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心里走出来--精神和物质是一性


【明慧网2000年2月16日】什么叫护法?肯定不能用是否去天安门作为一个标准;什么叫走出来,肯定不能用是否去北京来衡量;怎样才能在正法的过程中成为一个真正的修炼者,肯定不能用是否进监狱作为一个尺度。

也许我可以被称作一个“走出来”的弟子吧,去年12月14日,我和赵晨,黄云在深圳被捕。在福田看守所被拘留了十三天。严格地说,这十三天对我来说是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这一命题的具体实践。从公安局到拘留所,因为我们怀着正念,我们使谩骂我们的公安缄口不言,使有的公安向我们道歉,使有的公安和我们交了朋友,使最严厉的管教对我们炼功默许,使吸毒者发誓戒毒,使妓女发誓不再卖身,使诈骗犯放弃复仇的计划,使几乎80%以上的囚犯学了法轮功,使有的妓女说要为法轮功坐牢,使牢头说要用真善忍管理牢房,使互相仇恨的囚犯互称姐妹,最后我们使打骂不绝的牢房一片详和,几乎像一个学生宿舍。

从这些实践中我看到了大法的威力和正念的力量。我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在这十三天的日子里,只有一次,我偶尔对一个管教由于产生了一点怕心而出言不逊(我的念就不那么正了),因此这个管教对我大声呵斥,当我意识到我的错误向他道歉时,师父借他的口对我说,“李洪志知道会骂死你”。我听了面红耳赤,更加体会到正念的重要性。

回到美国以后我才知道,我们圣地亚哥地区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所在的研究所很多科学家都为我写了信。有一位叫Jessica的美国人,一个人就为了营救我在她的亲戚朋友中收集了40多封信写给李肇星要求释放我,有一些以前反对大法的人也为了我的事向李肇星提出抗议。李肇星的公众买好计划也因此打了一个结。此后,不断有美国人和中国人加入我们的炼功队伍。许多自7.22后不再修炼的弟子重新坚修,许多不支持修炼的弟子的家属也改变了态度。我觉得这些行为都是走出来,都是为法正人间添砖加瓦。
  
在目前一个有权势的政府说我们是邪教的状况下,对于当惯了顺民的中国人来说(其中包括修炼人),什么是走出来?我觉得任何拒绝认同这一指控的行为都是走出来。坚持认真阅读《转法轮》就是走出来,坚持炼功就是走出来,坚持弘法就是走出来,能让常人说政府错了的任何行为都是走出来。今天,你让一个人认识到大法是走出来;明天,你要让更多的人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也是走出来;坚持集体学法和炼功还是走出来。当然,去信访局上天安门更是走出来。看起来这些行为之间似乎有些差别,但我觉得,能在心底里认识到“法轮大法是正法”,能在心里真正分辨善恶和好坏就是走出来。尽管走出来的形式不同,但是殊途同归。因为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我们法轮大法是正法,你只要坚修,就能区分真正的好与坏,善与恶,你就能提高。在你提高的同时,修炼的人的力量就会影响周围的常人。如果,越来越多的常人意识到,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那么所谓的“邪教”这个指控也就不攻自破了。今天他能说你是好人,明天你的坚定就能使他们消除怕心,后天你的修炼者的坚定信念就可以使他意识到大法的威德。那不就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了吗?什么是我们弟子的责任,简单一点说,通过我们对大法的坚定,去告诉常人什么是真善忍,因为常人不识真善忍。师父用真善忍唤醒了我们,我们要助师用这部宇宙大法去唤醒常人,去法正人间。

修炼者要有修炼者的胸怀。我们弟子应该互相理解和宽容,其中包括对常人和对同修。主佛为了正法和度我们计划了漫长的时间,在冲破黎明前的黑暗之际,更需要同舟共济。不可能人人都去北京,不可能人人都去上访,不可能人人都回国,更不可能人人都进监狱去修。但是,人人都可以也都应该从心里走出来,佛只看人心。实际上,依我之见,心里走出来,才是真正地走出来。那时,你会切切实实地体会到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当你在精神上走出来时,物质(形式)上的走出来也就顺理成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