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加州法会:修炼点滴


【明慧网2000年3月8日】

大家好!我叫梅丽,来自旧金山。现在一家微生物公司从事基因改良的工作。

我於97年4月6日,有幸聆听了的老师在旧金山的讲法。当时我即被其深奥的道理所折服,心里没有丝毫怀疑,反而有种莫名的喜悦感。当晚回家後,我觉得脑子很轻松,非常舒服。那时我对法轮功还不了解,并不知道是老师为我清理了身体,只是隐约感到这种轻松感得自于早上的法会。就凭著这点模糊的感性认识,我终於走上了修炼的正道。

在修炼的头两年,我在洛杉矶念书。现在的学校竞争很大。我念的是生物化学。我们系的绝大多数学生都是为了要念医科,若没有全A的成绩,就很难有希望了。所以很多人简直在拼命一样,弄得整个系里读书的压力很重。而这两年来我确实在如何摆正读书与修炼上徘徊了很长时间。因为我这人怕吃苦,所以读书总想能轻松点,偷偷懒,於是有时会用大法当借口,为自己解脱读书不用功的罪名,结果是可想而知的,吃了很多苦头。在最後一个学期,本因为专业课差不多选完了,可以舒舒服服地过好最後一学期。谁知就在选课的前两天,无意中得知系里把我一门课的学分抹掉了,又不能申辩。我当时一下蒙了,眼看只差一个学期就毕业了,我不可能为了一门课多念一个学期。我只能在最後这学期把学分补上。但那意味著我得念五门课!(正常来说,学生念三门就够受的了。)万一功课太重,吃不消,我岂不是照样毕不了业吗?……,一瞬间,各种常人的念头蜂拥而至,心里很难受。但我马上我想到“为什么别人能轻轻松松毕业而我却不能呢?这不是自己的关吗?"同时我还意识到自己在学习中怕吃苦的一颗心没去,才会出现这样的关。我告诉自己一定要过好这一关。既不落下念书,也不放松学法炼功。是一个真修者,就一定能过这一关!一念至此,心“唰”一下轻松了,眼泪却也忍不住掉下来了。

那个学期我从早上8点开始,一直上到下午5、6点才下课。有时连中饭也没时间吃,只能在奔走於教室之间的路上的啃点干粮。晚上到家还得做饭及干一些杂务,直忙到8、9点才能开始做功课。人已相当地疲劳。有时做著做著的就觉得心里很难受,忍不住偷偷落泪。不为学业繁重,只是觉得看不到大法心里很苦,真正体会到在人世间没有比学不了大法更苦的事情,同时也为自己业力深重感到难过。不过这种苦的感觉也更令我知道大法的珍贵,从而督促自己不要放松学法。每晚做完功课後,我仍然尽量读一讲《转法轮》才睡觉。这样我常常午夜以後才睡下。可是看《转法轮》却觉得头脑很清醒,没有念课本的疲累。早上5点不到就起来到户外炼功。那段时间几乎天天都要挣扎著爬起来。但打坐时却没有瞌睡,出定後格外精神。越到後来,这种感觉越明显。

自从四二五中南海事件以後,当地的弘法活动很多。我都尽量参与。周末我基本不在家,更别提复习功课了。那时周围发生了很多事,我常常把大部分时间花在这些事上,而且仅余一点时间把功课做完。虽然常为自己没能把学习的事处理好而内疚,觉得自己没有达到修炼人的标准,可是读书不再像以前那样给我很大的压力了。到了期末考,许多学生通宵达旦地拼命复习备考,我反而轻松了,心里觉得很平静,也没有想到分数得失,能否毕业的问题,只想到自己已做完了这件事。成绩单发下来後,我惊奇地发现五门课成绩都很好,反而是两年来最好的。我非常高兴,不是因为这成绩如何,而是深深地体会到老师所说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有这个愿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这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转法轮》29页)我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因为我要修大法才给予我的。如果作为一个常人,我是不可能有此智慧的。

毕业後回到旧金山。在短短的大半年里,国内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虽然远隔重洋,也依然息息相关。看着我自心的变化,我深深感到,大法是一个整体。在大法中修,谁都不会落下提高的机会。

我过去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对弘法的事不甚注重。虽然每次活动都乐意参加,但内心总是很被动,觉得自己没有那样的愿望。但在这一段时间内看到国内弟子走出来护法的种种体会,却强烈地震撼我的心。看到他们一个颗纯净、无私无畏的心,再对照一下自己,只觉得差距太大了。我心中要弘法的愿望一天比一天强烈。一天我突然想到,中国十多亿的人口,对大法是家喻户晓,那里有著近一亿的弟子,宁可放弃自己的一切,乃至生命,也要为维护大法,弘扬大法;然而全球70亿的人口,还有五十多亿分居于世界各地,要想让他们对大法有个正确的理解,我们在海外的弟子是责无旁贷的。那么我们这少数的弟子就要对更多的人弘法,我们的工作也是很重的,也需要学员作出很大的付出。人间的事总得由人来做。老师说过:“天象变化下面要是没有人去动,还不能给常人社会带来一种状态,也就不称其为天象的变化了。”(《转法轮》231页)在法正人间之时,会有魔性发作的人来干扰破坏,但也会有心存正法的人排除干扰,为正法显现铺下道路。我悟到老师的法身既然已安排了一切,我作为弟子当然就要去做,不能坐在家里“等着掉馅饼”,吃现成的。那天悟到这个理後,觉得心轻松了很多。在此以前,我常常在想要不要回国的问题,因为国内的环境很能磨炼人,提高也快。学员在体会中也谈到了一天一个样的巨大变化,令我非常向往。

