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加州法会:我的弘法心得(译文)


【明慧网2000年3月8日】最尊敬的李老师,您好,珍贵的法轮大法同修们, 你们好。我叫爱斯苔.摩根,来自加州的海兹堡 (Healdsburg), 位于旧金山 (San Francisco)以北约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我修炼大法已有七个月了。

我先简单地介绍一下自己及我的得法过程。我主要想谈谈我参加的北加州弘法工作。我认识到弘法是我们修炼非常宝贵的一部份,同时也是我们法轮大法修炼者的责任和义务。我们伟大的师父为我们揭示了这么多天机,为了把这珍贵的大法送到我们门前历尽艰难险阻,耗尽心血。如果老师没有传大法给我们,我们现在会在那儿?想到这,我不寒而栗。老师没有要我们回报,我觉得我们必须以老师为榜样,使还没能幸运得法的人们和我们一起分享大法。

一九九九年六月中旬,我在费城 (Philadelphia)的亲爱的妹妹特雷莎 (Teresa)开始告诉我她从一位叫苏珊的中国修炼朋友那听来的这一令人惊异的精神修习。在电话中我们谈了很久。我一边从网上下载了“转法轮”,一边等着妹妹给我寄书。我一下子就被“转法轮”深深吸引。我知道在任何一方面这都是最正的法。他告诉了我们人应当怎么样生活,而这正是我一直追寻的。多年来,我一直为人生没有手册而悲哀。有生以来,我一直是精神的追求者,用我善于接收的思想,博览群书。然而在这伟大的大法面前,我发现我知道的实在是太少了。老师那令人难以置信的诚实正直是无可争辩的,我感觉他不可能欺骗。我知道我可以用生命去相信他。我心非常感动,许多灵魂深处的恐惧开始消失。

虽是个有一技之长的人,我开始认识到除了有坚持不懈的精神的追求外,我的人生不曾有甚么指导。现在,修炼,返本归真是我的人生方向,是我存在的意义。为了修炼这一不二法门,我也准备丢掉我以前钻研的所有东西,包括那些我曾认为很神圣的。在很短的时间内,我经历了一次消业,消除了以前的一个健康问题。这进一步证实我走在正确的路上。

七月,即我得法一个月后,加州的圣荷西 (San Jose)举办经验交流会,特雷莎和我计划着她过来参加。(就是在这个周末,中国大陆同修遭受的磨难升级了。) 有八百多人参加法会。听其他同修谈他们的修炼经历,我深受感动。会上我认识了丽莎.温德 (Lisa Wendl)和迪.特沙格瑞斯 (Dean Tsaggaris),他们以及后来认识的曾勇和张枫,是我促进旧金山以北地区弘法活动的主要联系人。(他们也在他们自己所住地区广泛弘法。) 丽莎问我是否愿意在我所住地区帮助宣传大法。(我是当地的唯一一个大法弟子,当时还是个新学员。) 我告诉她我愿意帮忙,只是不知自己有没有这个能力。我天生爱静,从来都避免当领导者。在他人的眼中,我感觉自己看起来是联系人中的一个薄弱环节。然而,我知道无论如何我必须帮助弘法。说“不行”的念头并没真的在我脑中停留。过去,不曾有什么能让我带头作一件事。我会等其他人来作。但是对于大法,弘法象是一个神圣的信任,我必须做我应作的。

丽莎八月打来电话,然后我们就开始准备组织北加州法轮大法介绍班的事宜。介绍班最近在旧金山湾区已经开始。头一个小时先用幻灯片简单介绍法轮大法是甚么,然后放映一个八分钟的录像。后一个小时专门教功。这很适合初学者。每个学习班一般有三个或更多的同修帮忙。刚开始时我们主要是通过公共图书馆系统来预订大法介绍班的场地。图书馆中大都有“活动室”(events room),它们或只需付少量租金,或可以免费使用。我们很喜爱这样的办班场地。这种通过市政机构介绍大法的形式使公众容易相信我们。使用图书馆的人们也停下询问或参加学习班。九九年九月到十一月间,我们通过图书馆系统办了八个班。我们也通过书店办班,但在书店办的班通常会受嘈杂环境的干扰。(但书店会给活动作广告。) 我们还在高等院校中办班。丽莎作的广告宣传非常完善,这对保证每次有足够多人参加介绍班帮助甚大。除在主要大报上刊登广告外,我们寻找并利用社区小报,这也很有帮助。社区小报甚至比大报效果更好。广泛张贴广告传单效果也不错。

