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去对法的迷惑与误解


【明慧网2000年4月18日】师父讲:“法有不同的层次,修炼者对法的认识也是自己修到此一层的认识,每个修炼者对法的理解的不同是每个人所在的层次不同。”从这个法理上我们就不难理解在当前极其特殊的形势下,弟子之间的千差万别,认识的不同分歧。然而,大法只有一个,“...怎么样能把看到的对方如何如何,反过来看自己...”(《和时间的对话》),这是否是一个修炼者起码应该做到的呢?师父说:“告诉大家,这法大得不可想象,其法理你们永远也不会全部知道和理解”。有什么理由我们自己认为自己的认识是绝对的唯一认识呢?笔者在最近有缘接触了较多不同意见、不同状态的学员,也就基于上面的认识,浅说一些不成熟的个人认识与大家交流。

《道法》篇中讲:“长期以来大法中的众生,特别是弟子一直对法在提高心性方面存在着一种不同层次的误解”。这也许包括着我们每个修炼者,下面是我们了解的一些认识,也把功友的不同看法聊一聊。

一、认为当前是“政治斗争”,想明哲保身

中南海事件发生直至今天,有一部分特别是经历中国各种运动的年纪较大、在常人中讲的阅历丰富的学员,对这事一直是困惑。而“政治敏锐性”恰恰是挡住对大法的正见的很强的常人观念。人类的所谓进步在神的眼中就是倒退,老师讲了张果老倒骑驴的道理嘛,人类在不知不觉中沦丧着做人的标准,任其发展会到什么境地?把人类从万恶不赦、万劫不复的悬崖拉上来是不是维护宇宙、慈悲于最低的人类这层生命呢?而中南海上访事件的发生,不正是一下把大法--真正给人新生的大法,展现给世人了吗?有功友讲:这是一次最大、最有效的弘法和护法。

那么多人(西方报道中普遍说一万人,其实十万也有了)同时放下个人的利益为大法上访,为更多的人能受益而说真话,没有个人目的,没有政治诉求,怎么能说是搞政治呢?有人说从此我们就被卷入了政治并招致了政府对我们的取缔,其实事实是:大法问世以来,一直有人为了政治斗争和个人私利的需要,想方设法想搞垮我们;到天津打人抓人事件发生时,那些人已经到了非常明目张胆的地步;学员们在那样一个社会环境下走出来,实事求是地向中央领导反映情况,那不正是为了不把我们卷入政治而做出的努力吗?大家到中南海附近的国务院信访办和平请愿,上访,那不是在履行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吗?那不是对政府领导的信任吗?合情合理合法,怎么能成为取缔的借口呢?一年来众多学员的护法行为也是为了不使大法为那些肮脏的所谓政治家随意利用,保持大法修炼的纯洁。说我们“万人包围中南海”,“和平抗议(示威)导致取缔”,那是不了解我们的西方媒体的看法,是常人的看法呀。

而且,这也是对所有大法修炼者的最大的考验啊,“......特别是在大气候下,都说大法好,从社会上层到一般百姓都说好,有的政府也说好,大家也都跟着说好,那么哪些是真心的呢?哪些是随和的呢?哪些嘴上说好,实质在破坏的呢?我们把常人社会的形势改变一下,大气候反过来的形势下,看谁还说大法好,看谁的心态在变化,这一下子不就表现得淋漓尽致了吗?”(《大曝光》)。请问您的“明哲保身”,是否是师父讲的这种情况呢?在当前的现实情况下,您还敢堂堂正正面对任何人、任何压力说一句“法轮大法好”吗?修炼中的考验和常人中的事情表现形式相同,可内涵却是完全不同的。

二、强调天象变化,要静观

面对当前铺天盖地的一切,有认为这是天象的变化,而且《卷二》中讲:“谁逆天意而行谁都要遭报的,”在目前要“静观世人,为幻所迷。”这种观点我们认为如果是一个开悟圆满的觉者,笔者不配与其探讨,可我想和还没有真正圆满的功友切磋切磋。

