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与弘法的两点体会

北加州学法心得交流会发言稿选登(续)


【明慧网2000年3月15日】的一、学法是根本

师父屡次在各个法会上讲要多看书,甚至又专写的一篇经文“溶于法中”。同修们也在谈学法对自己修炼中境界的升华所引起的决定作用。这样的明示,这样的劝告,始终不能使自己醒悟,虽然平时也看书,只是完成每日功课,没有在内心认识到学法的重要性。

由於学法不深,没有在法上真正提高,在很长时间内在一个状态中徘徊。同样的心性考验,屡次发生,每次以同样方式触及心灵,每次以同样的方式拖泥带水的过关。有些执著心时强时弱,但总有被其左右的时候。师父说:“忍中有舍,能舍是修炼的升华。”。在遇到矛盾时,也能忍,也能勉强守住心性,然而把舍错当成戒,苦苦排斥魔性的一面,执著心去不掉,修炼停滞不前。

在生活中,和自己的魔性短兵相接,手忙脚乱。这种状态也反映在炼功。努力排斥杂念,才能勉强入静,而且这样的状态中也是长期不变。这样虽然很苦,但也能勉强应付。但心中的苦更大,为什麽很长时间内没有提高了呢?

师父讲:“我们这个法门主要叫你在常人这个复杂的环境中去修炼。”人这样修炼是因为这部法的伟大。自己的环境应当说不是很复杂的,还修得这麽吃力,甚至原地打转。如果环境更复杂了,又会怎样呢?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自去年4月25日起,中国所发生的一切,使这个修炼环境一下子变得如此复杂,如此大。互联网的存在,也许是历史的安排,使自己的修炼环境一下子扩展到中国。中国同修的修炼环境牵动著我的心,他们所承受的魔难触动著我的心,由于平时学法没有打下很好的基础,连那一个三点一线的修炼环境也应接不暇。中国逾亿同修的遭遇通过互联网传来,真是铺天盖地,令我目瞪口呆。我动了人的情,整天伤心,整天气恨於这些制造魔难的人,每天围著互联网转,没有心思学法,没有心情炼功,自己变得情绪化,偏激固执。这哪是炼功人的状态?如果这样下去,自己还是修炼人吗?

有一天突然发现院中的草坪枯黄了,心想该浇水了。又有几位同修问,“你们集中学法什麽时候开始?”猛然惊醒:自己所缺少的就是静下心来好好地学法。通过几次周末的集中强化学法,帮助很大,心性的提高也是出乎意料。以前的那些心性关已经不成为关了。在矛盾面前守住心性之後,不是往日的沉重,而是轻松和喜悦。有很多执著心逐渐变淡,逐渐变淡,根本不像以前那样能带动我了。我悟到,往日是不在法上的戒,当然戒不掉,今日是在法上提高後的舍了,是轻松,舍得自然。通过学法,认识到中国所发生的事是我们的修炼环境,并找到自己和大陆同修之间的差距。深深的体会到自己只有加强学法才能在复杂的环境中脱颖而出,修炼长进。

最近换了一个工作,刚到工作单位去做实验,便有一个邻近的工程师冲我发火。我莫名其妙,後来才知道一部分硅片盒子堆积到他的领域了。他一边很粗鲁的向我要老板的电话号码,一边把硅片盒子直接搬过来堆放在我坐的周围,一会儿就把我包围起来,简直就无法动窝了。我觉得自己是初来乍到,连硅片盒子还没碰,他怎麽冲我发这麽大火?可能是认错人了,便想解释。但他喊叫不停,连我搭话的机会都没有,也就作罢了。我微笑著看著他,好像在看他表演一样。也觉得他很可怜,为这点小事动那麽大肝火,他的心情一定很难受,连这麽点得失都放不下。後来悟到两点:其一,自己是炼功人,自己带的场应能纠正一切不正确状态,没有修到那一步,也应向他道歉,帮著他纠正这些硅片盒子的摆放位置,在其中修自己;其二,自己虽然对物质上的得失看得淡一些,可对自己悟到的东西有时却执著地保护,甚至变得和他一样的情绪化。这不真是点自己没有修掉的魔性吗?无独有偶,前些天又让我看到两个同事的争执。他们却是很有成就的专家,对一个技术问题各执己见,非常自信,我猛然觉得这又是在点我自己。