由于我所在区域只有我一个大法弟子,而该区又地域广大,这引起一些问题,如该在哪儿建立炼功小组。有兴趣的初学者分散在各地。我们这里有许多小城镇,互相之间的距离颇远。我曾试着在中心地段,或有兴趣人数较多的地段建立炼功点。可是人们一般不愿去不在他们附近的炼功点。对我来说,这种情况可算是加州生活的部分代表,人们总认为自己太忙而不愿多走一点距离。我把这个问题作为我们这儿特殊的弘法难关对待。我曾在两个我认为不错的地点组织集体炼功,两次都没人参加。但最近我们刚组建了一个炼功小组,已有两次活动,每次有近十人参加。这虽不是一个轰轰烈烈的开头,但至少我们在旧金山以北地区有了炼功点,大家可以一起学习这珍贵的法,互相帮助,共同提高。炼功小组所有的学员都是西方人,不同于旧金山湾区,那里几乎全是华裔,因而我们有不同的问题和需要。

一起弘法时,同修们常问为什么我们没能吸引更多的西方人得法。我感觉我们必须更加努力才能做到这一点。宇宙大法当然是无边际,超越任何界限的。更多的人们最终会认识到这一点。在我们个人沟通的时候,我们必须想办法跨越我们觉察到的文化差异。当我看见一名中国修炼者帮助一名西方人学功时,我总是很感动。他们能说多少英文没有关系,因为伸出援助之手并不需要多少语言。在不同层次上同修间的合作和交流是超常且无价的。如果我们能象老师教导我们的那样,以法为师,我们一定可以克服所有障碍,一切难关,包括我们的执著。

在旧金山以北六小时车程的沙市塔山 (Mount Shasta)和爱卡塔 (Arcata),我们也办了大法学习班。问题是怎样和这些较远地区的有缘人保持联系。在旧金山的同修李丰 (Lee Fong)可以过来帮忙,这对我们的工作帮助甚大。需要时,她来帮助我们开办九天学法班。(她和其他一些同修最近刚从瓜地马拉 (Guatemala)回来,那有不少人参加了大法学习班。)

当功友们最早为弘法工作找我时,我想,“我只是我们这儿的一个弟子,我能作甚么呢?” 我很快发现有许多人在帮助我。弘法工作的动力与干劲取之不尽。当我需要帮助的时候,同修们总是在那里。事情进行的很顺利。我知道所有事情都因大法而改变了。一小组同修一直都不惜时间和精力地作着旧金山以北地区的弘法工作。虽有距离的障碍,我们作得挺好。虽人数不多,我们有诚挚的热情来弥补。我们一直很感谢其他同修们的尽力援助。

美国是一个独特的修炼环境,给了我们不少难题,同时也给了我们在修炼中前进的机会。老师告诉我们这里有许多大法的有缘人。虽然我们为大陆同修遭受的苦难而感动,我觉得我们不必要每个人都到北京去。我们这里有这么多的弘法护法工作等着人在做。虽然我们知道不是每个人都会因我们弘法而成为修炼者,但我们毕竟成功地让人们理解到法轮大法对人类,对所有生命都是有益的。我们在这里的弘法护法工作也一定会帮助在大陆的同修的。通过正面影响美国的公众舆论,我们可以帮助纠正中国的错误状态。

这是我弘法工作的一点经验和体悟。和我的同修们一起帮助有缘人得法,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弘法工作还帮助我发现从而放下了不少执著心。因为法轮大法是佛家的一个修炼法门,我觉得我们应该记住帮助老师救助世人是我们的责任。对我而言,这一点最让我觉得弘法工作义无旁贷。尊敬的师父的大慈大悲使我们得法受益,师父教导我们要弘扬和维护大法。让我们尽自己所能作好这个工作吧。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