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公安残害法轮功学员手段令人发指

一个从魔窟中走出来的大法弟子的口述


【明慧网2000年12月8日】 今年十月一日,我从北京被抓回来关到xx派出所一个铁笼子里三天。三天后两个公安把我从铁笼子里拉出来,拳打脚踢一顿后,把我送到济南刘长山拘留所。在这里第一天我就看见一个功友带着手铐脚镣,脚镣中都加上了金属片,让功友光着脚在地上快走,走慢了公安就用皮带抽打,因为走的越快,铁链子扣腿越紧,金属片割肉越狠。

这个功友一直走了24个小时。紧接着又抓出了第二个、第三个、……。我还看到,一个功友被公安从铁笼子里拉出来后,一群公安冲上去对她拳脚相加,把她打倒在地,打得她鼻青脸肿。一个公安说:“叫她起来!”另一个公安说:“不要管她,叫她老师把她拉起来!”她带着手铐脚镣,手里还抱着一包衣服,被打成这个样子,作为一个常人,要起来是很困难,可是,这个功友“腾”的一下站起来,高喊:“法轮大法好!”公安友把她拖到屋里呆了四天,上厕所都不给她开手铐脚镣。后来又把我拖到铁笼子里,用手铐铐上吊起来,这时我喊:“法轮大法好! 法轮大法是正法!”副所长把我拉到一个小黑屋里,让我双手举过头顶,用手铐铐到窗子上,吊起来,只能脚尖着地,一连吊了我十个钟头。功友门大喊:“放人!放人!不放人我们就绝食!”于是四十多个功友开始绝食。这样公安才把我放下来。

我回到功友们中间后,和功友们一起绝食。公安就强行给我插管子灌食,使我的胃疼了好几天。我还看到一个功友带着手铐脚镣在大厅里呆了三天三夜。另一个功友被拉出去双手吊起来。正所长用手掐她的喉咙,把她掐休克了,放下来躺在地上。后把她送入医院。

几天后,公安把我送到会仙山“转化班”,在那里因为我炼功,一个公安对我又踢又打又骂又罚站。我还是炼功,他们又把我送回xx派出所,把我关到铁笼子里冻了三天,公安不让我盖被子,我照样在地上打坐。后又把我送回到会仙山。他们还是不让我炼功。我仍旧坚持炼。在这里,我看到一个男功友被公安用皮带抽打,在屋里抽了又拉倒院子里抽。这时天正下着小雨,很冷。几个公安像野兽一样发疯般的抽打他,一直打了好长时间,打得他皮开肉绽,满脸是血,脸和脖子肿得老高,惨不忍睹。一个女功友走上前非常和善的对公安说:“你们不要打他了。你们行行善,多做善事,他不就是炼炼功吗?你们不要这样对待他!”结果这位女功友被罚站。

到了第二天早晨,我对功友们说:“我们得去要人,他们已经在外面冻了好长时间了。”于是我们就喊:“法轮大法好!你们要放人!”他们把人放了。后公安判了我三年劳教,让我在判决书上签字,我不签,我说:“为什麽判我劳教?上北京上访是公民的权力,劳教是错误的,我不签字。”警察说:“不签字照样劳教!”他们强行把我送到了王村女子劳教所,到哪里因我炼功背法,所长就带领六个警察上来就踩着我的头发,扭着我的胳膊一顿毒打,后扒掉我的袜子,强制我坐在地上,手反铐在椅子上,一个人两只手拿两个高压电棍电我的手,一个人两只手同时电我的脚心。两个人四只脚分别踩在我的两条腿上,一个人拿毛巾堵住我的嘴,七个彪形大汉给我一个女子用电刑。他们边电边狼嚎般地问我:“你还炼炼不炼功?还背不背经文?”我说:“还炼,还背!”他们就继续电,这样反复多次。

他们在对我用刑时,我一睁眼,真真切切的看到我面前的这些公安一个个面目狰狞,凶神恶煞一般,完全不是人的形象。我一下明白了,这里也是邪恶势力的黑窝,这些人也是转世的恶鬼。

电完我以后,我们坚持背法炼功。被公安发现后,七八个禽兽不如的公安把我拉倒另一间屋里,揪住我的头发又是一阵拳脚,打得我裤子都尿湿了。当时我正来例假,也不允许我换衣服和卫生巾。我光着脚,只穿一身单衣。然后他们有把我拉倒楼上,让我两臂伸直,把手铐在窗子上呈“大”字形,一个女公安说:“把她拉紧,不能让她舒服了!”这样让我冻了一夜。

王村女子劳教所关押着数百名大法学员,还不知有多少功友遭受了我这样的酷刑。因为我常常看到脸青一块紫一块的功友们。就在我出劳教所的那一天,就有好几个功友被拉了出去上刑。

几天后给我查体,结果查出我高血压。公安找我谈话问:“你愿意出去吗?”我说:“不愿意!”“为什麽?”“因为我和我的功友们是一体的,要放都放。不放他们我也不走!”后来又两次问我,我都这样回答。他们说:“我们不喜欢你,你走吧!”把我撵了出来。

山东淄博市王村劳教所电话:0533-6680345 邮编:255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