首先,我理解师父原话讲的是“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不是什么人都能理解“静观”的,更不要说做到真正的静观。另外,大家都记得师父在关于天目的问题、宿命通功能中讲述了修炼的层次问题。“他没有修炼到那么高层次中去的时候,他认为那些东西是不存在的,不可信的,这是层次决定的,他的思想也不能够升华上去。”(《转法轮》第41页)也告诉我们:“无论你修到哪一个层次,在你层次以下,对你来讲都不是迷了。尽在眼底,能看到这一切的真相。可是高于你层次上的一切,将永远是你的迷,你永远都不知道。 ”

当前大陆是出现了这么大的形势的变化,人间的恶势力在极力排斥、打压,妄图破坏正法这件事情,可这仅代表在宇宙旧的势力控制的一定范围啊!大的天象的变化你看到了吗?“真善忍”是宇宙最根本的法理,宇宙正处于正法过程之中,大的天象一定是应该顺应正法这个最大的天象的,逆动的能是真正的天意吗?修炼人应该顺应什么样的天象而动呢?

在国外大法的弘扬日益受到各国政府,世界国际组织,善良的人们的帮助,许多人因此而走入大法修炼和好人之列,这不是天象的变化的表现?国内大法弟子走出家门炼功者日增,上京反映情况者前赴后继,不论在任何情况下每个大法弟子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处处以真善忍要求自己,在社会上几乎所有人心里都清楚了一点:这些是好人,法轮大法真了不起;人心都日益明白了这一切真相,对政府极少数人的做法都知是错的,这是否也是天象变化?

法正人间!这一切变化除了高层空间我们不了解的情况外,不是包含着学员们舍身忘死的护法,堂堂正正修炼带来的变化吗?《转法轮》中讲:“天象变化下面要是没有人去动,还不能给常人社会带来一种状态,也就不称其为天象的变化了。”法正人间这才是总的天象变化,那么我们是大法在人间被正法、圆融的一分子,我们是不是应该顺天意而动呢?可是我们有些学员把政府个别人的一句错话当做天意,他是一个常人啦!他代表天意、民意吗?他符合宇宙的根本大法“真善忍”吗?我们是坚信大法呢还是迷信于这个常人的错误决定呢?

其实《道法》篇中有精辟的论述:“其实“自然”是常人解释不了对宇宙、对生命、对物质的现象而不负责任的自圆其说,他们也想不到那“自然”的本身是什么。由于受这种意识的影响,你们认为这一切魔难都是必然的,就是这样的,产生一种无可奈何的消极状态。”不要去强调外面的变化与压力,甚至以天象来掩盖心中的东西。只看局部不看全局,带着常人观念的静观,不是真正执著心无存、人心无存的静观。

三、认为在家坚定实修才是符合常人状态;出来炼功护法破坏修炼环境

对于这种情况,《挖根》中讲:“我要告诉你们的不是这件事的本身对与错,而是要指出,通过这样的事情暴露出一些人,从根本上还没有改变常人的观念,还在用人那种人维护人的观念认识问题”。有的老学员讲,师父讲要给学员创造一个不受干扰稳定的环境修炼,是辅导员最大最大的责任,我们应该按照政府告诉我们的去做,不要破坏了这个环境。可是,我们冷静的想一想,是我们破坏了修炼的环境,还是他们破坏了这一环境呢?大法在人间遭到取缔,师父被通缉,这么多学员被迫交书、洗脑,因为不肯说大法的坏话、因为坚持修炼而被拘禁、劳教、判刑,这难道还不是政府中的坏人被魔利用来对大法进行严重破坏吗?按照他们告诉我们的去做,他们是常人,他们告诉我们写保证书我们就写保证书,他们告诉我们在家偷偷炼我们就偷偷炼,他们告诉我们应该揭批我们就揭批,他们告诉我们彻底不要炼了我们就彻底不炼了吗?“符合常人状态”是为了修炼而不是为了混同常人啊。

舍生忘死护法,不就是去请中央政府给我们一个合法的环境吗?《法正人心》中讲:“我们大家都是在做好人,对社会、对人类是有益的,为什么就不应该有一个公正的合法环境呢?弟子们你们要记住,大法圆融着你们而你们也是在圆融着大法”。每个真心护法的学员都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维护大法,自己出来集体炼功的做法在一些人眼里可能不是“最高明”的做法,可他是符合大法法理的,怎么能说这样的学员破坏修炼环
境呢?在人间破坏我们的,是政府中少数为了私利一意孤行的人和他们的爪牙。

四、修好了才去护法

有功友讲修成金刚不坏之体,打不痛,饿不坏时才去。试问这种状态已经是神的状态了,能允许用神的方式来做常人的事吗?其实这本身就是怕打,怕这怕那的执著嘛!这样的执著心不去能修好吗?

