲的很多东西超出人类物质世界的范筹,不能用科学手段证实,有“迷信”宗教色彩;还有些人觉得法轮功谈的事情离他的生活太远,信不信对他也没什么意义;而有些人则是从他自身的利益出发,尤其是享有特权的人,对他有利的他就说好,对他不利的就不加考证,主观武断的否定,甚至利用手中的权力肆意攻击、疯狂扼杀。

盲目的相信一个新生事物,固然不是一个严肃的科学态度,但是不加研究、考证,随意否定也绝不是一个科学的态度。而那些置事实于不顾,利用手中特权攻击、扼杀新生事物的人,则更是对人类、对科学的犯罪。

超常的事物要用超常的思想去认识。宇宙中的一切存在,不会因为人的信与不信、支持与反对而存在或不存在,任何事物都有其自身的规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