在几个礼拜後的一个晚上,我得知一位学员要回国,就提出送她到机场。一路上她也谈想法与体会。在临别时,她说:“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呢!”我心中惦念著弘法的事,几乎要冲口而出:“你一定要回来!这里很多事还需要你做呢”但最後我忍住了没说出来。因为我觉察到自己那一念还有人的情以及一些自私的想法。毕竟每个修炼者都有不同的意愿,我不应该把自己个人的意愿强加给别人,而且把话说出来却又不能对别人负责,那么我是在干什么呢?回来的路上我才想到自己,对回国的想法还有我不曾察觉的执著在。因为我总想在修炼中碰到一些轰轰烈烈的大事,觉得那才算修,而不愿在一些小事上过关提高,那不就是一个有为的心吗?

想到这儿,要想回国的念头就从此打住。我知道自己在这一段时间内应在本地多做弘法的工作,踏踏实实地做好每一件事,才能符合法在这层次对我的要求。

从那天起,我的心真正的放在了弘法上。力所能及之事我都尽量去做。以前连想都没想过的事,包括写这篇心得,我都由想到做,实实在在地投入其中。虽然我做的都只是些小事儿,我都觉得很费心力。我因此自心里对我们的站长、辅导员及许许多多默默为大法工作的学员感到敬佩。我终於体会到他们的付出非常大的。在做的过程中,我也惊讶地发现自心有很大的变化。

我是个内向、怕生的人,遇到不熟的人很多很少说话,只想赶快逃开。妈妈常说我“没用。”中国有句话讲:“江山易改,品性难移”。然而大法却能创造一切奇迹。通过大法修炼,我“顽劣”的品性也纠正了不少。

一个周末的中,我和一位同修到一个农贸市场征集签名。一到那儿,看著三三两两的陌生人群,我就开始脚软了,心中更是“砰砰”地敲著退堂鼓。但已经来了,还得试试吧。我们就走了过去。我还带著一块很大的牌子,说明我们的来意。我拿得很低,不好意思举起来。同修说:“我来吧!”把牌子接过去高高的举在胸前。我心中一阵惭愧,觉得自己很差劲,不像一个修炼的人。於是我鼓足勇气,微笑著向别人走去,开始结结巴巴地说明我的来意,刚开始几个人都很顺利的签名,我的心定了一些。然而接下去几个人都拒绝签名,我的怕心又起来了,只觉得心跳得很厉害。我站定,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并问自己,这并不是什么值得羞愧的事,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大大方方地去做呢?这样心定了下来,我又再次走向人群向他们弘法,到后来说话也有条理了,讲的很顺,心也越来越平静,到最後等同修时我还抓紧机会向一个人弘法,多得了一个签名。一个小时竟很快就过去了。我们因有事不得不离开。一数,发现竟拿到了七、八十个签名。当时因为只顾交流签名中的修炼过程,并没有什么。过后想想,觉得效果是很不错的。通过那次签名,我看到了这世上还有很多善良的人,他们都对我们表示理解和支持,并很乐意的帮助我们,只是他们不曾有这样的途径。如果我们能主动提供给他们一些机会,让人心善良、正义的一面显现于世,那也是一种很好的圆融大法的体现。在签名中遇到了一些善良的人们,也给我很大启发。如有人听了我的话,立刻就说:“好,我愿意签!”一边写,一边开玩笑地说:“我是从Sunny vale来的,大老远过来就是为了来这里签名的!”虽是一句戏言,可是对我的触动很大。其实很多人都是从更远的地方,为这大法而来的,如果失去了机会,对其生命不是更大的痛悔吗?所以以後的弘法活动,我都很积极地参加,为的是把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送到更多人面前,使世上善良的人们能得到美好的生活,乃至走上修炼的大道,达到更高尚的境界。

上几个星期,奶奶给我打电话,劝我不要修炼,虽然我在最後没忍住,和她顶撞起来,动了气来。可是中间她说的几句话,给我印象却很深刻。她说:“科学是永无止境的,你要不断探索,不断深造呀。”我悟到是老师在点化我。对于一个修炼者来说,佛法就是更高的科学。那不是告诉我要要不断精进吗?那天放下电话後,我读起了《转法轮》,刚巧就要念“论语”,第一句说道:““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我望著这句话,心中升起一种说不出的庄严,感到佛法是那样的殊胜、伟大。我知道自己在修炼的路上还只是小学生,只有不断学法、精进,才能同化大法,早日返回真正的家园。

最後,我想说一下,我在写篇心得时,回顾以前走过的历程,对一些问题又有了新的看法。我很感谢这次法会给了我这样一个提高的机会,也很感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