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来信:我们为什么绝食

【明慧网2000年2月25日】在我独自走向信访办大门,面对身背大枪的武警时,我没有“争斗”或“拧劲”的心。我内心十分清澈,只是觉得大法是正确的,而目前的情况使我认为有必要找相关的人或部门谈谈。当然,我是带着换洗衣服去的,并作好了被折磨致死的准备。但是并非是悲壮的心理,仅仅是作为一种可能的前景进行了考虑。我从监狱经过31天出来后,我得知我的两位家人现在都在狱中。真如网上所说:“家破如烟灭”。其中一位为了在狱中学法炼功,绝食9天,另外一位为了学法炼功被铐起来折磨。

我深深地理解他们的心。我们认为大法比生命重要。我们的肉身属于我们的主意识,属于我们真正的自己。如果有任何外来的力量,无论是魔、思想业力还是暴力机关,想要左右我珍贵的赖以返家的这件“衣服”,我宁愿脱掉他。

我看到richard的文章,真是感到百感交集,千言万语涌到胸口又淡然消释。我说什么呢?是说我在常人社会中漫长而孤寂的等待?是说我磕磕绊绊走在修炼路上时师父无微不至的看护?是说大法遭到破坏时锥心刺喉的悲愤?是说我身边的弟子义无反顾走向护法的路时,我意识到自己的种种执著而在渴望为法献身和怯懦苟且的执著心之间的辗转?是说在大法熔炼中逐渐清醒,明白自己该做的事该走的路,真切体会到“天清体透乾坤正,兆劫已过宙宇明”时内心的平静?是说……太多了。我无法用语言描述如此多如此鲜活的修炼体会,我也意识到即便用语言表达清楚了,richard也未必能明白。

大法弟子的行为,是基于我们对法的理解而非对对方面态势的权衡;我们没有这样的观念。一个组织或个人,他们的“义”或“不义”,不是别人导致的,而是自己的行为决定的,是宇宙特性来判断的。““真、善、忍”是衡量好坏的唯一标准”。如果有Richard的信中所提出的那么多问题,我觉得是没有可能面对那样的考验的。在我隔壁的号中,有一位被冤枉的犯人得知自己被判六年刑时,双眼当场急瞎了。这就是人的状态,人的执著,人的痛苦。当你还是一个人的时候,考虑问题是在人的立场上,在面对失去人间一切的胁迫下,我们所能坚持的就是对法的坚定和正信。考虑问题站在法上,首先考虑的是法,没有对个人得失的任何的权衡,真正地做到了“无私无我,先他后我”,这,就是他们为什么绝食的原因。

一名大陆学员 2000年2月21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