师父让我们在这个复杂的环境中清清楚楚的修自己。最近的环境的变化,正是自己修炼提高的关键。单从修炼的环境来看,自己几乎每天都在几个环境中变换,一会是大陆的环境,包括做梦回大陆上访;一会是走入社会弘法;一会是工作单位;一会是家中;但最後,即使是一个人关在屋子里独处,也有自己以前形成的观念蜂拥而至,十年谷子八年糠,也得分清自己,清清醒醒地在这些不好的,和不够好的观念中修自己,正自己。不失每一个环境中修炼的机会,修炼的步子也就迈出的快一点。

家中的同修对我的帮助也很大。同修平时学法抓得比我紧,让我时时看到差距,不敢太怠懈。我们的工作单位不远,每天都是开一辆车上班,都是她接送我上下班。上班送我要绕点路,还算可以。但下班去接我时,可就难为她了。我在单位事多,每天下班时间不定,7点、8点、甚至9点都有。而她6点就下班了。她一直是无怨无悔地等著我下班,接我回去,成为我照著自己的镜子:一天这样不难,难的是天天这样,而自己能这样吗?记得有天早上炼功回来,天气很冷。回家进门有一片瓷砖地很冰。我回来後穿上拖鞋就进屋了,忘记给同修拿过来离门较远的拖鞋。猛然点醒,才觉得自己如此自私,在天天生活在一起的同修面前都做不到先他後我。

随著加强学法,已开始在炼坐功时能容易地静下来,继而有定的状态出现。到後来炼动功时静下来也变得容易一些,甚至也有定的状态出现。虽然各种念头也有时出现,但觉得像撒落在身上的树叶,一开始感受到其存在,到後来就脱落了。後来悟到,在炼功时要达到静,为什麽在不炼功时也达到静,不动念呢?在自己的修炼中有三个静的阶段,先是炼坐功时入静,後是炼站功时入静,再後是平时不做事情,不思考必要的问题时入静。

一天早上炼完功,鸟叫声起,异常喧闹,然而鸟叫再响也不影响入静。突然想到为什麽周围人大谈常人的利益得失,倒股票等让自己烦呢。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鸟之间叫来叫去,可能说的就是哪里有吃的,什麽虫子好吃之类的。常人和鸟之间竟然是如此相像,都是为了那点物质利益执著追求,你争我夺的。後来在听同事之间谈股票,谈房子等,就想起了鸟叫,叽叽喳喳,心中就静下来了。

二、弘法更需修心

国内同修所遇到的空前的魔难,正是法的伟大的体现,要配在这个伟大的法中修,魔难也得是很大的。而且他们的考验是因为他们的心性到了那个标准上,进而积累威德,提高层次,圆融大法,同时又向全世界弘了法。现在可以说全世界都听说了法轮功。作为海外弟子,我觉得应该做後续工作,把法比较具体的送到有缘人面前。

有些同修先行了,通过介绍班向有缘人弘法,有在图书馆,有在书店,也有在社区中心。自己觉得这种形式比较正,对来参加的介绍班的人没有选择,没有条件,任何人都可以随时来去。事实上,来介绍班的什麽的人都有,有科学家,有工程师,有退休的,也有无家可归的。在这个宇宙大法面前,人人都有均等的机会,法度有缘人。这可以是这种特殊时期向公众介绍大法的一种方式。先行的同修准备了一套投影材料,自己看了一下,觉得自己也能这样做,便在附近的图书馆办了一个介绍班。可奇怪的是,虽然在弘法班上有二十多年来,在随後的九天班的第一天也来了五、六个人,但都没有坚持下来。有两个西方人也在仅仅参加过一个集体炼功後便消失了。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问题出在自己身上。由於对介绍班重视不够,把这麽神圣的事,当作常人的演讲。根本没有事先准备预习,以为就像以前一样可以临场发挥。结果在做介绍时,脑袋里一片空白,只能照著投影片上一个字一个字照著念,不是从自己心底发出,这样的介绍能有力量吗?能打动人的心吗?由於自己的介绍不当,才使两位西方人在参加第一次集体炼功後就没有再来;由於自己对法轮功在中国所受的迫害而忿忿不平,就有人来为办绿卡而学功摆样子。自己对法的态度难道还不是根子上的问题吗?自己与人斗气难道还不是常人状态吗?我们面对的是有缘人,我们对他们的心态难道不应该永远是慈悲祥和的吗?我们能让自己心中的不平去影响有缘人得法吗?自己心中的结不解,我们可能就让有缘人失去了机会,造成永远的深深痛悔。通过深入学法,我的心结打开了,这是大陆同修的修炼环境,而大陆同修的大善大忍是我对照自己的镜子,他们所受的磨难不正是”东土出高人”的必经之路吗?我的心容量又觉得扩大了。