以上都属于走不出决裂人的这关键的一步的功友的一些认识。而误解与迷惑也存在于曾去参与护法的学员。

一、我去了北京,或者如何了,我圆满了,可以不动了

师父一再讲修炼的实质是修人的心,而神只看人心而不注重形式。在护法的过程,我们的心性是否真正得到了升华?是通过这种过程使自己真正脱离了人的一切呢,还是从拘留所出来以后,又陷入常人的名利情的重重包围中而不能自拔?是觉得自己越来越溶入法中,达到圆满不同境界的标准,还是反而在内心深处有一种什么都没有得到,心中有割舍不尽的痛苦?“修得执著无一漏才能圆满哪!”

当然,您已经放下了生死,可能真是属于将来注定圆满的修炼者之列了,可是,师父讲修好的一面马上就给我们断开,剩下的是没有修好的一面,我们都有人身在,都有人心在,那么多其它执著不得我们自己修去吗?还记得师父怎么说的吗?“弟子们啊!师父心急而无用啊!你们为什么就放不下那颗常人之心哪?就不愿再向前一步哪?”(《再去执著》)这个法那么大,修无止境啊!修炼时间都是非常科学有序安排的,没有左顾右盼执著于自我的余地。

二、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这也是存在于我们当中的一个普遍的迷惑。下一步怎么做,那就是“以法为师”继续维护大法,继续修炼提高嘛。有人讲我们听站长、辅导员和老学员的,话是没有错,因为符合师父给我们开创的修炼形式。可是师父讲:“一个生命如果能真正在相关的重大问题上,不带任何观念地权衡问题,那么这个人就是真的能自己主宰自己,这种清醒是智慧而不同于一般人的所谓聪明。如果不能这样,那么此人就是被后天的观念或外来思想所支配,......”修炼要对自己负责。每个真修者都会在大法中找到自己应该得到而且是绝对合适的位置,路是我们自己选择的。修炼人也只有真正以法为师,才能办好炼功点,辅导站,大家共同精进。好事绝对化了往往反而走向反面。从哪面走极端都不符合宇宙特性。大法是根本。

另一方面,我们不能在大法中找针对别人的去看,或者为“找对执著要干的事有利的话来看,为其执著找根据,这不叫学法,更不叫修炼”。(《给大法山东辅导站的信》)如果放不下维护自己,或者维护自己认为对的观念,这不是执著吗?修炼要不断向上突破层次的,不放弃原有层次上的观念能继续提高吗?真正圆满的人会象我们这样执著于想让自己的认识被别人接受吗?八万四千法门的不同神都来修炼大法,(何止八万四千法门),都在大法涵盖之中,我们每个人真正能知道多少?而无论是任何一种形式的修炼,(上访,出来炼功,在家,......),实质都是修心。我们不妨问问自己,无论以怎么样的形式,达没达到提高心性的目的?

有人讲上访入狱这不是修炼,可是,修炼不只是打坐看书啊!况且现在这种环境对我们的要求已经超越了个人修炼。采取上访这一形式的弟子在护法过程中以“真、善、忍”的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泰然面对一切魔难,这就不是修吗?采取各种形式护法,包括上访,这难道不是修炼人应该做的吗?不是我们想到监狱里去修,而是破坏我们的人想用监禁这种手段达到他们的目的,可那些不怕坐牢的功友做到的是:让这个世界知道,镇压改变不了修炼者的心,迫害只能使真修者更加坚强。

有个别功友对一些事情的认识是有一点极端的,师父在《取中》中已经明确讲过这个问题了。护法中要不断提高自己才能真正维护好大法。就象师父说的,“我们碰到了什么问题都要去从法中找答案,我们要看自己,看自己的内心,我哪里做得不对呀?今天突然间发生的这个问题是不是我做得不对呀?仔细想想这个问题。”一味坚持自己的观点而把不同意见当对立面是无法向内修的。(《在北美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