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昨天直至永远

写在“四,二五和平上访“一周年

【明慧网2000年4月25日】 一年之前,一批法轮大法修炼者走向中南海,向中国最高领导反映天津警察镇压天津和平上访的法轮功学员的事实真相。提出了三项请求:(一)释放被捕的法轮功修炼者。(二)允许法轮大法的书籍在社会上公开发行。(三)给予法轮功修炼者自由炼功的宽松环境。

今天,全球的法轮大法修炼者又走出来,走向天安门,走向各自所在国的中国大使馆,领事馆,走向新闻媒介,走向各国政府和社会各个阶层,提出的依然是那样的要求,只是增加了两条:撤销对法轮功创始人的通缉令;恢复法轮大法修炼的名誉。

有人说:我们搞政治。那么看看这一年,我们搞了怎样的“政治”:

面对一个庞大的国家机器所能动员的力量,包括警察,军队,法庭;包括新闻媒介,各级党政系统,直至社区邻里;面对来自上述所有系统所采取的各种措施,诸如:警告,撤职,开除公职,开除党籍,军籍,冻结财产,任意拘捕,殴打,虐待,劳教,判刑…法轮大法修炼者始终坚持“真、善、忍”,表现出大善大忍的胸怀,无怨无恨。他们忍受着各种不公正的待遇和残酷的迫害,他们以自己的言行感动了许多最初不明真相的人,感动了许多监狱中的犯人,甚至感动了许多执行镇压任务的警察。在世界范围,则是越来越多国家中的社会各个阶层,开始对法轮功有了初步了解,越来越多有良心的人士对修炼者表示了关心,同情和支持,越来越多的人直接参加到法轮大法修炼中来。

法轮大法修炼者清楚:我们不参与政治,我们不反对政府。即使时至今日,中国政府做了这么多的错事,只要政府想真正了解法轮功,愿意和平对话,每一位修炼者都会欣然助之。不信,中国驻外大使馆的官员如果真有勇气到炼功人中间来,我们的学员一定会真诚地欢迎他们。请想一想,这是什么样的“政治”?

一个国家的百姓面对失去理智的压制和镇压,如果都噤若寒蝉,那么请问,这样的国家,这样的民族还能有希望吗?这可不是“忍”,这是屈服。一位中国的科学家私下表示:他对《转法轮》一书中的一些论述,还不能理解,有不同看法,但现在绝不说话,因为他不能助纣为虐!一位中国的警察说得好:“你们的案早晚得翻过来。”一位长者对多伦多炼功人说:“其实,中国政府正在帮你们。要不,世界上哪会那么快都知道了法轮功?”

我们纪念“四.二五”,是因为他向世人展示了在物欲横流,人欲横流的今天,依然有这么一大批人率先领悟了宇宙的法理,自觉按“真、善、忍”修炼,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讲“真”,他们敢在中南海,天安门这样敏感的地点讲出心里的真话;讲“善”,他们善待周围的一切人,包括参与镇压他们的警察;他们讲“忍”,为了真理和众生,无怨无恨,微笑着走向警车,跨进监狱,站立法庭。他们代表了人类未来的希望。如果人人都能讲“真、善、忍”,这个世界不是将会变得极其美好吗?而这不是一切善良的人所梦寐以求的吗?

加拿大多伦多法轮大法修炼群众
2000.4.25