本著一个纯净的心去弘法,在随後几次的介绍班上,也能比较自然而又发自内心的向他们弘法,听众也比较活跃起来。有一次,一个人对我说,“你是一个好教师”。当时心中还觉得是对自己的肯定,过後出了一身冷汗,难道自己有解释大法的嫌疑?这不是乱法吗? 师父也告诉我们弘法的最正最好的方式是集体炼功、法会、口传口、心传心和书店有书,我还能这样做下去吗?静下心来学法後,悟到了三点:一个是自己弘法时一言堂,从形式上到心态上都是如此。不管别人的背景,不管别人的心态,一厢情愿,别人能接受得了吗?二是这种方式本身没有问题,正是口传口授的一个形式,可能不是一对一,而是一对二或一对三,更象交流。自己没有做到口传心传,没有做到为别人考虑。三是自己一开始没有明确告诉大家,自己仅仅谈自己的体会,自己的体悟,自己的理解,而真正的功理,法理得他们自己亲身实践,去体悟,去领会。自己绝不是,也不能讲法理。

师父要我们修成“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我们弘法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为别人好。因而弘法时,应当是一种真诚的双向交流,是发自内心的善念和慈悲,而不是不分对象,一家独言。於是在随後的介绍班上,我先让大家做自我介绍,了解他们的期望,这样在自己谈话中也能根据他们的情况,适当地多谈一些他们关心的事情,这样就使弘法班成为一个交心的,口传口心传心的场所。

然而行总是有漏,修得不好。有漏之一,先让别人自我介绍,却忘了自己。经人提醒,自己做了,却又忘了让同去的同修自我介绍。同修们也是这个弘法班的一部分,他们也有心里的话对大家说。到後来弘法班里所有的人都自我介绍,发现这样做气氛更融洽祥和,交流起来无拘无束,沟通自然,沟通思想,并为介绍後的继续交流铺好了路。有漏之二,虽然能为弘法班的人考虑,却不能为图书馆的人考虑,成为有区别有目的地为别人考虑。一开始每到一个图书馆,好像是一下子成了图书馆的主人,馆内馆外发材料,放牌子,连问都不问。图书馆的人对我没好气,自己不悟,而对方是忍,还以为是弘法的事难做,是过关。後来到了另一个图书馆,里边的工作人员明说才明白过来。我根本就没有为图书馆的人考虑,用弘法作借口,而没有向内找。明摆著问题却视而不见。以後的弘法班,我们都主动问图书馆的人,如何贴启事,摆牌子,觉得周围一切正如”佛光普照,礼义圆明”。有漏之三,每次去新地方举办弘法班时,图书馆员总是告诉我,必须预约的人才能来。当时说了好话,通融一下,或填补一张新申请表,但一直没有把这事重视起来。只是觉得这是自己一个关,过去了,或不把其当成关就行了。後来想到,图书馆员可能会为此不舒服,因为名字不符,人家不知道你是谁,觉得还得检查你的身份,这哪里又能为别人考虑呢?师父说“怀大志而拘小节”,一个人只为别人考虑,不为自己考虑时,必然是怀大志,拘小节,致使结结实实修出来的。弘法要求我修炼,已经过了我的修炼。只有不断的修自己,提高自己,才能更好的弘法。

以上是我的两点体会,不当之处敬请大家指正,帮助我提高。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