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夜闯我家,老伴无辜被劳教

潍坊一位内退工人的遭遇

【明慧网2000年12月7日】 我叫张建科,是山东潍坊柴油机厂内退工人,老伴王臻是潍柴正式退休工人,今年57岁。

10月26日下午,厂里两次来人对老伴说:“领导叫你到厂里去谈话。”由于以前很多次的教训,老伴不想因为炼法轮功的事再被无辜扣押,就没有去。晚上7点左右,又来人说:“这几天你们不要上北京,因为你们弄得我们也不得安宁……”等等,接着又开来了一辆双排车,就停在我们家门口。

第二天27号,我们出门被强行阻拦,说:“厂里有指示,这几天不准你们出门,过了30号再说。”我说:“我已经被开除了,厂里没有这个权利了吧!”他们却说:“这是厂里的指示,你们也不要难为我们……”说完便把我连拖带拉强行拉回家。

晚上9点左右,看我们的人说要喝水,老伴就给他冲上茶,又给他一把暖瓶,9点半左右,我和老伴搂着小孙女(才两岁半)躺下了,他们又来给我们送暖瓶,这样我又给他们开了门。结果就在我一开门的时候,四、五个不明身份的人一下就窜了进来,随即厂保卫部的崔宝乐部长和王海宾科长,还有几个叫不上名的人也跟了进来,这时有两个人反扭住我的双臂强行把我按在外间的沙发上,并叫着我的名字说:“张建科,你要老老实实的!”我抬头一看是奎文分局潍洲路派出所的王所长和姜所长,其他随从的人对我老伴说:“王臻,穿上衣服跟我们走一趟,了解了解情况,”老伴说:“深更半夜的,你们这是干什么?”小孙女被吓得哭了起来。他们这些滥用职权的所谓执法人员早已失去了人性,说:“少啰嗦,抓紧时间!”接着又把小孙女从我老伴怀里拉出来塞给了我。这时,儿媳妇拉开窗户一看,院子里墙上也站上了人。

老伴就这样被强行带走后,我才被松开,我跑到街上一看,周围站满了围观的群众,当时我只穿了一裤头和秋衣。我大声质问:“我们犯什么法了?!做什么坏事了?!你们这样闯入民宅随便抓人,你们这么做和强盗、土匪有什么两样?!你们才是目无党纪国法,说我们炼法轮功的邪,我们邪在哪里,而你们的行为说明了什么,真正执法犯法的是谁?”后来厂里的人劝我说:“算了吧,张师傅,你说给谁听,人家公安局的人都走了,不是我们骗你开了门,人家就破门而入了,你不知道,警察早就把你们家包围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我到潍洲路派出所给老伴送衣服,问他们为什么抓人,姜所长说:“不为什么,愿意抓就抓,愿意放就放。”我说你们无视党纪国法,他们便把我赶了出来。下午我又去问,姜所长说送看守所了。我又到看守所问了问说没在那里,到治安拘留所也没有人,没办法我来回跑了30多里路又到了派出所问姜所长,他说:“我不告诉你,我又不炼法轮功,不讲真善忍,可以不说实话。”就这样,老伴一直没有下落。

最后,我们自己查实,老伴已被送往山东济南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